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冲田组】喋喋不休

《喋喋不休》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这是一个热爱着冲田君但是安定不搞事的安定
前方大型ooc预警,bug有
前方再次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01-
本丸的初始刀是一把漂亮的打刀。艳丽的刀鞘,锋利的刃身,以及手持本体立于战场肃清敌人的那位付丧神骄傲的身姿,曾是不少一早来到这里的短刀们憧憬的对象。彼时,本丸的刀剑数目尚少,初来此地的短刀们便是跟随着这位少年模样的付丧神一路打拼过来。随后的时日里,一位又一位刀剑男士由身为初始刀的少年从锻刀室接出,带他们熟悉这里的生活,熟悉不一样的战场。
本丸的刀剑渐渐多起来之后,少年便不必再像初时那般在不同的战场间奔波,总算可以偷得几分闲暇时光。
空闲下来的少年不同于战场上的张狂与狠厉,他会仔细地为自己梳洗打扮,宛若爱娇的孩童般偎在审神者身边反复询问着自己是否可爱,也会在内番时一边嘟囔着会弄脏自己一边好好的完成所有任务。但更多时候,他会寻一处僻静之地,或是慢悠悠涂抹指尖的爪红,亦或是阖上那双赤色琉璃般的细长眸子悠闲地小憩。
少年似乎不甚喜欢热闹的地方。他很少同其他刀剑们玩闹,去万屋也是采买完审神者交代的东西便回。就连审神者筹备的赏花会,他也只是帮着布置完后便安静地隐匿于万叶樱那层层簇簇的樱粉间,把玩着一只白瓷酒盏对月独饮。
审神者素来不对刀剑们有过多的约束,便只当他本性如此,也就随他去了。只是从前的几位旧友却无法视而不见。
他原不是这样的性子的,他们说,他那样爱玩爱闹的性格怎么会喜欢独自一人。

-02-
少年的转变是在不久之后。

那一天,本丸来了一位新的伙伴,一把同属于冲田总司的打刀,一位束着马尾披着羽织的少年。
那是本丸第一位不是由身为初始刀的加州清光带出锻刀室的刀剑男士。察觉到即将召唤出的付丧神后,他急匆匆地将手中的符纸丢给一同前来的堀川国广,头也不回地朝自己的部屋跑去。

意料之中的脚步声伴随着急促的喘息传来时,加州清光正坐在廊下,身旁放着涂抹爪红的物件,握着笔的手不受控制地抖动着,指尖半数以上的嫣红都染在了一旁的皮肤上。
“清光……”略微沙哑的声音仿佛跨越数百年的时光小心翼翼地传入他的耳中,带着颤抖,含着眷恋。
加州清光咬紧了下唇,努力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好半天,他才看向来人的方向。抬起头的一霎那,赤色的琉璃瞳便撞入一片氤氲着水汽的汪洋。少年迎面扑了过来,手中没来得及放下的笔连同身侧那盛着爪红的小碟子一并飞了出去。
加州清光保持着被少年拥抱的姿势僵在原地,一颗心仿佛要破体而出般砰砰乱跳。他比谁都渴望着早些见到面前的少年,却又害怕着面对他。本丸的诸多刀剑,有同属一派的,有曾共侍一主的,大家都有人陪伴,唯有自己,最亲近的人迟迟不来。他期盼着少年的到来,却也害怕少年的质问。
“为什么没有遵守约定?”
“我们拉过勾的不是么?”
“为什么你没有回来?”
这些不止一次出现在他梦中的声音还有梦里那双溢满水光的眼睛,让他在锻刀室落荒而逃。所幸,少年只是紧紧拥抱着他,没有指责,没有质问,只有一句不断重复的低语。
“清光……”他说,“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了……”

-03-
新来的大和守安定整日里同加州清光凑在一处。出阵同队,内番一起,就连没有安排时,也几乎形影不离。
加州清光开始光明正大的在内番偷懒。往日里只是念叨着讨厌被弄脏的少年,在大和守安定来了之后,每每被排在一起当番,不消一会儿便寻个树荫下打盹儿去了,或是蹲在田埂上看着大和守安定劳作。大和守安定也随着他躲懒,认认真真做完两人份的任务,叫醒加州清光时还不忘用沾上泥土的手在他脸上恶作剧似的抹一把,引得对方大为光火,两人便在本丸追逐吵闹起来。
本丸的大家渐渐发现,加州清光似乎并不像他们印象里那般喜好独处。他会追着打翻他爪红的大和守安定闹得本丸鸡飞狗跳,也会在赏花会上同大和守安定一起给和泉守兼定灌酒。审神者吩咐他去万屋时,他也会和大和守安定在那里逗留很久,除了审神者要的东西还时常带回来些小零食或者可爱的小物件,比如一小袋金平糖,又比如别在大和守安定发间的那枚小巧的樱状发卡。更为甚者,他们曾在半夜偷偷爬起来把本丸里的坑填好,再在旁边挖上另外一个,次日一早瞧着蹲在坑里灰头土脸的鹤丸国永笑得不能自已。
午后的闲暇时光,加州清光总喜欢坐在被日光晒暖的廊下,或是填补指甲上的空缺,或是摆弄些自己喜欢的小玩意儿。每当这时,大和守安定便会坐在他身边,惬意地伸个懒腰,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些从前的事。从八木宅邸到千驮谷,从冲田总司到新选组的每一位队士,仿佛要把身边人未能来得及经历的那些事一件件塞给他一般,清亮的嗓音在庭院里不断盘旋,不停不歇。
加州清光从不觉得聒噪,他安静地听着大和守安定一句一句一遍一遍说着过去的那些人那些事,同他一起有模有样的学着土方岁三的样子念俳句念得哈哈大笑,也同他一起为了那个人最后的结局悲伤与难过。
大和守安定每每提到千驮谷,都忍不住泪眼朦胧。他常常不自觉的抓住加州清光的围巾下摆,低垂着脑袋努力想要忍住不断滑落的泪水。少年微凉的手指轻轻拭去他脸颊水渍的触感总能让他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再度决堤。他一边语无伦次的重复着“太好了,清光还在这儿…”一边扑到那人身上嚎啕大哭,哭累了便趴在少年膝头拽着他的衣襟沉沉睡去。
偶尔从庭院经过的审神者不止一次的见到过,平日里爱笑又贪玩的付丧神安静地伏在少年的膝上,而他那位一向冷静可靠的初始刀丢下染了一半的指甲,红着一双眼睛柔声安抚着颤抖着身体渐渐睡去的人。
他曾问过少年,既然知道后来的那些事,为何还要次次都放任他说下去。少年听后笑起来,带着水光的眸子流露出少见的温柔。他小心地拂开睡着的人儿遮住眼睛的发丝,隔了好久才缓缓开口。
“那个人走后的那些日子里,安定一定过得很辛苦,也很寂寞吧。独自一人在那里,没有人陪伴,连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我没能陪他们走到最后,所以,如果安定愿意的话,无论多少次,我都会听他说下去。”

-04-
接到出阵池田屋的任务并不在意料之外。那里曾是新选组战斗过的地方,由他们出阵也是理所当然。
盛夏的夜晚,鸭川吹来的微风咸湿而黏腻,为本就激烈的战斗更添了几分燥热。
敌人比想象中的更难对付,第一部队的预定阵型很快便被打散。大和守安定将手中的刀刃刺入面前最后一个溯行军的身体,寒光过处,枯骨嶙峋的怪物发出诡异的叫声,庞大的身躯化作齑粉缓缓消失。他暗自舒了口气,伸手抹了把额头的汗水。
“咣当……”
头顶突然传来的声响令他一惊。他猛然想起,不久前,加州清光追着溯行军上了二楼。一时间,数百年前那些他一辈子都不愿记起的画面再次在眼前清晰地闪过。来不及收刀回鞘,他匆匆踏上通往二楼的阶梯。

很多年前的那一天,也是这样炎热的夏日,他坐在屯所的大门前,怀里抱着用油纸小心包好的几个和菓子,那是他特意拜托山南先生帮忙准备的。一切都和今晚一样,夏夜黏腻的微风带着些肃杀和不易察觉的哀伤。他在门前的石阶上坐了整整一夜。天光大亮时,他朦胧的睡眼里终于出现了熟悉的浅葱色。他抱着怀里的和菓子跑向那片令他安心的颜色,水蓝色的眼睛来来回回,却始终未能找到那个同他拉过勾说会保护好冲田君,要他准备好和菓子来迎接的人。
“冲田君,清光呢?”他站在冲田总司身旁,扯着他的衣角仰着头问道,“他去哪儿了?”
青年蹲下身来,摸了摸他的脑袋,那双墨紫色的眼睛里充满着太多他看不懂的东西。
“呐呐,冲田君,清光呢?”他再次扯了扯青年的衣袖,歪着脑袋眨了眨眼睛,“他说要我准备好和菓子等他回来的……”
“对不起……”好半天,他才听到青年的声音,干涩沙哑,完全不若平日那般温润柔软。
“对不起,安定,清光他……”
怀里的油纸包落在地上,里边的和菓子骨碌碌地滚出老远。他愣愣地站在原地,水蓝色的眸子里满是难以置信。他的目光扫过青年发丝嘴角的血迹,扫过青年残损的羽织,停留在他的腰间。他伸出手,缓缓抽出那把红鞘的打刀。平日里精心保养的利刃再不复往日的模样,刀身布满大大小小的裂纹,素来闪着寒光的铓子也不知去向。
眼泪顺着脸颊滚落,他呜咽着抱紧那早已残破不堪的刀刃。被冲田总司拥进怀里时,他的目光越过青年的肩头,模糊的泪眼中,大片染血的浅葱色,却再也找不到那抹亮丽的赤红。
那个盛夏,大和守安定如坠冰窖。

-05-
“清光!”
大和守安定踉跄着冲上池田屋的二楼。挥刀斩杀掉挡在楼梯口的敌人后,他急急忙忙寻找着那个早已杀上二层的人。
“清光你在哪儿?”他一边呼喊着一边一路找过去,终于在尽头的那间屋子里找到了那抹令自己满心挂念的身影。
加州清光正跨坐在最后一把敌刀的身上,衣装早已被划破,束发的缎带也没了踪影,侧腹部一道狰狞的伤口附于其上,温热的血液随着他的动作滴落在木制的地板上。他的手中握着自己的本体,冰冷的利刃刺穿敌人的心脏。他俯下身,如血的琉璃瞳里没有一丝温度,冷漠又厌恶的声音在那被枯骨缠绕的怪物耳边响起,“这里是新选组的历史,是那个人的历史,就算我曾葬身于此,也容不得你们这种货色染指半步。”

归途中,加州清光安静地伏在大和守安定的背上,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颈。
“清光,你还好吗?”察觉到他的不同寻常,大和守安定微微侧了侧头问道。
“嗯……”加州清光将他搂得更紧,脸也埋在他肩头。
“安定,”半晌,他低声开口,“对不起……”
大和守安定的脚步顿了顿,他偏着脑袋蹭了蹭背上人的发丝,又接着迈开步子。
“嗯…”就在加州清光以为他不会再接话时,他开了口,“但是还好,清光还在这里。”
“安定…”
“嗯?”
“…我想吃和菓子……”
“那回去以后我们去请烛台切先生帮忙……”

-06-
“啊啊——好无聊——”
加州清光百无聊赖地坐在池塘边的石头上,脑袋上盯着片荷叶,袴的下摆挽起,露出纤细的脚踝,同样染着爪红的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踩着水面。大和守安定被审神者派去远征了,而他因为前次出阵池田屋中伤被要求留在本丸休息。
“明明手入一下就好了的,主上真是的……”他不满地嘟囔着,随手捡起岸边的小石子扔进池塘里,看着那层层荡开的波纹盘算着第二部队什么时候回来。

“啊,清光——”
老远的便传来大和守安定的声音,加州清光循声望去,少年抱着一大簇不知名的野花兴冲冲地跑过来。
“清光,快看快看,”大和守安定在加州清光身旁停下脚步,将那大把的花朵凑到他面前,“远征的时候看到的哦!”
“对了清光,我们来做花环吧!”少年水蓝色的眼睛在夏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花环?”加州清光忍不住抚额,“你是小孩子吗?”
“因为很漂亮嘛!”大和守安定撇了撇嘴,“乱和五虎退教过我了哦,很好看的,他们还说要带回来送给一期先生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地坐下开始摆弄那各色的野花。加州清光瞧着他那一本正经的模样,忍不住弯起嘴角,托着下巴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挑选各种花朵。
“呐,清光,”不一会儿,大和守安定苦着一张脸抬起头,“要怎么弄啊?”
“.…..”加州清光看着他手中被折腾的不成样子的花抽了抽嘴角,“你不是学会了吗?”
“可是很难嘛……”少年扁着嘴,一双漂亮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
“……给我吧…”
他将自己头顶的荷叶盖在大和守安定的脑袋上,伸手接过被他弄得歪七扭八的物什,又从地上那堆花里选了几枝,很快一个精致小巧的花环便做好了。
“哇好漂亮!”大和守安定举着花环,左右看了看,站起身笑眯眯地把它戴在了加州清光的头上,“清光,很可爱哦!”
“啊,嗯……”

-07-
午后的闲暇之余,审神者从庭院经过,半开的纸门里,赤瞳的少年头上戴着花环坐在小桌旁,仔细地打理着自己指尖的嫣红。他的身边,束着马尾的少年抱着一小罐金平糖笑意满满地说着些什么。

屋外,日光大好。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欢迎评论调戏(…)比心心~

评论 ( 7 )
热度 ( 134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