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米优】恋爱中那点儿破事儿 07

CP米优,不虐不BE,清水系无第八字母君

==============================================

07

如果说今天的优一郎是异常亢奋的,那么今天的米迦尔就只能说是心不在焉了,偶尔有细心的人还会产生采佩西同学今天是真的很高冷的错觉......

现在,一整天不在状态的米迦尔正坐在学生会办公室里,尽管现在正在进行着学生会每周一次的例会,尽管学生会上至会长下至普通成员全部都在,米迦尔依然安定地走着神,会长说了些什么他完全没听,他满脑子都是早晨优一郎小心翼翼藏起来的那张信纸,虽然优一郎笑眯眯地说那是秘密,但直觉告诉他那不是什么好东西......

努力摆出一张严肃脸的学生会长拉库斯·威鲁特看着他这个例会全程都处于神游状态的优秀副会长,那副装出来的严肃表情终于还是破功了,他扭头看了看仍然一脸面瘫样的另一位副会长,他的同班同学雷涅·西姆,后者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于是,拉库斯只得苦着一张脸以最快的速度结束了会议......然后,他凑到了米迦尔面前,伸手扯了扯对方头顶的呆毛,待米迦尔冷着一张脸看向他的时候,拉库斯露出了窥探到八卦时的迷之微笑......

“什么事?”

“呐,米迦尔,你今天有点心不在焉呢,发生什么事了吗?”拉库斯收回手,把玩着自己脸颊旁边垂下的发丝。

“没什么。”米迦尔依旧不咸不淡地说着,拉库斯现在的表情让他想起了柊筱娅,那个和他的小优同班的思维不怎么正常的少女......

“哎?是么?”拉库斯若有所思地看着米迦尔,“啊,我知道了,米迦尔,你是不是又收到了什么难搞的女人充满爱意的情书?”

情书......米迦尔心里默默重复了一遍,难道......他突然站起身,迅速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转身走出办公室,只小声说了句“也许吧......”

“阿勒?这个反应......”拉库斯看着匆匆离去的米迦尔的背影,“难道收到情书的不是米迦尔?”

“拉库斯,你再不走,我就把你锁在办公室了。”雷涅继续面瘫着一张脸,站在门口看着闪烁着谜之星星的会长大人。

“啊,来了来了,雷涅等等我啦~”

 

米迦尔到达剑道部活动室的时候,部活已经结束了,那里也已经落锁了,他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通常这种时候,优一郎一定会告诉自己一下,可是今天,他从学生会来的路上给优一郎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米迦尔觉得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夕阳隐去最后一抹余晖的时候,米迦尔在礼堂后边看到了把自己团成一个球缩在角落的阴影里的优一郎,他松了口气,跑了大半个校园总算找到了,看样子应该还好。

“小优,你果然在这里啊!”米迦尔气喘吁吁地走到优一郎身旁,靠着墙坐下,“怎么了么?一个人在这种地方......”

“米迦......”优一郎的声音很小,带着微微的颤抖,他抬头看着身边的米迦尔,看着他在渐渐漫上的夜色中柔和起来的淡金发丝,看着他卸去了担忧只留下些许疑惑地澄澈蓝眸,还有因为跑了很多地方微微红润的脸颊,优一郎突然就觉得委屈得想哭,“米迦......”

“小优,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有人欺负你了?”优一郎垂着眼睛咬着嘴唇抖着声音叫他的样子让米迦尔刚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他有些慌乱地摇着优一郎的肩膀。

“这个......”优一郎把之前随手仍在一旁的信封递给米迦尔。

“这是什么?”米迦尔疑惑着接过来,拆开信封,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线只看了前两句,他就明白了。

“小优......”

“......”优一郎低着头没说话,往日里那双总是闪烁着光芒的祖母绿的大眼睛此时也显得有些暗淡......

“......”米迦尔没有再说什么,优一郎现在的样子一点也不是他之前认为的“还好”,而是一点也不好,这样子的优一郎让米迦尔觉得心里有点疼...在米迦尔眼里,优一郎就应该是单纯开朗的少年,他的眼睛里充满着青春期的少年该有的活泼和阳光,哪怕被说是笨蛋,米迦尔也觉得,优一郎就应该那样开心地笑着,与这世上一切的烦恼都毫无干系......

可是现在,眼前的少年显然情绪很低落,看着异常安静的少年,米迦尔没有多想,极其自然地伸出手,将低着头的少年拥进怀里。难得的,优一郎并没有挣扎,只是乖顺地伏在米迦尔怀里,任由米迦尔抱着自己安抚性地拍着自己的后背......

“小优,对不起......”很久,米迦尔才开口。

“为什么要道歉?”优一郎的声音从米迦尔胸前传出,“又不是米迦的错......”

“......”米迦尔只是将他抱得更紧了些,“对不起,小优,对不起......”

“米迦是笨蛋......”

“嗯......”

“大笨蛋......”

“嗯......”

“那些人,一点都不喜欢......”

米迦尔的手顿了顿......

“那些跟米迦说喜欢的人......”

“嗯...”

“还有米迦对着他们笑的人......”

“嗯~”

米迦尔的嘴角渐渐浮出一抹微笑,当然,他怀里的优一郎并没有看到......

优一郎又安静地在米迦尔怀里窝了一会儿,也许是逐渐朦胧的夜色的作用,他缓缓伸出手,回抱住米迦尔,埋头在米迦尔胸前,说出了放在平时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口的话...

“米迦,你以后和女孩子在一起了,是不是我就又见不到你了......”

米迦尔停下安抚优一郎的动作,揉了揉他的黑发,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着恍若誓言一般的语句,

“小优,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我会一直都在!”

“嗯!”

 

次日,优一郎像往常一样在校门口遇到等着他的米迦尔,两人一同走进校园,仿佛前一天那个亢奋有失落的优一郎是幻觉一般。然而,这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早晨,比如优一郎在上午的第一节课上在书桌抽屉里发现了一封信,他嘴角抽搐着拆开,上面的字迹他简直不能更熟悉......于是,涩谷第一高中上午第一节课上课不到十分钟,一声隐含羞恼地怒吼响彻整幢教学楼...

“米迦——!!!”

评论
热度 ( 10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