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冲田组】我们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全国一作文,关键词:美丽乡村(?)共享单车(?)广场舞(?)
盲赌了全国一卷,看到题一脸懵,最后搞出这么个玩意儿…大家看看就好,看看就好(捂脸…)
跑题作文请注意,零分作文请注意,安定第一人称请注意,以及一只对玉米有谜之执着的安定出没请注意
前方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加州清光从城里回来的时候,我正坐在村口的草垛上啃玉米。
我们生活在一个到处充满着和谐的小村庄,除却我至今不知道村长到底长啥样外,一切都很和谐。
今天也是和谐的一天。清光一大早跑去城里逛街,我因为起晚了就没和他一起去。不过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安定,”清光踩着他的小高跟吧嗒吧嗒跑到我跟前,“仓库里那辆自行车还能用吧?”
“能吧,”我被他期待的眼神看得浑身一抖,抱着玉米想了想,“上礼拜堀川还借去骑……哎??等等……”
清光没等我说完就拽着我往家跑,我一边捏着没啃完的玉米,一边禁不住第不知道多少次思考到底为什么他穿着高跟鞋还能跑这么快。
“所以说,你突然要自行车干什么?”我看着清光推着车子两眼放光的样子,咽了口唾沫,“打算去飙车吗?”
“……”清光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又狠敲了我一个爆栗才开口,“我今天在城里看见很多自行车,放在路边可以借来用的,好像叫什么‘共享单车’还是啥的,我觉得超可爱啊,就想自己搞一个嘛!”
“那你这个是准备放在村口跟大家共享?”我不是很明白自行车有什么可爱的,不过这个样子的清光倒是很可爱。
“才不要。”清光很坚决地否定了,他推着自行车往村头工匠那儿去,还一边问我,“安定你觉得把车子涂成什么颜色好看?”
“蓝色,”我啃了口玉米,含糊不清地回答,“蓝的好看,尤其那种浅葱色。”
“明明红色才比较好看吧。”清光白了我一眼,“就知道浅葱色浅葱色,我看你下次干脆把整个人都涂成浅葱色算了。”
我和清光为了给自行车涂成什么颜色吵了一路,最后还是决定按照城里那些一样涂成了黄色。
坐在村头等喷漆晾干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上午粟田口家的乱藤四郎来找过清光,说是晚上有演出想请清光过去帮忙化个妆。
“化妆?”清光听完愣了一下,“跳广场舞还要化妆?”
“好像说是跟隔壁村联合的,”我嚼了嚼嘴里的玉米咽下去,“不想被比下去吧。”
“那倒是。”清光拨弄了几下他垂在肩上的小辫子,“他们粟田口家怎么说也是我们这儿广场舞界的老大,自然是要打扮打扮的。”
“是啊,他们家大哥一期一振,听说还是方圆几十里公认的广场舞小王子呢。”我扭头瞅了瞅清光,想起来很久之前,粟田口家那帮孩子们还缠着清光和他们一起跳,不过清光觉得那太不可爱了死活不肯去。现在想来,要是清光当初去了,说不准也能混成个舞界一枝花啥的。
“啊,干了干了。”我正不着边际的瞎想着,清光突然叫了起来。
“安定我们去兜风吧!”他骑在车子上,拍了拍后车座,看起来很开心,“今天天气很好哦!”
“是啊,很不错呢!”我附和着,揣着玉米爬上后座,“去哪儿?”
“骑到哪儿算哪儿呗。”清光转过身,声音听起来好像有点兴奋,“小黄车,出发!”
也对,走到哪儿算哪儿呗,反正有清光在也丢不了。我一边想着一边掏出啃了一半的玉米。清光骑得不快,风吹在脸上很舒服,我眯了眯眼睛,觉得心情好得想唱歌。
“安定,”我刚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口,清光忽然叫了我一声。
“怎么了?”我有些奇怪,他叫了我一句又不说话了。
“……天气这么好,风也很舒服,感受宁静,呼吸自然,人生多么惬意。”
“……清光,说人话。”
“安静啃你的玉米别唱些让我听了想翻车的东西。”
“哦…”

——end——

小剧场↓

清光:安定你愿意一辈子都坐在我车后座吗?
安定:如果你给我烤一辈子玉米的话…


最后

阅卷老师:这位同学,请不要公然在考卷上秀恩爱(推墨镜)

评论 ( 8 )
热度 ( 33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