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兰の夏天

感谢来访(•͈˽•͈)
这里蒂兰兰~一只坏掉的咸鱼(›´ω`‹ )
微博@蒂兰-如果我是冰淇淋
米优不拆不逆
沉迷冲田组
原耽相关cp产出全部放在小号@一只拂尘
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清安】咫尺

《咫尺》

 

CP:清安

文:蒂兰の夏天

 

放了很久的东西,已经不知道最初想怎么表达了,就这样草草收尾了……

私设,刀剑男士出阵时处在历史中的人们是看不到他们的,同样也看不到时间溯行军。他们的行动可能会对历史造成干涉,但那个时代的人们看不到。

OOC有,BUG有,不知所云有

前方再次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00-

“明白了吗,这就是现在的我们和那个人的距离,看得到,甚至伸手就可以触摸,但却是绝对不能触碰的禁忌……”

“.…..那清光呢?”

“我吗……”

“清光有多远……”

“我就在这里……”

 

-01-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可以有多远?又可以有多近?

 

大和守安定开始在意起这个问题是在他初到本丸不久的时候。

他原以为他将守着旧时那些回忆一直一直沉睡下去,如同整个世界都与己无关那般,不曾想,却在黑暗中被一束光芒唤醒。从深眠中恢复意识时他看到了那微弱的似乎马上就会熄灭的光,甚至听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呼唤。他有一瞬间的失神,只因那声音太过熟悉也太过怀念。他在一片黑暗中闭着眼睛轻轻笑了笑,感叹着自己真是睡了太久,竟然都出现了幻觉。那声音的主人分明早就已经消失了,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自顾自地从他的世界中消失得一干二净。

大和守安定偏过头避开透着光芒的方向,紧闭的双眼不曾睁开。醒来又有什么意义呢?他想,不过还是独自一人罢了,那不如就这样睡下去吧,至少睡着了,还可以回到那些清醒时再也回不去的时光。

 

再次醒来时,已不知过去多久。大和守安定只觉得那扰人的光芒愈发明亮,生生将他从足以令人沉迷的梦境中拉扯出来。他有些不耐的睁开双眼,朝着那光芒处望去。那里比之前更加耀眼,像是要侵吞周围的黑暗一般,向着他的方向逐渐蔓延。不知是不是那光亮太过刺眼,大和守安定感觉到似乎有泪水顺着眼角落下。他抬手擦拭了几下,眼眶却依旧酸涩。

“安定……”

轻软的呼唤不经意间传来,大和守安定倏地停下动作,下意识地抬起头。曾以为是幻觉的声音不知何时竟如此清晰,一字一字落在耳边,他方才止住的泪水便就随着这声音轻易地再次决堤。恍惚中,他似乎看到那大盛的光芒中仿佛有什么人在。水汽氤氲在眼前,他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却毫不犹豫地抓住了那人伸向自己的手,紧紧握住那熟悉的触感,恍若这漫长的沉睡只是一场梦,那染着嫣红的指尖一刻也不曾走远。

 

-02-

大和守安定不喜欢夏天,甚至到了称得上厌恶的地步。闷热压抑的盛夏在他沉浸在对主人的憧憬和与同伴的朝夕相伴时悄无声息地夺走了他眼中最耀眼的那抹红,自此,他再分辨不出何为赤何为红,那成为了一场溢满着血色的噩梦。而仅仅四年之后,依旧是烦闷的夏夜,彻夜的蝉鸣与恼人的闷热中,他生命中的全部色彩化作泡影,彻底离他而去。

 

意识渐渐清晰时,大和守安定听到了惹人厌烦的蝉鸣。他皱着眉头半睁开双眼,猛然发现自己已不再身处黑暗。

“好慢啊安定!”

他在愣怔中听到了带着一丝慵懒的抱怨。定睛望去,不远处,少年的身影挡去了门外的大半日光。他站在那里,披着黑底金边的洋装,颈间系着赤色的围巾,脸颊上带着奔跑过后的红晕,金色的耳饰微微晃动。少年弯起嘴角,他惊觉原来那些他以为会随着沉睡一起埋葬的记忆竟一刻也不曾模糊。他看着少年的眉眼,甚至能清楚地记得他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唇边尖锐的虎齿。

“终于来了啊……”

他听到少年这么说。一时间,心里各种滋味翻涌交杂,他缓缓握住刀柄,深吸了一口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刀向门边的少年斩去。

“喂喂,这算什么?见面礼?”

少年轻巧地躲过他的攻击,随即抽出刀挡住他的攻势。

“闭嘴。”他咬着牙,一双海蓝色的眸子死死瞪着眼前的少年,“随随便便不告而别的家伙没资格说。”

“啊是吗……”

少年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他看准这一时机将自己练得最为纯熟的三段突朝少年招呼过去,毫不意外的被挡了下来。

“那还真是对不起啊……”少年调笑一般的说着,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见停顿,同样的招式迎面而来,连同他带着笑意的声音,“不过安定你也让我等了很久啊,彼此彼此。”

 

-03-

大和守安定大概是本丸唯一一个到来的当天就能把本丸搞得鸡犬不宁的。那天他和加州清光从锻刀室一路打到手合场,踢翻了正在给香草浇水的压切长谷部的水壶,扯掉了歌仙兼定洗干净晾好的被单,还把五虎退的小老虎们惊得四处乱窜。本丸里意欲劝架的刀剑男士们被像是商量好一般的长曾弥虎彻、堀川国广以及和泉守兼定纷纷拦下,而向来好事的几位则兴致勃勃地在一旁打赌猜测他们的初始刀能不能拿下这位一来就用真刀招呼的新人君。

 

手合场重归平静时,距离大和守安定到来已经过去了好一会儿。他微微喘着气站在手合场正中央,手中刀刃已回鞘,一双湛蓝的眸子却仍是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加州清光。

“果然,还是像照镜子那样啊……”

加州清光收回刀,状似疲惫的伸了个懒腰,朝着大和守安定笑眯眯地弯起嘴角,“我说安定,我才刚刚结束远征啊,你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大和守安定不答话,只定定地望着他。加州清光见他好半天都没反应,凑过来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安定?”

大和守安定看着他那双赤色玛瑙般的眸子,忽然抓住他在眼前晃来晃去的手,靠过去一头埋在他肩上。

“安定?”

加州清光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僵硬着站在原地任他靠着。

“清光……”良久,大和守安定才开口,声音带着掩饰不了的颤抖和不可置信,加州清光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揉上他柔软的发尾。

“嗯……”

“清光……”

“我在……”

“我把你的金平糖吃了……”

“嗯……”

“我把你的爪红丢了……”

“嗯……”

“……骗你的……”

“嗯……”

“清光……”

“我在这里……”

“太好了……”

“嗯……”

 

-04-

接到出阵池田屋的命令时,距离大和守安定来到本丸已经有一段时日了,本丸也已随着四时流转进入深秋,庭院里落满了火红的枫叶。

出发前,大和守安定有些担忧的看了看身旁的加州清光,少年神色如常,没有一丝即将踏上自己殒命之处的惊惶与不安,此时正着手摆弄着庭院里传送装置的坐标。大和守安定心下略微松了口气,收回试图拉扯加州清光衣角的手,站在他身边一同没入耀眼的光芒中。

出发前便从审神者那里得知,这次入侵池田屋的时间溯行军并不太难对付,加之一同来的几振短刀又很是擅长这类狭窄的室内战,不多时便完成了预定的任务。

大和守安定站在二楼尽头那间狭小的隔间前,缓缓地将手中闪着寒光的利刃收好。池田屋的骚动还在继续,新撰组和长州藩士的厮杀早已将隔间的纸门损毁殆尽。大和守安定抹了把额上的汗水,转身准备下楼时,不经意间一瞥,正看到隔间里持刀相对的身影。束着马尾身披羽织的青年嘴角衣襟都沾染着血迹,勉力支撑着身体将手中已出现残损之态的利刃刺入眼前的长州藩士心口。他的双眼猛地瞪大,像是要抓住什么般伸出手,脚下却如同灌了铅一般,挪不动一步。

“冲……冲田君……”

颤抖的声音自口中发出,他试图抬起脚步向那人身边而去,却冷不防被什么人抓住了手腕。

“安定……”

大和守安定回过头,加州清光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身边,染着爪红的手正牢牢拽住他的左手。

“不能过去。”他轻轻摇了摇头,低声开口,“那是绝对不能跨越的禁忌。”

大和守安定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只盯着眼前这双漂亮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又缓缓转头望向仍在隔间内缠斗的身影。

“冲田君……”他喃喃念着,目光流转间,又落在青年身旁那个同样披着羽织的少年身上,“清光……”

“.…..”加州清光没有出声,只默默地抓紧了大和守安定的左手,他知道那声“清光”叫的是谁,那不是对现在的自己,而是对这个时代的加州清光的呼唤。

“铛……”

金属坠地的声音在一片嘈杂中意外的清脆,大和守安定的身体猛地颤抖起来。隔间内的少年颈间涌出赤红的液体,血从他指缝中溢出,很快染尽了围巾,浸透了羽织,连胸前那枚纯白的羽织纽也早已一片血红。

“清……”他脱口而出的惊呼被一双手拦住。加州清光微凉的手覆上他的双眼,另一只手则紧紧拽着他的衣袖。

“别看……”他听到耳边传来极低的声音,“一点都不可爱……”

“清光……”他握住加州清光捂住自己眼睛的手,那只手冰凉的不似往常,他甚至能感觉到少年在微微发抖。

“清光,疼吗?”他忽然问道,少年遮住他双眼的手狠狠地颤抖了一下,接着他的肩头便传来重量。少年将脸埋在他肩上,很久,才缓缓开口。

“疼……”他的声音沙哑,全不若平日里的清亮,“很疼……还很害怕。”

大和守安定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落在他的肩头,耳边少年低哑的声音还在缓缓说着,“再也见不到了什么的,很害怕,很害怕……”

“清光,”他吸了吸鼻子,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努力憋回去,“回去吧。”

“嗯……”

 

-05-

是夜,大和守安定独自坐在本丸的屋顶,望着一轮明月出神。不远处的树下,传来短刀们的嬉闹声。他望着深邃的夜空,想起加州清光的话,“那是绝对不能跨越的禁忌”。那就是现在的自己和他们的距离吗?他想,守护着他们的历史,守护着他们的荣耀与悲伤,却再无法踏足一步,只能看着历史的车轮缓缓前进,看着他们走向无可更改的既定未来。

“有点,不太好的感觉呢……”他自言自语般说着,两手撑在身侧,朝着夜空闭上双眼,将那些酸涩的心绪慢慢压下。

“果然,在这里呢。”

加州清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大和守安定回过身看向他。少年一身平日里的装束,在他身边坐下,耳边金色的坠子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

“跟主上汇报完了吗?”

“嗯,完了。”少年惬意地伸着懒腰,甚至有些散漫地打了个哈欠,“你在这里想什么?”

“呐,清光,”大和守安定犹豫了一会儿,微微垂着眼睛开口,“我们和冲田君……”

“安定,”加州清光打断他的话,赤色的眼睛看向不远处落满枫叶的庭院,“今天在池田屋……”他顿了顿,像是说给身旁人,又像是说给自己般开口,“那就是现在的我们和那个人的距离,看得到,甚至伸手就可以触摸,但却是绝对不能触碰的禁忌……”

“我知道,”大和守安定攥紧了自己的衣角,“我知道……”

加州清光偏过头看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最终却什么都没再多说。

“.…..那清光呢?”半晌,大和守安定忽然开口,问得突兀,加州清光却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我吗……”他抬头看向沉沉夜幕,叹息般的接了一句。

“清光有多远……”

大和守安定转过头,湛蓝的眼睛在夜色里璀璨得宛若盛着星河。加州清光笑起来,月色映在他赤色的琉璃瞳里,溢出一片华光。

“我啊,”他说,“我就在这里……”

“真的?”

“真的。”

“太好了……”

“嗯……真好……”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最大的支持~比心心💖💖💖

评论 ( 10 )
热度 ( 75 )

© 蒂兰の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