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兰の夏天

动かねば 暗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

【冲田组】落蝶

《落蝶》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这是一个清光远征的时候安定一个人孤独寂寞(×)然后开始胡思乱想(×)的故事(不是……)

非常短小的一篇,昨天看真剑的配信看到清光唱美丽的悲剧那里的时候突然的脑洞

Bug有,ooc有,不知所云有

前方大型ooc现场,再次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破茧,方能成蝶

倘若,在破茧的一瞬间,便折了双翅,是否,还能振翅飞舞

 

「破茧成蝶」

 

大和守安定是在审神者的藏书里偶然翻看到这一句的。彼时他初来不久,沉迷于溺在审神者的书房里翻找各种有关新选组,有关冲田总司的书籍。审神者向来不太在意这些,不如说,偌大的书房一直都不曾上锁,众多的藏书也乐于让大家翻看。安定曾问过审神者,年轻的男子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着说,这里的大家都有着各自的故事,也都有着放下或放不下的结,无论是想怀念一下从前,还是想给自己找些其他的乐趣,书房总是个不错的选择。那时的他有些懵懂的眨了眨眼睛,不是很理解审神者说的话。不过在之后的日子里,他倒是认真体会了一把审神者所谓“不错的选择”。确实是不错,他想,尽管数百年过去,流传下来的记载少之又少,但他依然可以从中窥知一星半点那些刻进他骨血的人和事。

 

「幼虫破茧,展露双翅,而后向着天空以最美的姿态飞舞。」

 

大和守安定在随手抽出的一本册子上看到了这样的描写。加州清光被安排去了远征,尚未回来。他便同往常一样,没有出阵和内番安排时,就喜欢钻进这里,史书、绘本或是各种册子,看得不亦乐乎。大和守安定其实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般健谈,尽管他并不是很难相处,但他确实不善于同其他人打交道,熟稔地谈天说地,尤其是加州清光不在的时候。

安定坐在书房的一角,湛蓝的眼睛看着册子上的插图。灿烂的花丛上方,火红的蝶映着晴空,妖冶又美丽。他忽然想起那正在远征的人,也如这火红的蝶般,艳丽又高傲。

大和守安定从以前就觉得加州清光很好看。特别是那双眼睛,通透、澄澈,却又如同最纯净的玛瑙石般,红得摄人心魄。他曾趁着加州清光睡着时偷偷亲吻那双他觉得这世上最好看的眼睛,结果却不小心弄醒了对方。加州清光睡意朦胧的揉着眼睛问他做什么时,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扯谎说想看看付丧神的眼睛有没有温度。之后他便被明知道他在睁眼说瞎话但就不说破的加州清光亲了回来,末了还被挑衅似的说了一句,“我也想知道安定的眼睛有没有温度。”

他忽然笑起来,那时候的事现在想来倒真有些不怎么好意思。那天晚上他们不服气的亲来亲去,最后干脆抱在一起在被褥上滚作一团。结果,自然是吵醒了浅眠的冲田总司,被教训了一顿后一手一个按进被窝里睡觉去了。

大和守安定从没有当面说过加州清光漂亮。从他第一次见到加州清光开始,那人便一口一个可爱可爱的,他敢肯定,比起被称赞为美丽,加州清光绝对更希望被夸奖为可爱。可他就是固执的认为清光很漂亮,很美。很久以前,他便见过加州清光刚从战场回来的样子,散着长发,披着羽织,残损的指尖握着冰冷的利刃,身上浸染着不知是谁的殷红,满身肃杀,宝石般的双眸冷漠得没有一丝温度,绝美却又危险至极。

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吧,他想,从那时起,那抹红色的身影再也无法从他的眼睛里离开。

 

「破茧的蝶,若在振翅的瞬间便陨落向大地,是否还能回身飞舞出生命的韵律?」

 

手指翻过书页,黑色的字迹清晰的出现在视野内,大和守安定猛然感觉到内心一阵酸涩。火红的蝶还未来得及振翅高飞,便匆匆陨落向满是尘埃的大地。他的手指划过那折断双翅的蝶,原本的赤红似乎也开始褪色,在他眼前渐渐模糊。

也许不该把清光同蝶这种生物相提并论的,大和守安定仰起头,试图将即将漫出的泪水逼回眼眶。还真是该死的相像啊。他想起他最后一次见到加州清光,那是炎热的盛夏,少年一边抱怨着层层的护甲繁琐闷热,一边小心涂抹着指尖的嫣红。

大和守安定捂住眼睛,不愿再想下去。那是他一辈子都不愿再回想起来的过去,尽管身为刀剑男士的他为了守护历史不得不面对既定的史实,但他依旧想要将那些统统埋进心底,再也不翻看。他觉得自己很矛盾,明明不愿回忆,却又忍不住会在审神者的藏书里寻找蛛丝马迹。冰冷的文字读起来反而会让他稍微平静,他可以一遍又一遍摩挲那些没有温度的纸张,却无论如何不愿回忆起那些深深埋葬的痛彻心扉的回忆。

赤色的少年从他眼中消失,宛若册子中火红的蝶,在本该振翅高飞之际,陨落向布满尘埃的大地,他甚至连告别的机会都不曾拥有。

 

“安定,你果然在这里。”加州清光推开门,便看到大和守安定缩在角落里,手臂遮住眼睛,脚边散落着一本带有插图的册子。

“.…..清光……”大和守安定听到声音放下挡住眼睛的手,转过头,一双湛蓝的眼睛里还氤氲着些许水汽。

“这次又在看些什么啊?”

加州清光在他身边坐下,随手拿过他掉在地上的那本册子。大和守安定偏着脑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刚结束远征的少年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高跟的靴子上还沾着些不明显的尘土。他忽然想起册子上那陨落的蝶,不自觉地,他伸手扯住少年的衣角。加州清光回过头,赤色琉璃般的眼睛不解地望向他。

“安定,你没事吧?”

他听出少年语气中的担忧,摇了摇头垂下眼帘,攥着少年衣角的手指却渐渐收紧。本丸的生活并不能让他彻底安心,尽管这抹赤红再次出现在他的眼睛里,他仍然会偶尔感觉到不安。作为刀剑男士被唤醒的他们,究竟能维持这样的现状多久呢?如果时间溯行军被全部消灭的话,他们该何去何从?他又能留住这抹亮丽的赤红多久呢?这些一直以来被刻意回避的疑问与惶恐借由册子上火红的蝶喷涌而出,他无法思考,无法回答,只能紧紧拽着身边人的衣角,告诉自己,他还在这里。

“喂安定,你……”

“.…..破茧的蝶,若在振翅的瞬间便陨落向大地……”

好半天,大和守安定总算缓缓开口,声音很低,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加州清光听他念着册子上的句子,盯着他垂下去的脑袋看了一会儿,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他勾起嘴角,腾出一只手干脆利落地给了眼前人一个爆栗,接着揉乱他本就不怎么服帖的头发。

“你是笨蛋吗?”他的另一只手拿着那本册子在大和守安定眼前晃了晃,“这种东西也能消沉这么久……”

“清光你干什么?”大和守安定拍开他的手,捂着脑袋瞪着他,“很疼啊……”

加州清光笑起来,他凑近忿忿嘟囔着的少年,染着爪红的手覆上他的双眼。大和守安定下意识的闭上眼睛,遮住他双眼的手很快离开,取而代之的是少年柔软的唇,温柔轻软地吻上他的双眸。

“我想知道安定眼睛的温度呢!”

大和守安定再度睁开眼睛时,加州清光这样说。他的眼睛里染上笑意,唇边小巧的虎齿若隐若现。

“.…..结果呢?”

“唔,还不错……”

 

门外,夕阳落下最后一丝余晖,天色愈加昏暗,庭院里已经燃起灯火。

“该回去了,安定。”

加州清光伸了个懒腰,随即站起身,伸手拉起还坐在地上的大和守安定。

“蝶的陨落啊……”他忽然开口,略微思索了一下,歪着脑袋笑着说,“我是不知道陨落的蝶还能不能再度高飞,但至少,它已经看到了这个世界,不是未曾振翅,而是陨落在振翅高飞的路上,虽然很短暂,但是啊,在最美的时候落幕,也很好不是吗?”

“.…..在最美的时候落幕……”大和守安定喃喃重复着,忽而抬起头,“也对呢……”

他眉眼弯弯,湛蓝的眼睛里倒映出少年的身影,一如很多年前的那一天,赤瞳的少年朝他伸出手,笑着说,

“我是加州清光,请多指教咯!”

 

——END——

评论 ( 6 )
热度 ( 65 )
  1. 渃煖蒂兰の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

© 蒂兰の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