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冲田组】归

《归》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安定极化回来后的故事……

 

 

正文

 

-01-

“为了吾主的胜利——!”

大和守安定挥刀斩下敌将的首级。随着那枯骨盘绕的巨大身体渐渐化作齑粉,这片战场上的时间溯行军被消灭殆尽。

少年安静地立在原地,手中方才斩杀过敌人的利刃尚未回鞘,身上披着残损的浅葱羽织,内里素白的长襦袢也沾染上尘土和血迹。一同出阵的伙伴们沉默着站在身后,一时间,整个战场,只余下风吹散残骸的声音。

大和守安定盯着刀身映射出的自己,汪洋般的双眼有些空洞。到底是在做什么呢?他想,口口声声说着为了主上的胜利,却宛如只知杀戮的机械般挥动着手中的刀,是嗜血的本性,还是为了掩盖刻入骨血的那些记忆而不惜疯狂?他微微闭了闭眼睛,将本体收回刀鞘。这样的自己,真是令人厌恶。

 

“安定……”轻软熟悉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大和守安定抬起头,加州清光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眼前,丹蔻半损的指尖握住他的手,“回去吧!”他说,红玉般的眸子眯起,掩盖住所有情绪,大和守安定只看得到他眉眼弯弯的笑容。

“嗯……”他应了声,握紧少年微凉的手,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

 

-02-

“安定?你怎么坐在这儿?”加州清光向审神者汇报完出阵情况后,从房间出来便看到大和守安定抱着本体坐在门前的廊下,一双眼睛不知望着哪里出神。

“不是说让你先去手入室的吗?”他说着敲了敲眼前少年的脑袋,“不会觉得痛吗?”

“嗯……”大和守安定低声应和着,依旧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大概……”

“我说啊…”加州清光深吸了口气,伸手拉起坐着的人,朝手入室的方向走去,“你修行修傻了吗?”高跟鞋踩在本丸木制的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响,他头也不回的数落着,“受伤了也不知道去手入的吗?那个人都教了你些什……”

“不是的。”身后急切的声音使得他停下脚步,大和守安定反手抓住他的手腕,声音却渐渐低了下去,“不是……”

“是吗?”加州清光顿了顿,再度扯着那人走向手入室。

“那至少,给我爱惜自己一点啊!”推开手入室的大门时,加州清光背对着大和守安定说道,“你,是想死吗?”

 

-03-

距离第一部队出阵归来已经有一会儿了,原本遇到的也不是特别难对付的敌人,再加上又在审神者那里耽搁了一会儿,加州清光拉着大和守安定到达手入室时,这里已经没什么人了。

加州清光拽着依旧低头不语的大和守安定走进去,转身关上手入室的门。手入室里有审神者早便准备好的用于修复的符纸,他拿过大和守安定的本体搁在那里,随后又找出常备的医药箱走到他面前。

“身上的伤口要处理一下吗?这边的加速符纸好像用完了,可能要多等一会儿了。”他说着从医药箱中取出处理外伤的药品和绷带,看了看安静坐在一旁不言不语的大和守安定,复又放下手中的东西,叹了口气问道,“还是你想先睡一会儿?”

大和守安定身上并没什么大伤,都是些细小的划口,多半也是他在战场上那种不要命的打法造成的。不做处理其实也不要紧,本体修复完毕自然也就好了。加州清光却是担心他那怕疼的性子。往日里安定若是出阵时受伤回来手入的话,审神者都会预留好加速用的符纸,这次不知是怎么了,也许是恰巧用完了吧,只能多等一会儿了。

“我说安定,你在听我说话吗?”见面前人依旧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加州清光有些气闷,他伸手在大和守安定眼前晃了晃,“身上的伤口要先处理一下吗?”

“清光……”好半天,大和守安定才回过神般,他低着头,海蓝色的眼睛藏在细碎额发的阴影下。

“清光,什么都不问我吗?”他咬了咬下唇,低声开口,带着些隐约的嘲讽,“粟田口的短刀,可是差点都吓哭了呢……”

“.…..问什么呢?”加州清光在他身旁坐下,侧过身看着旁边垂着脑袋的少年,“安定你想要我问你什么呢?”

“我……”大和守安定张了张口,最后却只偏着头重复了一句,“但是清光,从我回来后,什么都没有问……”

“那,我问你,”加州清光忽然打断他的话,看着对方猛地抬起头看向自己,他勾起嘴角,“你是谁?”

“.…..大和守安定……”

“那我是谁?”

“.…..加州清光……”

“这样就够了…”他笑起来,伸手解下少年的护额,理了理他散乱的长发,“安定还记得自己是谁,记得我是谁,就足够了。”

“清光……”大和守安定看着他的那双眼睛里渐渐蒙上水雾,他吸了吸鼻子,忽然扑过来,抱着他的脖颈将他按倒在手入室的床铺上,“清光……”

“怎么,去修行一趟居然学会撒娇了吗?”加州清光揉了揉趴在自己身上的大和守安定的头发,玩笑似的说着,“这可不行哦,要是你这样向主上撒娇,主上一定抵抗不了……”

“清光……”大和守安定宛若未曾听到他的话一般,只一遍一遍重复着他的名字。

加州清光收起调笑般的语气,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蹭了蹭他埋在自己肩窝处的脑袋,“我在……”

 

“清光,”好久之后,大和守安定忽然开口,他的脸依旧埋在加州清光的肩上,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我……忘掉了,冲田君的事……”

加州清光抚着他后背的手顿了顿,他垂下眼帘,低声说,“你真的,忘得了吗?”

大和守安定没有回答,他将加州清光搂得更紧,像是不想让自己发出声音般,他忽然张口,隔着外衣咬上那人的肩膀。加州清光吃痛地皱了皱眉,肩头温热的液体浸湿衣料的感觉缓缓传来。他轻拍着少年的背,安抚着不愿哭出声的人。

“真是个笨蛋……”

 

-04-

加州清光清楚的记得,大和守安定回来的那天,他一大早便守在本丸的大门口,少年浅葱色的羽织出现他睡眼朦胧的视野中时,他站起身,朝着远远走来的人影挥了挥手。

他看过安定寄给审神者的信件,知晓他去了那个人的身边。安定说他会忘记那个人,他不置可否。他是不大相信安定能忘了那个人的,但如果如他所说,那是那个人的期待的话,那安定一定会拼尽全力去完成。

加州清光缓缓回过神时,大和守安定已经站在他面前,他看着眼前少年一袭素白的长襦袢,浅葱色的羽织随意的披着,甚至连长发也未曾束起,就那么散乱的铺在肩上。他忽然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他有些分不清眼前的究竟是大和守安定还是他埋在心底数百年的那个人。

 

“欢迎回来!”他对着归来的少年笑着说。他拉过少年的手,少年的掌心依旧比他的要温暖一些。他抬起头,对上少年那双蔚蓝的眼睛,那双眼睛还像以前一样好看,却又隐约多了些什么。

“欢迎回来,安定!”他说。

无论他经历了什么,无论他做了怎样的决定,他回来了,就好。

 

-05-

手入结束的时候,大和守安定还安稳地躺在加州清光身边睡着。他身上那些细小的伤口已经恢复如初,除却衣服上沾染的尘土和血迹,看不出丝毫不久前在战场厮杀的模样。

加州清光侧过头看向熟睡的大和守安定。大约是累了,他睡得很沉,清光的动作丝毫没有惊醒他。

“明明睡着的时候这么可爱……”他小声嘟囔着,伸手戳了戳对方的脸颊。大和守安定依旧没有醒过来,他无意识的晃了晃脑袋,便接着睡了过去。

加州清光想起之前向审神者汇报出阵结果时,少女满是担忧的神色。他不得不承认,踏上战场的大和守安定着实让他吃了一惊,那种近乎癫狂的杀戮之意连他都不自觉地愣在了原地。他看着那宛若嗜血修罗般的少年,那本该是最初的大和守安定,是数百年前与他初见时满身肃杀的大和守安定,可偏偏又多出了几分别的意味。那是鬼之子的影子,是立于战场满身染血的那个人的影子。

说什么忘记啊,他想,明明都已经刻进骨子里了,怎么可能忘得掉。

他不清楚审神者是怎么想的,但从她提起时忧心忡忡的样子来看,定然也是担心的。他那时笑着说,没关系,他相信安定。

“若是连我都不能像从前那样好好的对待他,那安定他该怎么办呢?”他这样对审神者说,不等少女作出回答便拉开了纸门。

 

“没关系的,安定……”加州清光看向眼前睡着的大和守安定,伸手拨开他挡住眼睛的额发,“没有人要求你忘记,也没有人强迫你忘记。”他凑过去,轻轻吻了吻少年的额心,看着少年阖上的双眼,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对方般低声开口……

“但是啊,如果你已经做出了决定,那我会替你将那些全都记住……”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小天使,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最后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碎碎念,可以跳过…

=========================================

碎碎念:

安定极化已经实装好几天了,我也从最开始的惊艳到难过到内心崩溃再到后来慢慢平静了下来。我家的安定是当天下午维护完就直接送出去的,晚上我就接了回来,实在舍不得他在外边很久。回来后的安定,真的让我觉得,非常非常非常像冲田君。我个人是非常喜欢《PEACEMAKER铁》的总司的,那位也是我最喜欢的冲田君。PM里的总司就经常是只穿着一件素白的长襦袢,安定回来后的那身打扮,真是让我一瞬间就想起了PM总司……

我家安定回来的第二天,用一个all50的金蛋蛋告诉我他觉得他很好,我不知道该不该信他的,既然他觉得这样很好,我就姑且相信吧。之后,我带他和我家99的清光去了大阪城,然后哭着回来了。我家极化的安定,全程给清光挡远程,对面远程打清光一次他挡一次,那天我家清光刀装无伤过了大阪城50层。

对极化后的安定,至少我家的安定,我觉得有清光在,他们就会都好好的,我家的安定本来就是清光捡回来并一手带大的,他回来后,有清光陪着他,我相信他们都会好好的……我家的冲田组,本来就是一直一直在一起的,个个都是宝贝啊,不管他们什么样,我都爱他们一辈子QAQ

最后吹一波安定的盛世美颜,我们总司和他家的刀都是美人~


评论 ( 7 )
热度 ( 71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