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米优】米迦尔不在的七天

《米迦尔不在的七天》

 

cp:米优

文:蒂兰の夏天

 

年龄差设定,工作米×学生优

ooc预警,bug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Day 0-

接到费里德的电话时,米迦尔正窝在家里陪着优一郎打游戏,享受着悠闲的周末时光。铃声响起时,他用一种关爱傻子的眼神看了眼手机屏幕,并且在听到那句非常欠揍的“啊哈”时迅速挂掉了电话。

“谁啊?”一局结束后放下游戏手柄的优一郎伸了个懒腰,抓过旁边的薯片塞进嘴里。

“不知道,多半是哪个广告推销的智障。”米迦尔递了杯饮料过去,顺便叼走了优一郎手上的薯片,“不用理他。”

五分钟后,他的邮箱接到了一封邮件,附带一张机票的订单。

 

百夜米迦尔,男,二十六岁,知名会社桑古奈姆首席执行官,现正一边亲切问候着他的上司费里德·巴特利的全家,一边收拾行李往机场赶。

 

机场大厅

“小优,我刚才说的都记住了吗?”米迦尔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证件,对身边人说着,“不要天天吃咖喱,偶尔也要吃点别的。不然的话,就去茜那里吧,她会很乐意……”

“米迦你好啰嗦啊,”优一郎不满地打断他的话,“简直像个老妈子一样。”

“小优……”米迦尔的脸垮了下来,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

“……我知道了啊,”优一郎不自在的撇了撇嘴,掰着手指说着,“按时去学校,早饭要吃,睡觉要关好门窗,出门要关掉电源和煤气,不能只吃咖喱……真是的,我已经二十岁了,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啊!”

“是是,小优长大了呢!”他伸手揉上少年的脑袋,把他那本就不怎么服帖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

“喂……”优一郎挣扎着拍开他的手,一双漂亮的眼睛瞪着眼前的人。

“搭乘XX航班的旅客请尽快登机……”

广播里响起登机提醒,米迦尔重新理顺了优一郎的头发,微微俯身吻了吻他的额头,“小优,我要出发了。”

“哦,嗯…..”优一郎微红着脸,碧色的眼睛四下里看了看。半晌,他凑过去,拽着米迦尔的衣袖抬头亲了亲他的脸颊,“米迦,一路平安!”

“嗯,等我回来。”

 

-Day 1-

周一的早课一直以来都是优一郎深恶痛绝的,尤其是今天,当他顶着一对大大的黑眼圈叼着吐司赶在上课铃的前一秒踏进教室时,毫不意外地收获了同班的柊筱娅的亲切问候。

“啊拉,优同学,昨天晚上有什么好事吗?”少女掩着嘴角,深褐色的眸子里透着浓浓的八卦味道,“真是少见的黑眼圈啊,难道我们童贞的优一郎先生终于开窍了吗?”她轻笑着,说出的话让优一郎不由得额角抽搐。

“我说啊,筱娅,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只是单纯的失眠而已。”他摆摆手,咽下最后一口吐司,找了个位置坐下,看了眼柊筱娅那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打了个呵欠趴在了桌子上。

失眠啊,优一郎盯着桌面上的纹理慢悠悠地想着,二十年来这还是头一遭。他向来是那种沾枕头就睡着的人,用米迦尔的话说,只怕是半夜里被人卖了都不知道。八年前,米迦尔被采佩西家的当主克鲁鲁·采佩西从百夜孤儿院接走,彼时的优一郎尚且年幼,哭闹一番之后便在院长老师的哄慰下沉沉睡去。他怎么也不曾想到,连那时都不曾体味过的失眠滋味,这次竟让他饱尝了一番。

优一郎昏昏沉沉的趴着桌子上,他的大脑一片混沌,教授的声音在他听来更像是催眠曲。他挣扎着思索了半天,也没想明白自己失眠的原因。不断打架的上下眼皮彻底阖上前他猛然想起,一定是因为昨天打游戏没有通关,一定是这样。

 

百夜优一郎,二十岁,某高校在校学生,首次因为失眠在课堂上睡着了。

 

-Day 2-

今天的优一郎也一如既往的在学校度过了心不在焉的一整天。

傍晚时,拒绝了同伴们一起去商店街的邀请,优一郎独自回到租住的公寓。往日里,这时候米迦尔总是会用邮件或者电话问他晚饭的打算,遇上提早结束工作的时候,他还会在学校的大门外等着优一郎出来。优一郎曾不止一次的对着米迦尔忿忿念叨,他那一头淡金色的头发实在是太过显眼,路过的女孩子们的视线总是忍不住在他身上停留。米迦尔则总是笑看着优一郎,用一种玩笑似的却又有点认真的语气问他,“小优,不喜欢吗?”

“当然!……不,才…才不是……”脱口而出的话落地时优一郎猛地反应过来,不自在的转过头别扭的反驳着,半晌,红着脸憋出一句,“你很啰嗦啊米迦……”

 

“我回来了。”在玄关处换好拖鞋,优一郎有些无精打采的趴在客厅的沙发上。不大的房间此刻却显得异常空旷,随着夜幕的降临,更添了几分清冷。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优一郎正窝在沙发上睡得迷迷糊糊。他揉了揉眼睛下意识的翻身去找手机,没成想,一个不小心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

“疼……”猛地摔到地面的冲击使得优一郎不由自主地痛呼出声。耳边,铃声依旧在坚持不懈的响着,优一郎揉了揉摔疼的地方,抓过手机按下接听键。

“啊,小优,”米迦尔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睡着了吗?这么久才接……”

“.…..嗯,算是吧……”他支支吾吾的回答着。

“小优你没事吧?”米迦尔有些担心的问道。

“嗯,没事啦,”他打了个呵欠,“有点困而已……”

“小优真是的……”

优一郎坐在地上,听着电话那边的米迦尔一句接一句的嘱咐,忽然咧开嘴露出一个傻笑。偶尔这样,似乎也不错,他想。

 

-Day 3-

“呐呐,优桑,我有一个可以帮你搞定失眠的好办法哦!”柊筱娅凑到优一郎的耳边,半掩着嘴角笑嘻嘻的说着,“听好了……”

“晚上去米迦君的房间睡就好了。”紫发的少女如是说。

 

“这算哪门子好办法啊!”

现在,晚上八点过一刻钟,百夜优一郎,站在共居一室的百夜米迦尔房间门口,烦躁地咆哮着,“相信筱娅那女人的鬼话的我真是个笨蛋!”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优一郎抓了抓自己已经乱七八糟的头发,深呼吸了几次,伸手握住门把手。

“反……反正也不是没进去过,又……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他小声嘀咕了几句,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面前的房门。

“米迦的房间还真是很整齐啊…”优一郎坐在米迦尔的床边四下里看了看,感叹着,“这么整齐,一点都不像是有人住的感觉……”

他伸了个懒腰,向后仰躺在床上,顺手扯过一旁的枕头抱在怀里。夜风从半开的窗户吹过,碧色的窗帘缓缓飘动。优一郎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盘算着米迦尔什么时候回来。睡意渐渐袭来,他踢掉脚上的拖鞋,翻个身蜷缩在床上,迷蒙着困意的眸子渐渐阖上。好像是周日吧,睡着之前,他想起米迦尔走之前说的话,还有好几天啊……

 

-Day 4-

结束了一天行程的百夜米迦尔,回到酒店的房间,洗完澡便看到优一郎的来电。他微微愣怔了一下,正准备接听,对方便挂断了电话。米迦尔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在房间的小沙发上坐下,正考虑着要不要打回去,手机铃声又一次响起。依旧是优一郎,但这次只响了一声便挂断了。米迦尔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放下毛巾,不急不缓的拿起手机。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微微勾起嘴角,在号码拨出前一秒忽然收回手,转而打开邮件的发送界面。

「小优,怎么了吗?」

确定发送出去后,米迦尔拿过旁边的毛巾继续擦拭自己的头发,一边耐心等待着优一郎的回复。

十分钟后,信箱的提示终于响起,他打开邮件,看到一行非常简短的回复,「不小心打错电话了。」

米迦尔嘴角的弧度缓缓拉大,顺着对方的意思说了下去。

「这样可不行哦小优,连续两次都打错电话。」

「啰嗦!」

这次很快便收到了回信。米迦尔看着短短几字的邮件,不由得想起优一郎扭着头别着脸的模样。“噗……”他忍不住笑出来,“小优,果然很可爱呢!”

 

-Day 5-

夜晚,百夜米迦尔又一次在同样的时间接到了优一郎的电话。与前一天相同,依旧是在他接起之前便迅速挂掉。米迦尔微微叹了口气,在铃声又一次响起时,迅速按下接听键。

“小优,今天又打错电话了吗?”他笑眯眯的问道。

“米……米迦?”电话另一边的人显然没有料到会被这么快接通,一时间有些无措。

“啊,啊,是啊,”好一会儿,优一郎才回过神,语无伦次的说着。

“这样啊,”米迦尔也不拆穿他,继续问着,“那小优今天是准备打给谁的呢?”

“啊?啊……那个……打给……给……”

“谁呢?”

“……”

“小优?”对面的人突然没了动静,米迦尔有些不放心的开口,“你在听吗?”

“嗯……”半晌,优一郎的声音缓缓传来,“米迦……给米迦……”他的声音很低,米迦尔甚至能想象得到他现在侧过头有些脸红的表情。

“我很开心,小优。”他笑起来,神色逐渐变得柔和,“小优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吗?”

“啊?啊,那个,哦对了,”对面反应了几秒后,传来飘忽不定的声音,“今天上课的时候,深夜老师突然从后门进来了,还对着红莲做了鬼脸……”

“嗯,还有呢?”

“唔,还有……君月的书包上,被他妹妹用丝带系了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优一郎像是忽然打开了话匣子,开始喋喋不休地说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还有啊,与一今天在游戏中心拿到了一等奖……还有还有……”

米迦尔倚在床头,安静地听着电话那边的优一郎没完没了地说着周围的事,慢慢露出温柔的笑意。

终于,电话那边的人似乎是说累了,渐渐止住了话头。

“那,晚安,小优!”

“啊,嗯……晚安……”

“那个,米迦,”手机里忽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米迦尔挂掉电话的动作,细如蚊咛的声音随着电波传来,米迦尔敏锐的捕捉到那一声低语,“我……想你了……”

晴空般的眼睛里笑意逐渐放大,他柔声说着,“我也是……”

 

-Day 6-

“小优,已经回去了吗?”优一郎结束社团活动回到家后,很快就接到了米迦尔的电话。

“嗯,回来了,”他一边换鞋一边说着,“话说米迦,明天周六了吧……”

“嗯,周六哦,”米迦尔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开心,“马上就可以见到小优了呢!”

“哈?你在说什么啦?”优一郎停下动作,确认了下自己没有听错,“米迦你不是周日才回来吗?”

“哈哈,是这样说没错……”电话那边的米迦尔笑起来,“小优周末有安排吗?”

“唔,没有吧,”优一郎在沙发上坐下,想了想,接着说道,“打游戏之类的吧。”

“很有小优的风格呢!”

“…你什么意思啊米……”

“叮咚……”

门铃声适时地响起,打断了优一郎的话。他一边从沙发上站起身,一边琢磨着谁会在这个时间来。慢悠悠的走到门口,打开大门,浅金色的发丝瞬间点亮整个视野。门外的人眯起海蓝色的眼睛,弯起嘴角笑着开口……

“我回来了,小优!”

 

-Day 7-

我们至今仍未知晓那天关上的房门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End——


评论 ( 5 )
热度 ( 57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