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兰の夏天

动かねば 暗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

【雷卡】你和太阳一起死去的那天

《你和太阳一起死去的那天》

 

cp:雷卡

文:蒂兰の夏天

BGM:君と太阳が死んだ日

 

一篇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的东西……OOC预警,玻璃渣预警,BUG有

前方再次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00-

“恭喜参赛者卡米尔成为本届凹凸大赛的获胜者。”

“那么,亲爱的参赛者,你的愿望是什么?”

 

-01-

卡米尔做了一个梦。

梦里,雷狮死了,在那场残酷的比赛中,在迷宫星,与其他还没有拿到足够分数的参赛者一起,死在了迷宫星的爆炸中。

 

-02-

卡米尔从梦中惊醒时,天色还早。他抹了把额头渗出的冷汗缓慢地坐起身,转头望向舷窗。窗外仍是一片昏暗,他甚至能隐约看到沉沉天幕上点缀的星光。

“呼……”

他小声地舒了口气,心脏依旧在剧烈地跳动着,仿佛还未从梦中醒来般,让他没来由的感到慌乱和烦躁。

真不是个好梦,卡米尔想。他曲起双腿,将脑袋搁在膝盖上,梦里的一切真实得令人害怕。他亲眼看着雷狮带着从未有过的一身狼狈同那不知名的怪物交战,看着从来都立于顶端的人被当做玩物般揉捏伤害,他浑身颤抖,不知是难过、愤怒亦或是其他什么缘由,但他无能为力。他试图回到迷宫星的赛场,却遭到裁判长丹尼尔的拒绝。他从未这般痛恨过自己对于雷狮的顺从,他本应在他身边,即使多他一个也不是那怪物的对手,但他也决不能离开。大哥的背后,本该是他拼死守护的位置。

 

“拿够了分数就先出去。”

梦里,雷狮这样对他说,甚至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我还不需要你的牺牲,”他说,空出的左手揉上他的脑袋,“所以,在这之前,抓住一切机会活下去,卡米尔。”

“我知道了,大哥。”他扯了扯自己的围巾,微微抬起头,“大哥,小心点。”

“嗯。”

他看着雷狮的身影越走越远,向着和自己截然不同的方向,按下终端上离开迷宫星的确认按钮。

“我在休息区等您。”

 

-03-

卡米尔赤着脚踩在地板上,打开房门。好不容易从让人窒息的梦境中平静下来,他忽然很想见雷狮,毫无理由的,非常想。

 

-04-

羚角号这次的停靠地点选在了一个僻静的港湾。因为补给需要,他们驻足在这个不知名的星球。经过这个港湾时正值黄昏,海水在夕阳下闪着耀眼的金色光芒,偶尔几只海鸥飞过,使得寂静的海岸鲜活起来。尽管这里距离最近的镇子有些远,但海盗的直觉告诉雷狮,这里夜晚的星空会很好看,于是海盗头子大手一挥,便在这里落了脚。

事实上正如雷狮所说,这里的星空的确很美。

 

今晚轮到雷狮守夜。卡米尔踏上瞭望台的时候,横行宇宙的海盗先生正拎着啤酒斜倚着围栏,透过早已打开的天窗,将闪耀的星空纳入眼底。

“大哥。”他站在雷狮身后不远处轻轻开口。

“卡米尔啊……”雷狮没有回头,他晃了晃手中的啤酒罐,仰头灌下一口辛辣的液体。

卡米尔沉默着走到雷狮身侧,下意识的想要伸手扯一下围巾,却发现穿着睡衣就跑出来的自己脖子上根本没有带围巾。他放下手,偏头看了看雷狮,又随着他的目光望向深沉的夜空。

“天还没亮,你可以再睡会儿。”

雷狮说完看了他一眼,注意到他的睡衣和连拖鞋都没穿便踩在地上的脚,微微皱了皱眉。

那场大赛结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雷狮是在比赛结束后不久就察觉到卡米尔的异常。少年经常从不知名的噩梦中惊醒,然后迅速朝他在的方向靠近。甚至白日里,卡米尔也会以各种理由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他倒是不讨厌卡米尔这样的靠近,但总觉得不太安心。他记得卡米尔第一次从梦中惊醒时,惨白着一张脸闯进他的房间,掀开被子扑进他怀里,拽着他的睡衣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他的睡意被少年突然的动作驱散,顺势环住他的身体安抚地拍着他的后背。那一晚卡米尔最终也什么都没有说。雷狮不想逼问他,即使是现在也一样,卡米尔想说时自然会说,没有逼迫的必要,他这样对自己说。

 

“睡不着吗?”

半晌,雷狮问道。他抬起手揉了揉弟弟的脑袋,随即环过他的肩膀将他圈到身前,下巴搁在少年柔软的发顶。

既然他需要一个能让自己安心的地方,那自己这里便随时为他敞开。

 

-05-

黎明前的黑暗总是倍加难捱。

卡米尔不露痕迹地朝雷狮怀里挪了挪。星光褪去了夜色深沉时的闪耀,在尚未放亮的天光下若隐若现。他眨了眨还有些困倦的眸子,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却什么都没有说。梦里的那些事他不想也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跟雷狮讲。他们是从那场比赛中死里逃生的,如同梦中看到的那般,他在迷宫星先雷狮一步凑够了分数。雷狮在不久后脱出,带着罕见的伤痕和周身还未平息的狂雷。很显然,他碰上了不怎么好对付的对手。卡米尔从没问过雷狮那时的对手的事,他只觉得,他的大哥赢了便足够了,至于其他人,在这场比赛中全都是敌人。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卡米尔想不通。也许是那时雷狮伤的确实重了些,但那似乎还不至于成为他的心病,毕竟他的大哥现在好端端地在他眼前。

他转过身,将脸埋在雷狮胸口。兄长平稳的心跳声是最能安抚他的良药。他暗自舒了口气,不愿再去想梦里的事。哪怕是再可怕的事,他想,只要大哥还在这里,就都不是问题。

“卡米尔,”雷狮的声音忽然从上方传来,带着显而易见的调笑,“你现在真是越来越会撒娇了。”

他没出声,只暗自将脸埋得更深,留下不知什么时候悄然泛红的耳尖。

察觉出怀中人的小动作,雷狮笑起来。他在卡米尔的脑袋上一通乱揉,将他柔顺的发丝揉得不成样子,这才满意地收回手,就着少年的姿势将他抱起。

“天快亮了。”他抱着少年走下瞭望台,忽然又补上一句,“下次记得好好穿鞋。”

“嗯……”

卡米尔趴在雷狮肩头小声应着。目光所及之处,天光渐渐亮起,太阳从海平面缓缓升起,沉寂了一夜的海面再次布满耀眼的金光。

“太阳出来了……”

他望着海面低声说,忽然伸手紧紧圈住雷狮的脖颈。

八岁时,他遇到了生命中最亮的光芒,现在,他想要不惜一切抓住这束照亮他生命的光芒。

 

-06-

卡米尔醒来时天还没亮。他四下里看了看,意识到这里是羚角号上雷狮的房间。

“大哥?”他揉了揉额角坐起身,试探性的叫了一声。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他自己的声音不断回响。

卡米尔在床上愣了一会儿,有些僵硬的转头看向床边。小桌上放着没喝完的水和翻倒的药瓶,白色的药片散落着桌面上。他盯着那些药片看了好一会儿,像是终于反应过来般,动作缓慢的起身穿好拖鞋,拿过床头的围巾系在颈间,打开门朝外走去。

 

“大哥?”

卡米尔走进驾驶室时,这里依旧空无一人。羚角号正按照设定好的自动巡航系统在宇宙中航行,电子屏幕上不断显示出当前的坐标信息。他看了一眼羚角号的行进方向,伸手扯了扯颈间的围巾。双眸微垂时,他忽然意识到,自己颈间系着的早已不是那条赤红色的围巾。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白色的,两端带着闪电符号中间印着金色星星的围巾,或许应该称之为头巾。

卡米尔咬着下唇,微微闭了闭双眼,转身朝瞭望台走去。

是啊,我差点忘了,大哥,已经不在了……

 

-07-

黎明前的黑暗,依旧那般难捱。

卡米尔站在羚角号的瞭望台上,手上拿着从前雷狮喜欢的罐装啤酒。他拉开拉环,学着雷狮的样子仰头灌下一口,却被呛得忍不住咳嗽起来。还余下大半的啤酒被他随手丢在一边,他抹了把嘴角沾上的液体,自言自语般说着,“这么难喝的东西真亏大哥能面不改色的喝下去还那么喜欢。”

他趴在瞭望台的围栏上,隔着舷窗看着自己模糊不清的倒影。好半天,他低下头,将半张脸挡在围巾下,沉默着走下瞭望台。

 

-08-

卡米尔清楚的记得,雷狮葬身在赛场的那天。他想,自己这辈子最大的错误,莫过于听从雷狮的话提前离开迷宫星的赛场。

他清楚的记得,他从休息区的显示屏里看到本不该出现的怪物在迷宫星出现,而他发誓用尽一生追随的人在这场混战中狼狈的落于下风。他压抑着内心的愤怒和恐惧,一遍又一遍申请重回赛场,甚至试图利用无定之躯打破休息区的束缚,最终却都无功而返。炸毁迷宫星的指令发出时,他感到浑身发冷。屏幕中,雷狮还在挣扎着反击,他颤抖着走近,倒计时归零时,他绝望地伸出手,试图抓住那抹照亮他生命的光,可最终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人同其他尚未脱出的参赛者一起,葬身在迷宫星的爆炸中。他就那样沉默着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湛蓝的双眼依旧紧盯着屏幕,尽管那里已是一片漆黑。

“参赛者雷狮回收成功。”

终端里冷漠的机械声传来时,他的世界,雷狮亲手为他搭建的世界,小到除了雷狮再也容不下其他人的世界,轰然坍塌。

 

-09-

无定之躯的失控完全在意料之内。不如说,是卡米尔的有意为之。他作为底牌隐藏实力是雷狮的指示,而如今,已然没有这个必要。当他踩着其他参赛者的尸体和血迹走到创世神面前时,那双曾经湛蓝如洗的眸子早已一片混沌。

“恭喜参赛者卡米尔成为本届凹凸大赛的获胜者。”

“那么,亲爱的参赛者,你的愿望是什么?”

“愿望……”他重复着这两个字,声音有些沙哑,“不知道……”

“那你是为了什么赢得比赛呢?”

“不知道…….”

他的双眼一片空洞。良久,他微微低下头,似乎是思索了一下,缓缓开口。

“大哥,希望我活下去……”

“那么你的愿望呢?创世神可以实现胜利者的愿望。”

“胜利者的愿望……”

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他忽然笑起来,早已失去光彩的双眼带着浓重的嘲讽看向创世神的方向。

“那……”

他开口,微微歪了歪脑袋,努力做出一副深陷绝望的人拼命抓住最后一点希望的模样。

“你可以把大哥还给我吗……”

 

-10-

卡米尔回到房间时,时钟显示凌晨四点。他看了看窗外,将自己蜷缩回床上。

“凌晨四点,也许太阳该升起了。”

他缓缓阖上双眼,太阳升不升起与他何干,他的世界早已是一片残垣断壁,再照不进一缕阳光。

话说回来,当时到底说了什么愿望呢?再次睡着前,他忽然想。不过也没关系,愿望什么的,全都无所谓了,反正失去的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11-

“你能把大哥还给我吗?”

“.…..”

“那么,就让那七位神使还有裁判长丹尼尔,给大哥陪葬吧。”

 

-尾声-

卡米尔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们从凹凸大赛里活了下来,依旧是横向霸道的宇宙海盗。他依旧是海盗团的军师,站在雷狮身后一步的位置。嚣张跋扈的海盗头子一如记忆里那般放荡不羁,追寻着征服宇宙的梦想。他们依旧会为了买酒还是买蛋糕而争执,也依旧如同最开始那样继续着他们的旅程。他会坐在雷狮身边陪他在瞭望台看星星,他的大哥也会向小时候那样揉乱他的头发,他甚至可以在做了不好的梦之后扑进大哥的怀里要求安慰……

是个不错的梦呢……

睡梦中的少年喃喃自语,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发丝掩盖下的眼角闪过不易察觉的点点水光……

 

 

——END——

 

碎碎念:

其实就是一个梦中梦的故事,到底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呢?

这里蒂兰,拖了很久终于把党费交了,抱紧各位太太的大腿…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米娜桑,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比心心~~


评论 ( 6 )
热度 ( 58 )

© 蒂兰の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