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一个开篇……

分享一个出门逛街不幸被车撞的苦逼清光(不是)占tag抱歉…全文完了删…

-00-

三月的京都,樱花还未绽放,葱郁的枝叶间,偶尔闪过零星含苞的淡粉。 

早春的天气还有些冷,少年扯了扯自己白色的围巾,偏过头看向身旁的同伴,“清光,你不冷吗?”他看着对方身上那件美观度远大于实用价值并且还不肯系上扣子的风衣,微微皱了皱眉。 

“完全不会啊。”一旁的少年拉了拉自己的衣领。那是件黑底金边的立领风衣,少年的身段被它衬得更加修长。他咬着手中热可可的吸管看向发问的伙伴,赤红围巾的下摆随着他的动作摇晃着,“这样明明很可爱嘛!” 

“所以说啊……”他搓了搓微凉的手心,“有时候还真是羡慕你啊!”他忽然凑近捧着热可可的少年,白皙的手指勾起少年垂在肩侧的发尾,趁着少年愣神的瞬间,他一把夺过少年手中的饮料,咬着吸管喝掉大半,满足地眯起眼睛,脑后的马尾一晃一晃,“啊,活过来了。这种天气真是太适合喝热可可……” 

“大和守安定!” 

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他慌忙将饮料塞回那人手里,还不忘眨巴着那双漂亮的蓝眼睛说着在旁人眼里十分欠揍的话,“别生气嘛,还你还你啦!” 

“还我?”少年眯起细长的红眸,晃了晃手中的杯子,“喝掉了三分之二你好意思?” 

“我冷嘛!”他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一脸无辜的说着,“而且,清光的比较好喝嘛!” 

“你多大啊竟然还有这种小孩子的想法,”少年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染得鲜红的指尖揉上他墨蓝的发顶,“大和守小朋友!”

 “真过分啊清光,”他不满地拉下在自己头顶作乱的手,噘着嘴瞪着那因揉乱自己头发而笑起来的人,“这是我的毕业旅行啊毕业旅行,连个饮料都不给喝吗?”

 “.…..”喝饮料干嘛要抢我的啊!少年嘴角抽了抽,看着眼前鼓着腮活像一只仓鼠的家伙,挣扎了几秒选择了投降。他把热可可递到那人嘴边,看着那人乖顺地咬住吸管,哪还有半分方才嚣张的架势,“给你给你,省得你在大街上哭起来更麻烦!” 

……


 >>> 

我从未想过,那竟会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清光对我笑。

 失控的车辆冲入步行街时,我正拿着之前买到的新选组同款羽织在清光身上比划着,想象着他穿上的样子。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我来不及反应,来不及避让,身体被猛地撞向一旁,飘落的羽织遮挡住我的视线。待我从眩晕中回过神来,眼前的一切让我措手不及。肇事的车辆撞上街边的雕塑总算停了下来,我在一片嘈杂中连滚带爬来到路中央。清光躺在那里,身体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扭曲着,那件羽织半掩在他身上,浅葱的底色已染上大片殷红。我跪坐在地上,看着那双失去了神采的眼睛,竟连哭都不记得了。

 那一刻,我的世界尽数崩塌……

评论 ( 7 )
热度 ( 12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