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冲田组】加州清光的日记

《加州清光的日记》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本篇以清光为第一视角,名字为日记,实际可能并不完全是日记……

主内容为《循环》的清光视角,所有设定均和《循环》中一样,前文《循环》请走→《循环》

ooc有,bug有,不知所云有

前方再次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01-

几天前,我在一个类似于锻刀室的地方醒来。召唤我的人被称作审神者,是位很温柔的年轻人,让我想起了我从前的主人。审神者告诉我现在是2205年,距离我记忆最后停留的时间已经过去341年了。作为刀剑男士被唤醒的我,借由审神者的灵力化为人形,我的任务是帮助审神者肃清企图改变历史的被称作时间溯行军的敌人。虽然没有什么实感,但是作为实战刀的本性,还是让我在听到可以踏上战场时有些莫名的兴奋。

今天一早,审神者给了我这个日记本,说是有兴趣的话可以试着记下一些感兴趣的事。日记的封面是红色的,我很喜欢。

 

-02-

我从审神者那里借来了一些彩色的笔,在日记本红色的封面上画上了自己的刀纹。

 

-03-

本丸有了新的同伴,是几把短刀,看起来像小孩子一样的,但其实也许比我年纪还要大吧。

 

-04-

昨天,我们接到了出阵的命令。意外的,我被任命为队长。久违的战场拼杀,我们最后取得了胜利。

时间溯行军,长得真难看。

 

-05-

审神者又召唤出了新的刀剑男士,堀川刀派的山姥切国广和青江刀派的笑面青江。我想起了堀川国广。我在新选组的时间太短,不知道他们后来怎么样了。听审神者说,那个人是病逝的,我有些难过,那个人,应该是很希望能够在战死沙场的吧。

 

-06-

今天出阵时遇到的敌人比上次难对付一些,尽管我们还是赢了,但也是伤痕累累。

回到本丸时,我站在队伍最后,身上的洋装破烂不堪,沾染着血迹和泥土。真难看啊,我想,变成这样破破烂烂的样子,不会再被喜欢了吧。

我是最后一个走进手入室的,审神者坐在我旁边。他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辛苦你了,清光!”我抬头的时候看见审神者眼睛里一如往常的笑意。头顶带着人类体温的触感,让我又一次想起那个人。很久以前,我随那个人出战归来时,他也是这样,温柔的摸着我的脑袋,对我说,“辛苦你了,清光!”我有些想哭,但还是忍住了,那样难看的样子,才不要给主上看到。

 

-07-

今天主上带我去了万屋,那里有很多漂亮的小东西,还有各种可爱的点心。主上买了需要的东西,还给本丸的短刀们带了些听说很不错的小点心。准备回去时,我看到了一枚很小的发卡。樱瓣的形状,很好看。我拜托主上买了下来,主上问我是要准备作为礼物吗,我摇摇头,我只是觉得很可爱很喜欢而已,而且,现在的我,也没有可以送礼物的对象。

 

-08-

今天,我在锻刀室见到了大和守安定。他的装扮真的和那个人很相似,我盯着那浅葱色的羽织眼眶酸涩。安定还是和以前一样,不,他比以前,还爱哭。

 

-09-

昨天夜里,安定做噩梦了。他半夜哭着醒过来,对我说那个人不在了,谁都不在了,只留下他一个。我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我离开他们太早,那之后的事我只从主上的藏书里窥知一星半点。我环抱着他的身体,像以前那个人安慰我们时那样,拍着他的后背。

我想起了那枚樱状发卡,应该会很适合安定吧。我找出那小玩意儿,把它别在安定额前的碎发上,果然很可爱。

“没事的,安定,这一次,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的,”我摸着他发间小巧的樱瓣对他说,“用这个发卡作证。”

 

-10-

安定会这么喜欢这个小发卡着实让我有些意外,我以为他会把它取下来放在不起眼的地方,没想到他居然整日里戴着那小玩意儿。更意外的是,他居然没有把它弄丢在战场上。

 

-11-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真的在我眼前发生了。

我们第一次执行夜战任务,地点池田屋。

那里真不是个好地方。数百年前我折在了那里,如今,安定在那里赔上了性命。

 

-12-

距离那次出阵有一段时间了,我还是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实,安定真的就那么碎了吗?

我问主上,主上没有回答我,只是沉默着摸了摸我的头,把什么东西放进了我手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我的眼前是那天出阵前,安定晃着脑袋对着我笑。那时候这枚发卡还安静的别在他的发间,现在却残损殆尽的躺在我的手中。

 

-13-

我开始觉得时间是那样难熬,只要一空闲下来,我就会想起安定,想起那天他被检非违使的枪贯穿身体,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却抓不住他的手。

 

-14-

我向主上申请了远征,也许有些事情做我就不会想起他了。在那之后,我曾偷偷去过几次池田屋,却没有找到安定的踪迹。他是不是真的就那么消失了……

 

-15-

主上召唤出了第二把大和守安定,在我远征回来的时候。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被堀川拉去了锻刀室。披着羽织的少年站在那里对我笑,我只觉得眼前那一片浅葱色渐渐模糊,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溢出,我扑过去抱住他,趴在他肩上嚎啕大哭。那样子,一定难看极了。

 

-16-

我还是没有忍住。

昨天夜里,我忐忑不安的告诉了安定以前发生的事,我不知道他会作何反应,我甚至做好了他觉得我在说胡话的准备。意外的,安定没有什么过激反应。他捧着我的脸同我额角相贴,他说,“清光,我不会那么做的,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我当然相信,安定是不会骗我的。

 

-17-

安定是不会骗我的,安定怎么会骗我,他绝不会骗我,大和守安定绝对不会欺骗加州清光。

我信他说的话,所以再次出阵池田屋时我甚至在主上犹豫时向他保证安定不会有事,可是……

 

安定,骗了我。

 

我杀了他,我把刀亲手插进他的胸口,我甚至在之后还伤了那个人。

我从不知道自己竟可以冰冷到这种地步,原来亲手折断自己是这样的感觉吗,我感觉得到脖子上的伤疤在灼烧,但我流不出一滴血一滴泪。

 

-18-

会痛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爱的,我在乎的人,我亲手伤害了他们。

对不起,安定

对不起,总司

 

-19-

又是那个梦。

我又梦到了池田屋。

我把刀插进安定的胸口,他看着我的眼神,恐惧,绝望,无法相信,好像在质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算什么,明明该生气的是我啊,不守约定的明明是你。

 

-20-

夏日的阳光真是刺眼,我不喜欢夏天,一点也不。

 

-21-

我很久没有再梦到过安定了,是不是,我终于可以从那个噩梦里解脱了。

 

-22-

我真的太天真了,原来我终究逃不出这个噩梦般的循环吗。

第三把大和守安定,来了。

 

-23-

我大概是疯了,我竟然在安定睡着的时候掐住他的脖子,试图让他停止呼吸。

我失败了,因为安定说“别哭”。

 

-24-

我又一次跟主上申请了远征,无间断的远征。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安定,看到他,我会想起好不容易才忘掉的那些事,想起碎掉的安定和被我杀掉的安定。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恶鬼,不断伤害最爱的人。

安定,还是离我远一点吧。

 

-25-

我会不会也像安定那样,被主上称为暗堕的那样呢?远征的时候我忽然想。

我现在这样子,又有什么区别。

 

-26-

主上停止了我的远征。为什么呢?我明明没有觉得辛苦。比起面对安定,我更愿意没完没了的去远征。

 

-27-

难得的休息日,我特意认真打扮了一番,缠着主上去了万屋。“远征了那么久很辛苦的,主上要给我奖励哦!”我像以前一样笑眯眯地说着。其实我只是,不想待在本丸而已。

 

-28-

安定对我说,“我不会那么做的,清光,你相信我。”

这是讽刺吗?我就是相信了,才会有后来那些事不是吗?为什么,离我远一点不好么?

 

-29-

夜晚本丸的屋顶视野非常好,可以看到夜空的星光。

我是还说了,他知道的不知道的,我全都说了。

我原来也可以有这般卑微的姿态吗?不过无所谓,只要他不再做那样的事,怎样都好。

 

-30-

我把很久以前损坏的那枚发卡修好了,原本破损的地方重新补了一朵更小的樱瓣。我把它别在了安定的额发上,果然,无论过了多久,都一样很可爱呢。

 

-31-

我带安定去了池田屋。

出发前主上反复嘱咐我,一旦有任何异常,不必管任务是否完成,立刻返回。

我点了头,却害怕真的出了事我是否能及时带安定回来。那些噩梦般的经历至今想起我仍然心有余悸。安定握住我的手时,我僵硬着看向他,还好,我想,至少目前他没有任何异常。

也许是幸运,也许是这个不断重复的循环终于要被打破了,我们顺利的完成了任务。安定,好好的回来了。

 

-32-

我和安定似乎回到了最初的模样。对我来说,这样,已经足够了。他好好的在这里,再也不要踏进那个地方,再也不要跟那段历史扯上关系,就足够了。

 

-33-

我似乎,又一次犯下了同样的错误。

主上临时需要些东西,我带着二队去远征了。安定曾出阵池田屋平安归来,所以主上接到紧急通知时将他编入了第一部队。

可是……

果然,你们,都一样。

盛夏的池田屋,真冷。

 

-34-

对不起……

再见,安定……

不要再被召唤出来了……

 

-35-

为什么本丸会有春夏秋冬呢?

一直是冬天多好。

 

-36-

为什么会有太阳这种东西呢?

阳光,那么刺眼。

 

-37-

这个本丸,再也没有来过大和守安定。

这样,也好。

 

-38-

安定,我拿走了你的羽织。就算是被重现召唤的现在,你的羽织,我穿也依旧很合身。

 

-39-

冬日的阳光,什么时候竟也这样刺眼了。

 

-40-

安定,你恨我吗?

我杀了你,也杀了自己。

 

呐,安定,像我们这样的刀剑付丧神,也会有转世为人的一天吗?

如果有,那么,我们再也不要遇见……

 

-终-

公元220X年,本丸第一部队出阵池田屋,队长加州清光,折。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比心心~~💖💖💖

评论 ( 7 )
热度 ( 59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