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米优】Guardian Spirit

米迦灵体设定,

CP:米优,

意义不明向,

================================================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我想,我的前世一定有着太多的执念,今生我们才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我是一个灵体,准确来说,是一个守护灵。都说灵体是由不愿转生的执念幻化而成的,那么我前世的执念一定非常深吧!我不记得前世的那些事,也不记得我在这世间飘荡了多久,直到我感觉到了他的降生,我想,那大概就是我的执念了。我跟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一点一点长大,小小的孩童是这世上最可爱的存在。我不记得我们的前世是怎样的,但这一世,他有着能够给予他爱与呵护的家,有着疼爱他的父母,也许,他会很开心。

 

小孩子的眼睛总是那样的纯净无瑕,他的眼睛也是,那样的通透那样的漂亮,而且,那双眼睛能够看到我,在他刚刚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我就感觉到了,那双翡翠一样的碧色眼眸望向了我的方向,我那时并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看到了我,只是他脸上的笑容让我无端的觉得满足。

 

我真正意识到他确实能够看到我是在他学会说话之后。那天,他独自待在房间里,大人们在外边忙碌着,我像往常一样安静地坐在他的身边,忽然,他把头转向了我的方向,歪着头看着我,口中含含糊糊说出了一个名字,“米迦!”

我有一瞬间的愣怔,这个名字,米迦,是我吗?我只是一个灵体,没有记忆的我当然也不会记得自己的名字,那么,这是我的名字吗?我没有回答,他眨了眨眼睛,继续说着,“米迦,不回答我吗?我是优一郎......”

我知道的,他叫作优一郎,他的父母取的名字,我那时候也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意外的耳熟,也许以前在那里听过,然而现在,他亲口告诉我他是优一郎,我却突然觉得也许我并不是以前在那里听过,而是从前的他就叫作这个名字。

我看着他那双漂亮的碧色眼睛,这样的表情即便我是一个灵体,也没办法拒绝啊!在他隐含着期待的目光下,我开了口,然而却下意识地说出了这样两个字,“小优!”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看到他有一瞬间类似于惊讶的表情,然后他靠近了我,伸手环上了我的颈间,“果然是米迦啊!”

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彼时的我并未明了,我沉浸在他能够看到我并且能够感觉到我触碰到我的震惊中,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缓缓伸出手将他从肩头拉下来,“抱歉,我......我并不记得以前的事.......”

“以前?”他咬着指头看着我,“我也不知道,”他又扑进我怀里,“但我知道你是米迦!”

我环住他的身体,刚学会说话不久的孩子,口齿尚不清晰,缩在我怀里,小小的一团,固执地说着我是米迦的话,我听着他说,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低声开口,“好,我是米迦......”

 

那个午后,他在我怀里睡着了,此后的很多个夜晚也是如此。

 

他在一天天的长大,我就陪在他的身边,所有人都看不见我,除了他。渐渐地,我习惯了每天听他说各种各样的事,习惯了陪他一起哭一起笑,分享他的喜怒哀乐,也许我本来就是习惯这些的吧!每一天每一天,我都在他身边,从没有离开过,他说,我是他最重要的存在,我说,你也是我最重要的存在。

 

他是我的执念,只要他喜欢,我愿意一直陪着他。我喜欢着和他在一起的感觉,但却不能说是爱,毕竟,我只是一个灵体,连人类都不是的我,如何能够对一个人说爱呢!守护灵其实是种很悲哀的存在,虽然被叫作守护灵,但却也只能做到陪伴的程度,无法介入他人的人生。尽管他已经把我当做了比父母亲人都重要的存在,但当他成年的时候,他便再也不能看见我,再也不能触碰到我了。

 

这个一直被我逃避的事实随着他的长大变得愈发清晰,我无法再避而不谈,在他十六岁的时候,我对他撒了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他撒了谎,我对他说,“小优,你知道的,我是守护灵,守护灵是无法陪伴人类一生的,当你成年的时候,我就会消失,等待下一个需要我的孩子出现......”

他并没有说什么,平静地表示知道了。这样的平静却让我有点不安,我一度怀疑我自私拙劣的谎言被他看穿了,但是随后的日子并没有什么改变,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他每天在我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尽管他说的很多事我都知道。

 

十六岁的少年,情窦初开的年纪,却更喜欢日日黏在我身边,我不知道该说是幸还是不幸,尽管我私心里是有些高兴的,毕竟我是那么渴望能够和他一直一直这样下去。没有人知道他的少年时代里留下了多少我的印记,也没有知道这个看起来乐观坚强又有点大条的孩子曾多少次在只有我们的房间里哭得泪流满面。我渴望着能够永远留在他身边,可是却没有这样的机会。

 

他成年礼的前一天夜晚,我们像往常一样相拥而眠。互道晚安后,他还是没有忍住,“米迦,明天就会离开了吧?”

“嗯......对不起!”

“不要这么随随便便地道歉啊,又不是你的错!”他偏过头,小声地嘟囔着,“米迦如果不是灵体就好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抱紧了他,明天一早他醒来的时候,我们便彻底成为两个世界的人了。

“呐,米迦,”他抓着我的衣襟,将脸埋在我怀里,就像小时候他固执地说着我是米迦那时一样,“如果,如果你没有找到下一个孩子的话,就回来吧.....”

我搂着他的手臂僵了僵,半阖着双眼,眼睛有些酸,身为灵体,会流泪简直太奇怪了。他窝在我怀里,没有继续说下去,半晌,我轻轻回答他,“好!”

 

这样的许诺在我看来没有任何意义,我们根本没有再见面的机会,可这是我自己编织的谎言,我只有自己去圆。尽管我并不认为这句“好”有什么意义,他却显得很满足,眯起眼睛笑起来,就像过去的无数次他开心时的表情,如果忽略他眼角的点点闪光的话。

 

我抚摸着他柔软的发,将他滑下肩头的被子往上拉了拉,他忽的搂住我的腰,低着脑袋很小声地问我,“米迦,是怎样看我的?”

我一时弄不明白他的意思,低下头看着他,他只是把头埋得更低,又往我怀里缩了缩,“我,很喜欢米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很喜欢很喜欢!米迦,喜欢我吗?”

我将下巴搁在他的脑袋上,微闭着双眼,亲吻着他的发,“喜欢哟,很喜欢,我最喜欢小优了!”我想,如果我是人类而不是一个灵体的话,我一定会告诉他,我爱他!

 

天亮的时候,我看着他起身穿戴整齐,然后对着身边我往常会在的位置微笑着说,“米迦,再见!”

 

我跟着他去了成年礼的会场,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他,看着他一步一步行完那些礼,我笑着对他说,[小优,祝贺你!]

可惜的是,他再不能像以往一样笑着看向我说着“谢谢”了!

 

以后的很多年里,我也是这样一直跟在他身边,尽管他感知不到我。

 

我想,他大概是知道我对他撒下的谎的,我曾在一次他喝醉的时候看到他趴在床上抱着枕头哭得像个孩子,一边骂着,“米迦是骗子,大骗子!”

我坐在床边,看着他哭得鼻涕眼泪弄得到处都是,轻轻拍着他的背,一遍一遍对他说着,[对不起,小优,对不起,我是骗子......]

我不知道他说的“骗子”指的是我说的守护灵会离开的谎话还是答应他会回来的虚假的承诺,但我清楚的知道,我那拙劣的谎言深深地伤害了他心里最脆弱的地方。

 

那天晚上,我守在他旁边,最后他哭累了睡了过去,我俯下身,轻轻亲吻着他的发,就像他的少年时代我们常做的那样,只是这一次,他不会再红着脸躲进我怀里了。

 

他的人生在很多人看来大抵算是成功的,唯一的缺憾大概是没有娶妻生子吧。我大约是知道原因的,我有时候觉得我对于他来说简直可以算是个罪恶般的存在了,因为我,他心里没有了其他人的位置,可我却不能陪他走下去。

 

后来,他从孤儿院带回来一个孩子,那个孩子的眼睛和他一样通透,发色却像极了我。看到那孩子的瞬间,我深深地觉得,我也许不该出现在他身边,没有我的话,他一定可以像个普通人一样,有一位温柔的妻子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所谓的你是我的执念,而我则是你的罪孽,大概就是如此了。

 

很多年过去,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我一直都在。

 

在他的生命走到尽头时,躺在病床上的他睁着那双早已不像少年时那样清澈的碧色眼眸望向了我的方向,他的嘴唇动了动,我很轻易就分辨出了他的话,他说,“米迦,欢迎回来!”

毫无征兆的,我的眼泪就这样落了下来,灵体会哭果然是件很奇怪的事对吧,可是我的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后来的后来,我们手拉手走过三生石,走过奈何桥,我们拥抱着彼此,亲吻着彼此,呼唤着对方的名字。

 

踏入轮回的前一刻,我抱着他,亲吻着他的发,在他耳畔低声说,“小优,如果我们都能够转世,那么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但如果,我没能陪你一起走,那么,再也不要等我!”


——END——

评论
热度 ( 13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