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米优】Do You Remember Me

《Do You Remember Me》

 

CP:米优

文:蒂兰の夏天

 

(伪)如果米迦不在了第三弹

搞事情失败,最后的最后,还是下不去手(捂脸……)

米迦:我不会轻易go die(×)

总之就这样乱七八糟的东西……

Bug有,ooc有,私设如山,跟漫画后边的发展没有任何关系,我很久没有追漫画了,所以不清楚剧情发展,所以各种私设……

前方再次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 

-00-

“你是谁?”

“百夜米迦尔,你的同伴……”

 

“你是谁?”

“.…..”

“百夜米迦尔,我的同伴,我的家人,我的……”

 

-01-

“你是谁?”少年睁着一双祖母绿的眼睛,警惕地打量着坐在床边的人。

“我是米迦尔,”米迦尔微微放缓了表情,早已被赤红染尽的双眸透着不易察觉的温柔,“你的同伴。”

“同伴?”少年眨了眨眼睛重复着,“朋友吗?”

“嗯,大概……”他微微弯起嘴角,扯出不明显的微笑,“朋友……之类的……”

“抱歉,”少年放松了警惕,剔透的眸子里露出歉意,“我不太记得了……”他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忽然露出一个笑容,“不过,我觉得你不是坏人。”

“.…..”

“我是百夜优一郎,叫我优也可以。”少年笑着伸出手,漂亮的碧色眼睛里闪着透澈的光,“抱歉忘记了以前的事,但是是朋友的话,现在开始,我会记得你的。”

“米迦……”他握上那只手,依旧是熟悉的触感,人类特有的体温,“我是百夜米迦尔。”

“哎?百夜?”少年瞪大双眼,“那我们是兄弟吗?”

“.…..大概……”

 

-02-

“优桑,又……”柊筱娅背靠着墙壁,看着米迦尔小心翼翼的关上门,低声开口,“米迦桑,这样下去……”

“.…..”米迦尔没有接话,他维持着站在门口的动作,手还搭在房门的把手上。

“这是第几次了?”柊筱娅换了个姿势倚在墙上,偏过头看着眼前金发的吸血鬼,“你打算一直这样欺骗他吗?”她深吸了口气,重新组织起语言,“你们是家人吧,彼此最亲密的存在……现在这种情况真的没有问题吗?”

“我不知道……”好半天,米迦尔才开口,“但是这是目前唯一的也是最好的办法不是吗?”他看向质问自己的少女,赤红的双眸里没有一丝波澜,“你们也见到了,一旦我和小优过于亲密,他就会再次忘掉。”

“可是……”

“说到底,这还是因为你们人类对小优做的那些人体实验……”

“米迦桑,现在,追究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少女低下头,额前的发丝遮挡住双眼,整个人仿佛被包裹在阴影里。

米迦尔没有再说话,他转过身,望着已经失去了原本颜色的海面。那里已经不是他记忆中从书本上看到的那般蔚蓝深邃,在病毒爆发世界毁灭的同时,海水也被污染,那里已从充满生机的汪洋变成了一片血色的死水,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

“这场战争,快要结束了。”柊筱娅的低语打破了沉默,“如果……”

“不会有那种事。”米迦尔毫不犹豫的接口,“我会保护好小优……”

“不是说这个,我是说现在的情况,”少女想了想,慢慢抬起头看向米迦尔,“一直这样下去的话,如果米迦桑你……”

“.…..不会的,”米迦尔收回目光,“我会活下去的。”他倚靠在木制的房门上,半垂着脑袋缓缓开口,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谁听般。

“如果真的是那种奇怪的病,留下他一个人,太残忍了……”

忘爱症候群,柊筱娅曾在帝鬼军的图书馆里无意中看到的记载,记得所有却独独遗忘最爱的人,无论记起多少次都会再度忘记,治愈的唯一方法只有……

“与其那样,不如他一辈子,不要记起我……”

 

-03-

海边的夜晚总是来得比较早。傍晚时分,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米迦尔站在他们栖身的小屋后,望着远处的天空出神。

“你在这里啊。”优一郎的身影在转角处出现。他走到米迦尔身旁,随意的靠着墙站在那里。他抬头看了看暗下来的天空,摸索了一会儿,将一个小瓶子递到米迦尔面前。

“这是……”米迦尔回过头,目光触及瓶身时猛地睁大双眼,即使好好的盖上了盖子,吸血鬼灵敏的嗅觉还是让他立刻察觉出瓶中之物。

“米迦是吸血鬼吧,但却是同伴呢。”优一郎毫不在意的笑起来,“筱娅他们说血是轮流提供的,那我的血也是可以的吧。”

“.…..”米迦尔沉默着,吸血鬼的本能促使他想要接过那温热的液体一饮而尽,甚至想要用尖锐的獠牙刺破眼前人的脖颈,吮吸那将他彻底变成这不老不死的怪物的甜美的鲜血。他不自觉的移开视线,空气中不易察觉的血腥味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他暗自握紧双手,努力抑制住吸血的欲望。

“小优,是怎么看待吸血鬼的……”他低声说,声音里带着些微的沙哑和隐忍,“怪物……之类的……”

“不知道。”优一郎很干脆的回答,他摇晃着手里的瓶子,看着那血红的液体缓缓晃动,“我应该是恨着吸血鬼的,拜他们所赐,我的家人全都死掉了。”

“.…..”

“但是米迦不一样,”他的目光从手中的瓶子转向旁边金发吸血鬼宝石般的赤瞳,“米迦是同伴,虽然我不记得了,但同伴就是同伴,怪物什么的,才没有那回事。”

“.…..谢谢,小优……”

 

“呐,米迦,”良久,优一郎忽然开口,他走到米迦尔面前,碧色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

“你是谁?”他问,“真的只是同伴吗?”

“.…..”米迦尔半垂下眼帘,避开他的视线。

“米迦,回答我,”优一郎问道,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你到底是谁?”

“.…..小优,我是百夜米迦尔,你的同伴……”米迦尔的声音带着难以抑制的颤抖,他无声的叹了口气,缓缓看向优一郎,“小优,不要怀疑,不要多想,我是百夜米迦尔,只是你的同伴之一。”

“……好吧,”优一郎有些泄气,他重新靠回墙壁上,“米迦的话,我相信。”

“这个,”他再次将那只装着血液的小瓶子递到米迦尔眼前晃了晃,“不喝吗?”

“.…..”

 

-04-

百夜米迦尔,食言了。

 

那一日的黄昏,帝鬼军的突然到来打破了与往常无异的宁静。柊筱娅小队被以擅自脱队并勾结吸血鬼为由进行抓捕。身为实验体之一的百夜优一郎成为了首要目标。深知无法对抗人数众多的帝鬼军正规部队的柊筱娅以队长身份下令由百夜米迦尔带优一郎优先撤退,其余人全力抵抗,保证他们顺利逃脱。

意外发生在米迦尔带着优一郎逃进密林的前一秒。同伴们未能阻挡住的箭矢呼啸着飞过来,米迦尔下意识的揽着优一郎侧身躲过。未曾想,身后追来的帝鬼军却在此时开了枪。漆黑的子弹悄无声息地穿透米迦尔的胸膛,附着的鬼咒开始侵蚀他的身体,伤口处不断涌出混着血液的黑烟。米迦尔的身体晃了晃,扯着优一郎连滚带爬钻进密林,躲进不易被发觉的树荫里。

“喂……米迦?”优一郎颤抖着开口,无措地伸出手试图阻止不断涌出的殷红。

“嘘……”米迦尔将手指抵在他的唇边,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小声点,小优……”

“可是米迦……”优一郎抓住他的手,碧色的眼睛里覆满焦急。

“对了,血,吸血的话就会好的吧,会好的……”他语无伦次的说着,慌乱地扯开自己的衣领。为什么要这么做?真的只是同伴吗?为什么,觉得好像又要失去很重要的什么一样,逃出桑古奈姆的时候也是这样,为什么要为了他拼上性命……接连不断的疑问在优一郎脑海里闪过,他来不及细想,只觉得莫名的害怕和难过,他只能捕捉住内心唯一的一个念头,米迦不能死,他绝对不能死。

“小优……”米迦尔拉过他的手,替他整理好衣领,冰凉的手指划过他的脸颊,擦拭掉他不知何时溢出的泪水。

“小优,”他的身体前倾,有些无力地靠在优一郎身上,“如果……”他缓缓开口,声音很低,听起来有些飘忽不定,“如果我在这里杀了你,你会恨我吗……”

“小优,对不起……”

 

-05-

“我叫做米迦尔,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家人了。”

那一年的圣诞节,八岁的少年笑着伸出手,说着我们是家人这样的话,擅自就将他拉入了那个被称为家的地方。也是那一天,他们沦为家畜,被带进了阳光照不到的吸血鬼都市——桑古奈姆。

 

“不要忘了哦小优,我们是家人啊!”

那一天,他的家人们永远沉睡在了桑古奈姆,在距离出口一步之遥的地方。

那一天,浑身染血的少年用尽全力推开他,将他推向外面的世界。

 

“小优,跟我一起走吧!”

四年后,他们在战场意外重逢,少年这样说。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们都是家人!”

那时他这么说着,将自己的血递到少年嘴边,亲手将他湛蓝的双眼染上赤红。

少年的獠牙刺破他颈间的皮肤时,他笑着说,

“欢迎回来,米迦!”

 

“你是谁?”

“我是百夜米迦尔,你的同伴……只是你的同伴之一……”

 

“呐小优,如果我在这里杀了你,你会恨我吗……”

少年的声音在他耳边若隐若现。

我不会恨你,我怎么会恨米迦,他想,可惜那时,他没能说给少年听。

 

-06-

优一郎醒过来时已是月上树梢。他揉着后颈坐起身,那里传来的钝痛提醒着他不久前发生的事。筱娅队的大家围在旁边,尽管每个人都狼狈不堪,但至少他们成功逃脱了追捕,暂时是安全的。

“优桑,醒了吗?”柊筱娅注意到他的动作看过来,少女的脸颊上沾着尘土,长发也有些凌乱,显然是经过一场恶战。

“优君,你还好吗?”早乙女与一凑到他身旁,“为什么会倒在这里?”

“是啊,怎么就你一个?”三宫三叶接过话,“那个百夜米迦尔呢?你们不是一起的吗?”

“.…..”

优一郎沉默着,甚至没有听清楚同伴们问了些什么。米迦尔的声音一遍遍在耳边回响,那些他遗忘的过去涌入大脑,宛若封藏已久的画卷,一点一点在眼前伸展蔓延。

初见时笑眯眯说着我们是家人并将他打趴在地上的米迦尔,桑古奈姆出口拼死将他送出去的米迦尔,战场是试图带他走的米迦尔,咬上他脖颈时流泪的米迦尔,微笑着说是只是同伴的米迦尔,直到最后说着对不起动手打晕他的米迦尔……

优一郎说不出他究竟是怎样的感觉,他只觉得无法相信,米迦死了?怎么可能……他扯了扯嘴角,露出难看的笑脸,不可能的,他以前也以为米迦死了,最后却惊喜的发现他还活着。这次也一样的吧,也许什么时候他突然就又出现了,就像那时突然在战场上重逢一样,一定……

“喂,优,难道……”君月士方推了推眼镜,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忽然止住话头,看向垂着脑袋不发一语的优一郎。

“米迦……”优一郎张了张口,声音干涩嘶哑,他停顿了很久,缓缓抬起头,僵硬地眯着眼睛笑起来。

“我……全部记起来了……”他说,“我再也不会忘记他了……”

 

-07-

——Do you remember me?

——I remember you.

       I'll remember you forever.

       百夜米迦尔,我的同伴,我的家人,我的……

       米迦……

 

 

 

 

 

 

 

 

 

 

 

 

 

 

 

 

>>> 

放学的钟声敲响时,天空已经布满晚霞,远远望去,窗外一片霞光,柔和又温暖。

涩谷第二高中的学生们如同以往的每一个黄昏那样,三三两两结伴而行,讨论着哪家的零食好吃,哪里新开了游戏中心,伴着钟声接连走出校门。

“小优,睡醒了吗?要走了哦。”金发的少年推了推桌上的同伴,看着那人睡眼惺忪的抬起头,有些茫然的四下里望了望,不由得笑起来,“怎么了,还没睡醒吗?”

“.…..米迦……”

好半天,少年像是终于回过神,祖母绿般通透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他。米迦尔被他看得心里有些发毛,他伸手揉上面前人的脑袋,“小优你没事吧?做了什么奇怪的梦吗?”

“米迦,”优一郎拉下他的手,望着那双湛蓝的眼睛,忽然开口,“我不会忘记米迦的。”

“.…..哈?”对方突然的话让米迦尔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眨了下眼睛疑惑着看向优一郎,“小优突然说什么……”

“绝对!”优一郎握着他的手重复着,像是要宣誓什么一样,满脸的正色与认真。“我绝对不会忘记米迦的。”

“.…..嗯…”米迦尔顺着他的意思点点头,“我相信小优。”

他拽着优一郎站起身,顺手拿过他的书包,“回家了,小优!”

“嗯……”

 

“话说回来,小优,果然是梦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吧?”

“.…..我忘记了米迦,后来米迦死了……”

“哈哈,那还真是不怎么好的梦啊。不过,我可不会比小优先死掉哦,我米迦尔大人一定会比小优活得久……”

“.…..我绝对不会忘记米迦的,绝对!”

“是是……我也是哦,不会忘记小优的,绝对……”

 

——END——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