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米优】复苏之心

《复苏之心》

 

cp:米优

文:蒂兰の夏天

 

米优极限一小时的产物, @年年 的点梗,虽然成功跑题还是不要脸的发出来了......多年不写米优已经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了……

大量私设请注意,bug有。

前方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优一郎从来没想过,事情竟会发展到这般地步。

他记得自己参加了最后的这场战争,尽管他们已脱离了帝鬼军,但仍然以独立的筱娅分队的身份参与了战斗。那可谓是一场混战,人类也好,吸血鬼也罢,没有人说得清自己的立场,甚至到最后,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而挥舞手中的利器。

优一郎是在战争中忽然失去意识的,他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待他清新过来时,偌大的战场上,除了他,便只剩满目苍夷。他跌跌撞撞地在那片土地上徘徊着,寻找着。他认识的,不认识的,穿着帝鬼军制服的人到处都是,他甚至在死人堆里看到了鸣海真琴的身影。

他没有找到米迦尔,也没有找到筱娅队的其他成员,甚至是一濑红莲他们他也不曾找到。也许他们还活着,他想,没找到总比死掉的好,也许他们还活着也不一定。

优一郎在那附近停停走走。他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也不知道该去做什么。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眼下的情况让他措手不及。

 

“优,你醒了?”正当优一郎在战场边缘漫无目的地游荡时,阿朱罗丸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阿朱罗丸?”恍若抓住了救命稻草般,他急切地问向寄宿在自己身上的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米迦呢?大家呢?他们在哪儿?”

“优你冷静……”鬼的声音依旧如同从前那般波澜不惊,却比以往虚弱了几分。

“告诉我阿朱罗丸,”优一郎打断他的话,不自觉地渐渐拔高了声调,“米迦在哪儿?”

“……死了。”好半天,阿朱罗丸才出声,他的身影也随之出现在优一郎的眼前,“他死了。”

“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优一郎瞪大了双眼,碧色的眸子里是满满的不可置信,他的声音无意识的颤抖着,慌乱的视线开始四下游移。

“优,是真的,百夜米迦尔,他死了。”阿朱罗丸依旧保持着平静的神态,他看着慢慢滑落在地上的少年,低声说着,“人类唤醒了你体内的炽天使,在你挣扎反抗的时候,米迦尔将那些控制你的符咒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什么?”优一郎猛地抬起头,“不可能的吧,转移符咒……”

“你忘了吗?百夜米迦尔,也是那时候的实验体之一。”阿朱罗丸的声音如同鬼魅般在耳边响起,打破了他最后的希望。

“就算是这样,他怎么可能办得到?帝鬼军的符咒……”优一郎垂着脑袋,依旧不肯相信他的话。

“因为,克鲁鲁帮了他。”阿朱罗丸少见的低下头,他微微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表情,“那位吸血鬼女王以自己为代价,帮他转移了符咒。而后,米迦尔的炽天使基因被强制唤醒,以他的生命为交换,平息了这场战争。”

“那米迦呢?”优一郎不敢再想下去,他的声音颤抖得仿佛不是自己的那般。

“被炽天使吞噬了。”阿朱罗丸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的身影也逐渐消失,他笑了笑,又看了看僵在原地无法动弹的优一郎,轻声说,“抱歉,优,因为转移符咒时炽天使的冲击,我可能要沉睡一段时间了。”

“阿朱罗丸?”优一郎偏了偏头,似乎还内能理解当前的状况。

“那几个人类的孩子应该还活着,那个叫一濑红莲的男人把他们带走了……”

 

空旷的战场边缘,优一郎跪在那里,宛如一尊雕塑,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死了?怎么可能。他想,米迦怎么可能就这么死掉了?他脚步蹒跚地爬起来,摇摇晃晃地朝着阿朱罗丸最后指给他的方向走去。不可能的,筱娅他们还活着的话,米迦也一定还活着。泪水混着脸上沾染的血迹缓缓落下,他咬了咬下唇,越过满地的鲜血,踉踉跄跄地走着。

等着我,米迦……

 

战后十年,从那场决战中存活下来的人们渐渐走出了悲伤的阴影,城市也渐渐恢复了以往的喧嚣与繁华,没有人再记得曾经那些被吸血鬼统治的日子,也没有人记得曾经有多少人为了这一天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优一郎和很多逃过一劫的帝鬼军成员一样,被战后重建的政府授予了勋章,重新纳入军队的编制。筱娅队的大家也一样,没有人追究他们擅自脱离的行为,就如同那些都不存在一般,他们被以在战争中表现卓越而授予了极高的荣誉。

优一郎对这些完全不在意,不如说,他已经对任何事都在意不起来了。从他在战场上醒来的那一天开始,从他自柊筱娅嘴里确认了阿朱罗丸的话开始,他的心脏便宛如死去一般。那里仿佛缺失了什么,只有一块巨大的空洞,就好像有什么人将他的心脏生生挖去一样,再不曾听见它跳动的声音。

“时间会治愈一切。”前来看望他的同伴们总是会这么说,可优一郎却觉得,时间根本不会治愈那里的伤口,它只会让那里更加崩坏腐烂,留下钻心的疼痛。

 

“大哥哥,你怎么了?”稚嫩的声音传来时,优一郎正坐在公园的秋千上,早已失了神采的眼睛不知在看着哪里。

“大哥哥你看起来好像要哭了哦。”稚童柔嫩的小手抓住他的衣角,随后一根已经打开包装的棒棒糖递到他眼前,“大哥哥不要哭哦,给你吃糖。”

优一郎低下头,不过六七岁的孩童正瞪着他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白嫩的小手里握着一根苹果味的棒棒糖。优一郎的眼泪刹那间便涌了出来。他看着小男孩那双漂亮的眼睛,如晴空般通透的蓝,他从前最喜欢的颜色,他做梦都想要再看一眼的颜色。颤抖着手小心翼翼地抚上那在阳光下泛着柔软光晕的淡金色发丝,他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努力摆出一个微笑。

“你叫什么名字?”

“米迦,”男孩无意识的在他手心蹭了蹭,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叫作进藤米迦尔。”

“我叫作优一郎,”他笑起来,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水珠,“百夜优一郎。”

 

暮春的日子,晴空万里,湛蓝的天空上漂浮着淡淡的云。优一郎握住男孩的小手,任由那孩子爬上他膝头将手中的糖塞进他嘴里,笑着用衣袖擦掉他眼角的水光。

沉寂了多年的心脏开始缓缓跃动,优一郎伸手将那笑得同记忆里如出一辙的孩童搂紧怀里。

欢迎回来,米迦!

 

——END——

评论
热度 ( 25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