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米优】等不到的人

如果米迦不在了系列第一弹,

CP米优,BE,之前在贴吧发过,私设有

================================================

我的世界只有你,而你的世界却有那么多人。不过,这样也好,我不在的话,至少你不会寂寞,你会很快忘记我,你会有其他人陪着,你也会,不再需要我了吧!啊啊,果然还是不甘心啊,被你遗忘什么的......可是呢,只要你好好的,哪怕在你身边的不是我,只要你好好的活着,足够了......抱歉啊,我没有来世了,所以,我们不会再见了......再见了,小优......再也不会相见了......

 

百夜优一郎从睡梦中醒来,又是同样的梦,五年来一直重复着的梦,梦里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一片迷雾之中,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模糊到连身形都无法识别,更别说是长相了。那个影子离优一郎很远,很远,他从未开过口,也从不曾靠近,但优一郎就是会莫名的安心,仅仅是因为他在那里,他还在那里.......

 

清晨,洗漱完毕的优一郎换上衬衣长裤,站在镜子前整理着衣领,手无意识地碰到颈间戴着的物什,不自觉地握住,眼神黯了黯。那是两枚戒指,说是戒指,其实不过只是两个金属环罢了,用一条链子穿起来,挂在他的颈间。原本,该是只有一枚才对,那是他八岁那年,那人亲手给他戴上的,虽然事实是他被那人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得没办法才妥协了,但是他不得不承认那时候他心里其实是有点开心的,他知道那戒指有两个,另一个就在那人身上。那枚戒指从那时起便再未被他摘下,一直静静的躺在他胸前,距离心脏很近的位置,至于另一枚,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上,为什么两枚戒指会一起挂在他的颈间,他已不记得了,也许,是不愿记得了吧......

 

二十七岁的百夜优一郎经营着一家花店,花店开在一条偏僻清净的小街上,店门朝着西边,门口总是摆着大片大片的三色堇。优一郎说不清为什么,只是固执地将花店选在了这样一个人流不多的位置,固执地在门前摆上那种看起来清清淡淡的花朵,直到那天,从前的伙伴来这里的时候,柊筱娅看到店门前这大片的三色堇后,临走时在他身旁低低开口,三色堇的花语是思念和等待......

 

战争结束已经十年了。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十年,足够一个咿呀学语的幼儿长成一个懂事的孩童,足够一个叛逆不羁的少年变得成熟自律,十年,足够忘记一个人,也足够刻骨铭心的记住一个人。

 

五年前,优一郎从帝鬼军月鬼组筱娅队辞职,在这里开了花店。他清楚地知道,即使离开帝鬼军,柊家也不会停止对他的监控,但是无所谓,他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顾的愣头小子了,监视就监视吧,反正比起继续待在帝鬼军里,他宁愿一个人在这里摆弄花花草草,而且,他记得的,那家伙其实是很喜欢花草的,他记得在一切发生之前,他说等他长大了,要开一家花店,店里有各种各样的花草,还有他......

 

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不惜一切代价要离开帝鬼军,优一郎不记得,拼了命地去遗忘那段记忆,连带着十年前的那些事,他统统都不愿再记得,他只记得那人喜欢,所以他在这里开了花店,每天精心打理着店里的花草,等待着那人的归来......只是他不知道,他等待的人,不会回来了,一生一世,生生世世,他都不会回来了,他等不到他了,再也等不到他了......

 

柊筱娅时不时会到优一郎的花店来,帮他打理这里的花草。二十六岁的女孩子,不复当年青涩的模样,出落得标致大方,优一郎曾听偶尔一同前来的三宫三叶和早乙女与一提起过,帝鬼军内外追求筱娅的人很多,只是筱娅一直没什么兴趣。君月士方早在十年前就从帝鬼军请辞,这些年杳无音讯,没人知道他怎样了。而早乙女与一和三宫三叶,谁也没想到,这两个人会走到一起去,优一郎离开帝鬼军之前,这两人就已经公开交往,更是在几个月前订了婚,整日里出双入对的,羡煞帝鬼军的一众男女。

 

他们都知道的,筱娅喜欢过优一郎,包括优一郎自己也知道,但老实说,他对筱娅意外的没有这样的感情。他视筱娅为同伴,队友,甚至是家人,但可惜的是,唯独没有这种女孩子想要的喜欢。十年前的时候,筱娅就明白,优一郎的心里其实是有一个人的,只是那个时候他自己不知道罢了,那时候起,筱娅清楚地知道,她和优一郎是走不到一起的,那个人在优一郎心里的位置之重,是没有什么能代替的,可惜的是,那时候的优一郎太过迟钝,以至于等他明白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筱娅是知道的,那些优一郎刻意遗忘的过去,筱娅,还有与一和三叶他们都是记得的,可是没有人会去告诉优一郎这些,毕竟,那些事,十年前的事,五年前的事,对于优一郎,都太过残忍了。

 

十年前......

由于药物作用,百夜优一郎在战场上暴走,筱娅队的其他成员以及一濑红莲均未能阻止优一郎不分敌我的屠杀,月鬼组下令各小队以自保为先远离百夜优一郎,筱娅队反抗无效,被强制带走远离危险区域。那时候,他们亲眼看着那个金发的吸血鬼一步一步靠近暴走的优一郎,承受着阿朱罗丸的攻击,带着满身伤痕走到优一郎身边,费尽力气夺下阿朱罗丸放回刀鞘,将那已经失去意识只知杀戮的怪物拥进怀里,不顾他的挣扎与咆哮,护住怀里的人躲开来自柊暮人所在的帝鬼组的攻击,在第七始祖费里德·巴特利的刻意放纵下带着优一郎远离战场。

 

金发的吸血鬼带着最终昏过去的优一郎一路跌跌撞撞地不知走了多久,吸血鬼的体质虽然比人类强上很多倍,但他身上的伤终究是被鬼咒武器造成的,即便没有完全发动鬼咒,对于吸血鬼来说,也难以愈合。不断地失血导致他的体力迅速流失,将原本抱在怀里的人背在背上,金发的吸血鬼强撑着朝第三始祖克鲁鲁· 采佩西所在的方向走去。

 

不知道多久以后,他终于还是支撑不住了,将优一郎小心地放下,解下披风盖在他身上,他跪在优一郎身旁,身上的衣服早已被鲜血浸染,他大口地喘着气,颤抖的手抚上优一郎的脸颊,湛蓝的双眸里蕴含着满满的温柔却又透着丝丝悲伤,“抱歉啊,小优,擅自把你带到这种地方,但是,没关系哟,小优身体里非人类的那一部分很快就可以去除了哟,小优是人类哟,是完完全全的人类啊!”

 

夜晚的风吹过,金发的吸血鬼无意识地打了个冷颤,他感觉得到生命的流逝,他听得到死神的脚步声,“明天,是小优的生日了吧,小优马上就十七岁了啊,对不起啊小优,十七岁的生日,我还是不能陪你一起过呢!生日快乐啊小优!”渐渐地,眼前开始变得模糊,他依然执着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人,“呐,小优,你知道吗?小优你啊,是我的全部哟!可是小优却那么没自觉啊!”他抚摸着昏睡过去的人的眼角眉梢,“明明我的世界只有你,而你的世界却有那么多人,很过分啊!不过,这样也好,我不在的话,至少你不会寂寞,你会很快忘记我,你会有其他人陪着,你也会,不再需要我了吧!啊啊,果然还是不甘心啊,会被你遗忘什么的......可是呢,只要你好好的,哪怕在你身边的不是我,只要你好好的活着,足够了......抱歉啊,我没有来世了,所以,我们不会再见了......”夜色中,金发的吸血鬼俯身,取下两人的项链,将上边的两枚戒指串在一起,戴在昏睡的人儿颈间,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滑下,轻柔冰凉的带着无限温柔与眷恋的吻印在优一郎的额头,“再见了,小优......再也不会相见了......”

 

第三始祖克鲁鲁·采佩西最终找到的是昏睡着的百夜优一郎和他身旁失去意识的金发吸血鬼。她蹲下来,摸了摸金发吸血鬼的脑袋,似是叹息一般低声开口,“你到最后,竟然愿意相信我,那么有自信我会遵守约定么?你到底对他有多深的执念呢!”她叹了口气,“看在你愿意信我的份上,我会遵守约定......”

 

优一郎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和同组的队员在一起,他们说是在通往桑古奈姆的路上找到自己的,优一郎没有在意那些,他的目光被身边一把银色的长刀所吸引,和阿朱罗丸相似的外形,刀身是银色,带着些金色的刻痕,刀柄上则有着蓝色的纹饰,湛蓝的颜色,像极了那人温柔的双眸......

“这是......”优一郎看着这柄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长刀,问向周围的队友。

“我们也不知道,”筱娅看了看优一郎,“找到你的时候,这个就在你身边,和阿朱罗丸一起。”

优一郎伸手拿起那柄长刀,莫名的熟悉感让他突然觉得想哭,低下头,颈间的物什从衣领滑出,看清那串在一起的两枚戒指时,优一郎全身颤抖,不自觉地握紧它们,温热的液体从眼底涌出,“米......米迦......”

 

优一郎觉得他其实是知道的,米迦尔带着他离开战场,米迦尔在他耳边说的那些话,米迦尔的眼泪,米迦尔的吻,他想,他大概是记得的,可是那时候他却没能醒过来......他听着米迦尔轻轻地说着他是他的全世界,他想说他也是他的全世界,是他明白得太晚,来不及说给他听......他感觉得到米迦尔的亲吻,他想要伸手抱住他,可是他的意识却控制不了身体......他听到米迦尔说再见,再也不见,他想要制止他,却无法开口......也许是因为夜色,也许是因为米迦尔闭上了眼睛,他想,米迦大概是没有看到,他紧闭的眼角溢出的泪水......

 

“优君?”与一看着优一郎的动作,“米迦尔君不是应该在桑古奈姆吗?”

“米迦......”优一郎低着头,“米迦......”

米迦已经不在了......优一郎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出来,仿佛只要不说出来,那人就还在,他就还有机会见到他......

 

最后的那场决战,发生在次年的春天。那场决战以人类的胜利结束,代价是牺牲了改造完全的终结的炽天使,君月士方的妹妹君月未来。

 

那场决战的最后,费里德·巴特利被一濑红莲和柊深夜联手击杀,而筱娅队则与克鲁鲁·采佩西对上。落败的吸血鬼女王平静地站在优一郎他们的面前,眼神扫过好好的挂在优一郎腰上的银色长刀时,嘴角似有一丝笑意。阿朱罗丸指向她的时候,女王只是摆出一副嘲弄的表情,说着不明所以的话,“我和他的约定我遵守了,那个,算是额外赠送吧!百夜优一郎,”她抬头注视着优一郎的双眼,“你,到底还是人类啊!而且,还是个小鬼!”

 

那时候的优一郎曾有过犹豫,对于克鲁鲁·采佩西,他说不出来是不是恨或者仇视,不像是费里德·巴特利,某种意义上说,如果不是克鲁鲁·采佩西,他们不会被抓到桑古奈姆当做家畜,但是,同样的,如果不是克鲁鲁·采佩西,他连再见米迦的机会都没有,尽管现在米迦也不在了......他犹豫的结果是克鲁鲁·采佩西劈手夺过阿朱罗丸,用他们从未见过的眼神注视着手中的利器,温柔的抚过刀身,然后毫不犹豫地刺进自己的胸口......没人听到,消失前的女王无限温柔的呢喃,“久等了,亚瑟......”他们只看到消失了痕迹的吸血鬼女王和躺在地上那把折断了的阿朱罗丸......

 

战后的几年间,柊家早已登上了统治地位,无论怎样说,总算是可以平静过日子了。帝鬼军的任务早已不再是击杀吸血鬼,而是统一整编后开始进行各种需要的建设。优一郎也不例外,虽然没有了阿朱罗丸,但也没什么,毕竟已经不需要上战场了。

 

说起阿朱罗丸,虽然有些遗憾,但优一郎觉得他大概是愿意的,毕竟那时候,阿朱罗丸并非是由外力折断的。对于现在的优一郎,那把银色的长刀还留在身边就好。他知道,那是米迦尔,他的米迦。那把刀,他每每将他带上战场,却从未使用过。虽然有点矫情,但他就是舍不得,舍不得让他再沾上半点血污,他在身边就足矣。

 

优一郎原以为日子会这样平静下去,直到那一天.....

 

战后第五年,由于基础建设已经大体成型,又不需要对抗吸血鬼,鬼咒武器对于统治者就成了威胁。那一年,帝鬼军下令全体成员必须上交随身武器统一销毁。优一郎死死握着那柄银色的长刀不肯交出去,他不明白,这根本不是鬼咒武器为什么也要被销毁,但是没有人听他解释,他们执行的命令是收缴所有帝鬼军成员随身武器,优一郎现在只有这柄长刀,他们自然要收缴。同组的筱娅、与一和三叶的武器都已经被收走,君月则早已上交鬼箱王离开帝鬼军,没有武器的三人对于这场掠夺几乎帮不上忙,优一郎的抵死不交最终惊动了柊家,柊暮人亲自带人来的时候,优一郎仍旧紧握着刀身不肯放手,甚至与负责收缴的人动起手,带着那柄长刀不顾一切地冲出了宿舍。

红莲和深夜闻讯赶来的时候,优一郎正站在帝鬼军的校场和柊暮人对峙。不愿使用手中长刀的优一郎自然敌不过手上握着雷鸣鬼的柊暮人,优一郎很快就被制服,手中的刀也被强行收走。

“还给我,要我说多少次啊,那不是鬼咒武器啊!”优一郎近乎发疯,“阿朱罗丸早就断了,这个不是鬼咒武器,不是的啊!”

可惜的是柊暮人毫不理会他的吼叫,反而是看他如此失态,信手拿起那把长刀,在优一郎眼前晃了晃,“那么,你倒是说说看,这个是什么?”

“请住手,暮人大哥,”被拦在一旁的筱娅不满的看着柊暮人,“这把确实不是鬼咒武器。”

“哦,筱娅啊,”柊暮人看向这边,“不是的话,那是什么呢?百夜优一郎手上有一把鬼咒武器可是资料室明确记录的。”

“那是......”筱娅沉默,阿朱罗丸自行折断是事实,可是只有他们几个知道,连红莲都没见到,鬼咒武器背离主人意志自行损毁,这本来就匪夷所思,说出来也没人信,而且,眼前这把,确实也不能说出来历,不说有没有人信了,说出来也不过是坐实了鬼咒武器的名头,毕竟,某种意义上,这个和鬼咒武器非常相似啊!

“筱娅,你们小队关系不错没什么,但这可是命令,不得违抗的命令。”

“柊暮人,你还给我啊!”优一郎好不容易挣脱了束缚,冲向柊暮人,伸手去夺他手中的刀,却被柊暮人一脚踹到地上。

“还给我!”爬起来的优一郎狠狠瞪着他,柊暮人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手中的雷鸣鬼指向优一郎,“百夜优一郎,原实验体之一,嘛,失败品的话,少一个也无所谓不是吗?”

“请住手,暮人大哥!”

“住手啊!”

“住手没听见啊柊暮人!”

“筱娅,叫你的人安静点。”柊暮人瞟了一眼这边,又看向优一郎,“你这么紧张这个啊,你说,先把这个折断怎么样呢?”

“不要!”优一郎的眼神闪过一丝颤抖,“还给我!”

“哦?”柊暮人看了一眼手中的银色长刀,“雷鸣鬼!”

咆哮的鬼朝着跪在地上的优一郎呼啸而去......

“优桑!”

“优君!”

“笨蛋优!”

“喂,小鬼!”红莲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他和深夜手上现在也没有武器,在场没有人能挡住雷鸣鬼,除非柊暮人良心发现自己停手。

眼看着鬼距离优一郎越来越近,筱娅他们只能干着急,没有鬼咒武器在手,就算他们能冲上去,也只能是白白送死。

柊暮人嘴角挑着嘲讽,看着雷鸣鬼扑向优一郎,忽然感觉左手一空,原本手中那把刀不见了,下一秒,一道银白的光芒挡在了雷鸣鬼和优一郎之间,柊暮人眼神沉了下去,果然,这不是普通的武器。

看到那道光芒的刹那,优一郎睁大了双眼,随即回过神来,“不行,不可以,快回来啊!”

模糊的影子出现在优一郎眼前,白色的披风,淡金的发,右手持着血红的长剑挡在优一郎身前。

“不行的,住手啊,”优一郎伸出手去,却抓不住眼前的身影,“米迦,不可以,快回来啊米迦!”

优一郎看得到他们的死斗,雷鸣鬼被击退的时候,他清楚的看都眼前的身影摇晃了一下......

“米......米迦......”

眼前的身影缓缓转过身,优一郎的眼里映出了那双他最熟悉、最喜欢的湛蓝眸子,他感觉得到,眼前的身影轻轻拥抱着他,耳畔,那熟悉的声音在柔声说着,“小优,对不起......”

“米迦?”优一郎伸出手,却触碰不到他,他感觉到他的头埋在自己肩上蹭了蹭,他伸得出手却无法拥抱他,只能看着他的身影渐渐模糊,渐渐破碎,最终化作点点光芒消失在天际......

“米迦!”优一郎颓然跪坐在地上,“米迦,回来啊!米迦!米迦——”

“那是......”柊深夜看着优一郎跪坐在那里,抬头看着天空,“米迦?那不是......”

“啊,那大概是百夜米迦尔残留的意识了吧!”一濑红莲接过话,“仅凭残留的意识能做到这样大概已经是极限了吧!”

“竟然做到这种地步啊!”柊深夜不置可否的接了句。

“深夜哥哥是傻了吗?”走过来的筱娅直接了当地嘲讽道,“米迦尔桑眼里只有优桑一个人,他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优桑,包括他自己,”筱娅看着优一郎的方向,“不然,他何至于会这样!”

 

总算回过神来的优一郎,抹掉脸上的眼泪,起身朝柊暮人走去,走到他身前,二话不说,一拳打在他脸上,那双翠绿的眼睛在五年后又一次被仇恨覆盖,他抓着柊暮人的衣领,恨声吼着,“米迦,把米迦,还给我!”直到被三宫葵拉开,优一郎仍然在重复着,“把米迦还给我!柊暮人,你把米迦还给我!还给我啊!”看不下去的一濑红莲走到优一郎身前,对着他一耳光打下去,“小鬼,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的米迦尔不是五年前就死了吗?”

闻言,优一郎一愣,随即软了下来,跪在地上,“呐,红莲,”他低声开口,“我以为他们死了,我以为米迦死了,所以才加入帝鬼军,可是结果呢?米迦因为我,又一次消失了!红莲,你知道吗?米迦说他没有来世了,”他抬起头,无神的双眸满是泪水,“他死了就彻底消失了啊!消失了啊!再也见不到了啊!”

优一郎低下头,任由泪水打湿地面,再也见不到了,见不到了啊......

 

两天后,优一郎向一濑红莲递交了辞呈。

 

后来,优一郎在那条僻静的小街上开了一家花店,店门朝西,门前摆放着大片的三色堇......

 

筱娅他们直到优一郎的花店开业几天后才意识到他的反常。优一郎的店店门朝向西边也许还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但他店门前却一直摆放着三色堇。筱娅一开始以为优一郎只是觉得这种花比较好看,直到她发现当她告诉优一郎三色堇的花语后,他依然每天在门前摆着三色堇的时候,她觉得优一郎可能有点不对劲。

 

“说起来,一直没问过,优桑为什么会选择开花店呢?以优桑的性格,实在是想不到呢!”筱娅装作不在意地问道。

“啊,这个啊,”优一郎停下摆弄花草的手,“是啊,为什么来着?”优一郎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大概,因为那家伙喜欢吧!”

“那家伙是......”

“米迦啊!筱娅,你应该也认识的啊!”

“啊,米迦尔桑,”筱娅低着头,神色有些复杂,“优桑,米迦尔桑他......”

“米迦怎么了?”优一郎看向筱娅。

“那,那个,米,米迦尔桑不是......”

“啊,你说那个啊,”优一郎像是突然想起来了,“我跟你说啊筱娅,米迦那个混蛋,居然五年都没有来找过我,等他回来我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顿。”

“优桑?”筱娅睁大了双眼,“你说,米迦尔桑,五年没有来过?”

“是啊是啊,那个混蛋!”

“优桑,你记得五年前发生了什么吗?米迦尔桑为什么不回来?还有,你为什么离开帝鬼军?”筱娅带着一丝不确定试探性地问道。

“啊?筱娅你傻了吗?”优一郎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五年前,米迦带我离开战场,然后克鲁鲁不知道干了什么抑制住了我身上的实验基因,再然后,米迦说找到了变回人类的办法,但是需要时间,后来我就被他们送回来了。”

“果然......”筱娅低低说了句,“那之后呢?你为什么离开帝鬼军?”

“我说,筱娅,你没发烧吧?这种东西你也要问我?我离开帝鬼军当然是因为留在那里也没用了,还不如现在这样呢,多自在!”

“优桑,你......”

“而且啊,筱娅,开花店啊,可是米迦那家伙小时候的梦想哟!”优一郎一脸纯真的笑着,“所以啊,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帮他把花店开起来,呐,筱娅,你说米迦回来的话会不会吓一跳啊?那家伙总是什么都做得很好的样子,被吓一跳的样子一定很好玩吧哈哈!喂,筱娅?”注意到旁边没了声音,优一郎扭头看过去,只见紫发的女孩子匆忙起身,背对着他说了句,“优桑,我还有事,先走了。”就逃也似的匆匆离开了。

“哎?什么啊这都是。”优一郎撇撇嘴,低下头继续摆弄手边的花草。

筱娅出了店门,看着门前大片的三色堇,深褐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水光,西边,是桑古奈姆的方向,三色堇的花语是思念和等待,可是优桑,你可知道,你等待的人再也回不来了......

 

五年来,筱娅、三叶、与一谁都没有在优一郎面前提起过过去那些事,他们默契地避而不谈,听着优一郎时不时地念叨着米迦这混蛋还不回来,既然优一郎选择遗忘,他们自然会尊重他的选择。只是,他们也许并不知道,优一郎并不是选择遗忘,而是他忘不了,忘不了米迦的消失,忘不了米迦再也回不来的事实,于是他选择给自己编造一个谎言,他拼命地告诉自己,那一切都不是真的,米迦会回来,时间久了,连他自己都愿意相信这个自己编造的谎言,就连他梦里的那个影子,其实也不过是他编造出来的罢了......

 

又三年,与一和三叶早已成婚,筱娅最后和鸣海真琴走到了一起......

 

而优一郎,依旧守着他的花店,等待着他要等待的人,等待着那个他永远都等不到的人,等待着那个早已消失在这个世界的叫做百夜米迦尔的人......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