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米优】恋爱中那点儿破事儿 09

CP米优,不虐不BE,清水系无第八字母君

================================================

期末考试的最后结果,尽管米迦尔仍然稳居年级首位,尽管优一郎有认真地参加考试,他俩的平均成绩还是低于了君月和与一,为此优一郎低落了好几天,任凭米迦尔如何安慰他也提不起兴致。筱娅他们对此表示很惊讶,他们和优一郎是国中时期认识的,至今还从来没见到有什么事能让优一郎消沉好几天的。不过,至此期末考试总算是结束了,暑假已经正式来临了。于是,本着愿赌服输的精神以及之前“输的一方请大家出去玩”的约定,一行人在筱娅的软磨硬泡、三叶的沉默不语、优一郎的兴致缺缺以及君月的白眼下浩浩荡荡地进了曾被优一郎嗤之以鼻的游乐园......

 

去游乐园当然是为了玩啊!不过除了自己玩,总还是有些有着别的计划的人存在,比如柊筱娅。筱娅的心思三叶再明白不过,无非就是想看某两只之间那种微妙又有点小暧昧的气氛,当然她也不介意顺手推一把。然而今天,终于将目标们拐进游乐园的筱娅显然并没如愿,尽管四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陪着两个少女疯了一上午,但优一郎的情绪明显还没有调整过来。筱娅头一次有点不明白了,她自己对那个所谓的打赌结果并不在意,因为不管哪一方获胜,她都能把他们弄出来玩,可是优一郎似乎对结果相当在意,尤其是对因为自己导致输掉这一点。要说以前,国中时期优一郎也没少干类似的事,跟别人打赌输了顶多也就是不服气地认输然后再互相放放狠话,转天便又没事人一样了,像这次这样低落好几天实在是少见。难道......筱娅的目光在优一郎和米迦尔之间来回转动,难道是因为米迦尔桑?因为和自己一起输掉的是米迦尔桑,所以才消沉么?筱娅觉得她好像又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而此时的优一郎手上正拿着米迦尔塞过来的棉花糖没什么兴致地偶尔舔一口,米迦尔就站在他旁边,看着这个样子的优一郎有点心累,他大概知道优一郎在想什么,可眼下,优一郎对任何形式的安慰都听不进去,米迦尔不由得有点焦躁,他一点儿都不想看到现在这样的优一郎。无声地叹了口气,米迦尔不经意地四处望了望,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也不管其他几人,拉着优一郎就走......

“米,米迦?去哪里?”完全没跟上他脚步的优一郎差点连棉花糖都给扔了。

“小优等下就知道了。”米迦尔头也不回地拉着优一郎往前走,留下其余的四人在原地一脸懵逼,这突然是要干什么???

 

两人最后在一幢小建筑前停了下来,米迦尔买了票就拽着优一郎进去了,完全不给优一郎反应的时间。直到眼前的光线完全暗下来,周围还时不时地发出诡异的声响,优一郎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地方。

“米,米迦......”优一郎的声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虽然他平时看起来像个笨蛋一样天不怕地不怕的,可是,他其实怕鬼。优一郎觉得这事儿说出来实在是丢人,也就基本没跟人说起过,因此几乎没人知道,除了米迦。此时此刻,优一郎内心是崩溃的,他觉得米迦这混蛋一定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带他来这种地方......

“没事的,小优,我在!”米迦尔握住优一郎的手,带着他往前走,一边说着,“小优现在还是会害怕吗?”

“谁,谁会害怕这些东西啊!我,我只是......啊啊啊啊啊啊啊——”优一郎跟在米迦尔身后,正想反驳他的话,冷不防一抬头,偌大的骷髅出现在眼前,配上那种骨骼摩擦的特殊音效以及阵阵的冷风,顿时惊叫出声,手上的棉花糖已不知去向,那只没被握住的手正紧紧拽着米迦尔的衣服......

米迦尔察觉到优一郎的动作,轻轻笑了一下,然后装作毫无察觉地问道,“小优,怎么了?”

“没,没什么......”优一郎松开米迦尔的衣服,颤颤抖抖地回答,“我,我才不会怕这些东西!鬼,鬼什么的,才,才不会存在......”

“嗯,小优长大了呢!”米迦尔突然回过身,将优一郎推到自己身前,“那剩下的就由小优带着我走好了!”

“等,等下,米,米迦???”优一郎惊愕地回过头,米迦尔正一脸淡定地看着他,“有什么问题吗?小优不是不怕这些了吗?”

“那,那当然......”优一郎底气不足地嘴硬着,僵硬地转过头去,拉着米迦尔犹犹豫豫走着,一边腹诽着米迦绝对故意的,故意的,故意的!一边嘟囔着,“米迦不可以松手哦,要,要好好的跟着我,不然,不然,很,很容易,迷,迷路的......”

“嗯嗯,好~”米迦尔笑着应和着,握住那只微微颤抖的手......

没走几步,优一郎又一次因为眼前突然出现的骷髅吓得尖叫,惊慌失措的他大脑完全当机,干脆闭上眼睛拉着米迦尔胡乱往前走。

“等等,小优!”米迦尔的声音并没有让优一郎停下脚步,不如说他其实根本就没听见米迦尔说了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往前走,想要赶快离开这里.......

走着走着,优一郎突然觉得身后没了动静,他停下脚步,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本握在一起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分开了,一直以为跟在身后的米迦尔已不知所踪。

优一郎慌了,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米迦尔不见了,他四下看了看,周围漆黑一片,根本不知道是走到了哪里。陌生的环境、诡异的声响以及时不时的阴风使得优一郎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他颤抖着声音喊着米迦尔的名字,可是却没人回应。早已六神无主的他慌乱地四处张望,黑暗中那双祖母绿的眸子睁得大大的,生怕有什么东西突然出现......

评论
热度 ( 12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