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米优】恋爱中那点儿破事儿 06

CP米优,不虐不BE,清水系无第八字母君

==============================================

06

事实上,和米迦尔睡一张床,而且还半夜滚进人家怀里这件事并没有让优一郎抑郁很久,秉持着“我们小时候也睡在一起过,这只是很久没见的下意识反应”这样的心理,优一郎很快就恢复成原来那个看起来没心没肺,笑起来有点傻乎乎的少年。不过,不久后发生的事却令优一郎又一次抑郁了......

 

众多周知,米迦尔是涩谷第一高中一年级生中的一枚真学霸,而且这枚看似高冷的学霸其实很温柔,平日的相处也表现得很平和,时不时还会露出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再加上金发蓝眸的混血长相,不少女生都心甘情愿、自甘自愿地跪倒在米迦尔的脚下,哦,也许中间还夹杂着个别男孩纸......

优一郎虽然不大赞同那些女生们对于米迦尔的评价,也不大能理解她们的心理,但米迦尔隔三差五就会收到粉红粉红的信封他还是知道的,毕竟米迦尔什么都不会瞒着他。至于那些充满着少女气息的信,米迦尔·高冷学霸·采佩西无比温柔地视而不见对其冷处理了,偶尔有大着胆子当面表白的,米迦尔也一律面带微笑温柔委婉又无比坚决地回绝掉了......对于这些,优一郎虽然不会说什么,但心里难免还是有点点不平衡的,比如为什么米迦总是会收到女生们的情书,自己就从来没收到过呢?虽然也不是想要和女孩子谈恋爱啦,但是这样总觉得不公平啊,自己比米迦差那么多...而且米迦也是,拒绝就拒绝,干嘛还笑得那么好看啊,那些女的肯定就是想看米迦对自己笑才大着胆子跟他表白的......思维逐渐跑偏的优一郎在动用他那不怎么灵光的脑袋勤勤恳恳地思考了一阵子后,突然产生了奇怪的想法,比如他不喜欢米迦对别人笑,尤其是对跟他表白的女生;再比如他也不喜欢跟米迦表白的人,不管是当面的还是偷偷递情书的,都不喜欢。优一郎觉得自己有点奇怪,想起那些跟米迦说着喜欢的人,想起米迦对她们的笑脸,他竟然会莫名其妙产生米迦会被抢走这种简直不可理解的念头......明明理智告诉自己,他和米迦并不是那种关系,他们只是彼此重要的家人,但每次看到这些,他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会不由自主地如临大敌......优一郎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有点魔怔,也许他应该请一天假在家好好睡一觉......

 

这天早上,优一郎一如往常地和米迦尔一起踏进校园,不过,不一样的是,优一郎在自己的鞋柜里发现一张叠得很整齐的信纸,怀着一丝期待,他打开了那张纸,果然,上边写着一行工整娟秀的小字:

一濑君,请在部活结束后到礼堂后边见。

 

这一天,优一郎是亢奋的,但又有些紧张。他并没有告诉米迦尔信纸上写的东西,米迦尔问的时候他只是一脸神秘又兴奋地说是秘密。优一郎很想表现得和平常一样,但他却淡定不下来,他十六年的人生,将要迎来第一次告白,啊,会是什么样的女生呢?优一郎忍不住浮想联翩......虽然他并不打算接受,但一想到之后就可以嘲笑着告诉米迦尔“我拒绝的时候可比你帅多了”之类的话,他就开心得想要跳起来。

优一郎是涩谷第一高中剑道部的成员,剑道部有着严厉的教练,温柔的前辈,漂亮的经理,还有着高强度的训练。但这些在今天的优一郎眼里都不算什么,今天的优一郎似乎精力异常旺盛,平时把他折磨得快要吐出来的训练,今天似乎都不在话下。总算结束部活的优一郎迅速将自己打理干净,怀着激动的心情奔向礼堂的后方......

礼堂后偏僻幽静的地带,这个时间几乎没什么人,优一郎匆匆赶到的时候,那里站着一个小个子女生,栗色的短发,额前稍长的刘海微微挡到了眉眼,夕阳下,优一郎看得不怎么真切,只觉得还挺好看的......

“那个,一濑君?”看到优一郎,栗发的少女小声地问道。

“是我。”

“那,那个,”少女显得很紧张,红着脸低下头,将手中的东西递到优一郎眼前,“这,这个......”

果然是预想中的信封,优一郎没有接过来,正打算摆个酷炫的造型说出准备好的拒绝的话,少女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僵在了原地......

“一,一濑君,请,请帮我将这封信转交给采佩西同学......”红着脸的少女将盛满自己心意的书信塞进优一郎手中,转身就跑了,留下优一郎一个人在风中凌乱......优一郎觉得他听到了自己那颗蠢蠢欲动的少年心碎掉的声音,卧槽你暗恋米迦就自己给他啊,凭什么要本大爷帮你转交啊!!!所以说,你们这些人,最讨厌了......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