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米优】记忆深处的你

如果米迦不在了系列第二弹,

Hybrid Child设定,BE向.....

侵删

正文

那可谓是一面明镜,并非机器,亦非人偶,根据主人给予的爱进而成长,你是......Hybrid Child......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优一郎都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发生过,只有每每看到贴身佩戴的吊坠里嵌着的照片,他才能记起那些他曾拼命想要遗忘的事,记起记忆里那个金发蓝眸,会对着他笑得暖如春阳的少年......

 

和米迦尔的初识是在一个寒冬的傍晚。那一年,优一郎八岁,在百夜孤儿院的门外捡到了那个孩子,那时,他还只是个不会说话也不会动的人偶,和所有的人偶一样,只不过看起来要漂亮一些。年幼的优一郎将他带回了孤儿院,安置在自己的小床上。人偶淡金色的发丝摸起来格外柔软,那双眼眸尽管黯淡无光,却有着和晴朗的天空一样的颜色,精致的容颜让优一郎想起了曾在教堂壁画上看到的天使,于是,他对着面前的人偶少年说,“你叫米迦好不好?”被唤作米迦的少年一动不动,当然也不可能作出回答,但优一郎很开心,他抱住小小的少年,米迦米迦地叫个不停......

 

孤儿院的生活对于优一郎来说算不上坏,但也绝对称不上有多好。优一郎并不是很懂得与人交流,尽管这里的孩子们很愿意和优一郎做朋友,可他们之间始终有什么在阻隔着,夜晚的时候优一郎难免会觉得孤单。现在,优一郎有了米迦,尽管他只是个人偶,可优一郎不再孤独,米迦是他的。彼时尚且年幼的优一郎并不知晓这种人偶的独特,他只是将他视作同伴,视为最亲近的存在,每一天每一天地对米迦说着话,将米迦带在身边......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米迦尔花了三年才学会走路,又用了将近一年才开口说话。他学会的第一句话是“小优”,那一天,是优一郎十二岁的生日,少年开心得抱着他又蹦又跳......

 

国中毕业后,优一郎带着米迦尔离开了百夜孤儿院,这时的米迦尔早已与常人无异,出众的外表,温和的性格以及不同一般的聪慧,使得他比起优一郎处事更显得圆滑。优一郎念高中的学费大部分是米迦尔打工赚来的,为此,他们曾激烈地争吵过,优一郎甚至还打了米迦尔一巴掌,只因米迦尔的一句话,“小优,毕竟我不是人类,我们不一样......”米迦尔并没有说完,优一郎的耳光打断了他的话,“米迦是这么认为的吗?八年了,米迦竟然还是这么认为的吗?”他抬头的时候米迦尔清楚地看到那双翡翠般的眼睛里闪烁的水光,“米迦和我有什么不一样的吗?是不是人类有那么重要吗?米迦就是米迦这不就够了吗?呵...说什么我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那米迦呢?八年前我把你带回去的时候你就是我最重要的存在了,我在乎的就只有米迦一个!为什么要说这种话?米迦,要离开了么......”优一郎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却挡不住从指缝滑落的泪水......

“对不起,小优.....”米迦尔顿时慌了,手忙脚乱地想要拂去优一郎的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完,他将优一郎抱在怀里,抚摸着他有些凌乱的黑发,“小优,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并不是要离开,我只有小优一个,怎么舍得离开!小优的意思我都明白的,Hybrid Child,如果没有主人给予的爱,是不会成长的,所以,小优的想法我明白的。可是,小优,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像所有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样,做这个年纪该做的事,我不想你因为没有父母亲人呵护而变得和大家不一样。小优只要每天都开心地笑着就好了,不必为任何事情犯愁......对不起,小优,我不想惹你伤心的......”

“米迦......”优一郎只是拼命地摇着头,任由自己的眼泪蹭在米迦尔的衣服上......

那一晚,他在米迦尔怀里哭了很久。那是他们第一次争吵,大概也是最后一次......最后,优一郎还是妥协了,条件是他会利用周末时间去兼职......

 

高中三年,优一郎过得还算平静。他在学校结交了几个伙伴,虽然某种意义上他觉得那是一帮损友,但总的来说,还不错。每天放学结束部活后,米迦会准备好晚餐等他,偶尔有打工结束得早的时候米迦就会到学校来接他。尽管被柊筱娅他们调侃过不少次,优一郎还是乐在其中......

 

优一郎高中毕业后,他们筹措资金经营了一家小小的花店,过着精打细算的日子。虽然不富裕,但优一郎是很开心的,大概是因为他每时每刻都可以看到米迦吧!他的那些伙伴们去了不同的高校继续求学。假期的时候,他们也会到店里来,他们和米迦尔也算是熟识,米迦尔会在他们来时准备些茶饮和小点心,然后一边侍弄着花草一边看着优一郎和他们打闹,不幸中枪被拉出来调侃的时候,他也是微微笑着护着优一郎不着痕迹地调侃回去......

这样平静的日常使优一郎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小花店的收入足够应付日常的开销,不忙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出去逛个街散个步,碰上祭典的时候还会换上浴衣跑去捞金鱼看烟火。每天晚上米迦尔会读各种故事书给优一郎听,然后两个人面对面地钻进被窝里相拥而眠......米迦尔Hybrid Child的特殊体质使他能够根据外界的温度自动调节体温,对于优一郎来说简直就是一台人形空调,一直以来,他都喜欢抱着米迦尔睡觉,米迦尔也就随他去了......

 

这样宁静又温馨的日常结束在优一郎二十四岁那年。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当米迦尔在那个清晨突然倒下时优一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米迦尔清醒过来时已经清楚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他看着旁边一脸担忧得快要哭出来的优一郎,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即使他再怎么和常人无异,即使优一郎从未将他当做异类看待,他毕竟不是人类,他是Hybrid Child,他的身体是由人工制作的,终有损坏的一天,现在,这一天即将来临......沉默了很久,他还是将实情告诉了优一郎,他从不会对优一郎说谎,也从未学会对优一郎说谎,哪怕是现在这种时候。

优一郎比他想象中的要平静一些,他没有像小时候那样哭闹,只是紧紧地抱着他,那双灵动的翠色眼眸中滑过水光,“米迦,在骗我吧......不可能的吧,骗人的吧,昨天,明明还好好的不是吗?”不自觉地,他的眼泪打湿了米迦尔的衣领......

“小优,别哭......”米迦尔多希望自己真的是在骗他,可事实摆在眼前,他竟连苍白的安慰也说不出口。

“米迦......那个时候,不是说不会离开的吗?”

“小优,我......”

“米迦是骗子,大骗子......”

“嗯......”

“米迦......”

“嗯,我在......”

“米迦......米迦......”优一郎紧紧抱着米迦尔,一遍一遍叫着他的名字,仿佛是在固执地相信着这样做米迦尔就会和以前一样一直都在他身边......

“小优,听我说......”

“我知道的,米迦,”优一郎依旧没有抬头,声音里带着哽咽,“Hybrid Child总有损坏的一天,我知道的,可是我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抱歉,小优......”

“没事的米迦,”优一郎顿了顿,“我会好好的生活下去的,连同米迦的份一起......”

“嗯......”

“所以,米迦要等着我啊!”

“小优?”

“米迦要一直等着我啊,”优一郎抬起头,早已被泪水浸湿的脸上硬是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是个笨蛋嘛,米迦不等着我的话,我会找不到你的啊!”

“小优......”优一郎带着泪水的笑容深深刺激着米迦尔的神经,他小心地抹着优一郎脸上的眼泪,搂着他将脸埋在他肩头,那双阖起来的湛蓝眼眸里已溢满水光,“对不起,小优......”

“约定好了哦米迦,”优一郎的脸上仍旧挂着笑容,任由眼泪止不住地顺着脸颊滑下,“这一次,不可以说话不算数了哟......”

“嗯......”

 

Hybrid Child,既非机器,亦非人偶,没有人知晓损坏后会怎样......

 

米迦尔想,这大概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优一郎说了这种谎言,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神明存在的话,他愿意用任何代价换取优一郎对他的遗忘,只要他能够像普通人一样安稳地走过一生,毕竟有时候留下的才是最痛苦的......

 

米迦尔的身体彻底坏掉,意识完全消失的那一天,从八岁起便不再在除了米迦尔以外的任何人面前哭泣的优一郎抱着他哭得像个孩子。他明白米迦尔对于这样的结果也很难过,所以最后的这段时日,他拼命地忍住不在米迦尔的眼前流泪,可是当那双他最喜欢的眼睛永远地闭上时,优一郎还是忍不住了,他的世界坍塌了,由米迦尔亲手为他搭建的那个小小的世界坍塌了,那个陪伴了他十六年的少年不在了,他的生命中将再不会有一个叫做米迦尔的少年一路相伴......

 

很多年过去,优一郎依旧守着这个不大的花店,独自侍弄着花草,看着门外的街上人来人往。这些年,并不是没有爱慕优一郎的人找上门来,年少时就曾有不少追求优一郎的女孩,只不过他从来都没有答应过。从前是他不愿任何人打扰他和米迦尔宁静的生活,后来则是他的心里已经住进了一个人,从此再容不下第二个人......

 

时光从不曾为任何人停下脚步,已是垂暮之年的优一郎将花店交给早些年收养的孩子打理,自己更多的时候则是静静地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的天空,湛蓝的一片,像极了记忆里他最喜欢的那人的眼睛。他的手上,那枚贴身佩戴的吊坠里小心封存着一张小小的照片,那是他高中毕业那年他们一起拍下的......

 

转眼,又是冬日。优一郎坐在摇椅上,摩挲着手中的吊坠,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无意识地喃喃出声,是记忆里那个多年不曾被提起的名字......

 

“米迦......又是寒冬了,今年,你会出现吗?米迦......”

 

摇椅渐渐停止了晃动,老人阖上的眼角滑过一丝清泪,吊坠里照片上的少年那耀眼的笑容一如很多年前他第一次开口叫出他名字时那样温暖......

评论 ( 7 )
热度 ( 15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