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米优】Guardian Spirit

优一郎视角,

意义不明向,

================================================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我想,我的前世一定有着太深的罪孽,今生我们才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我是优一郎。

 

一般来讲,人类是不会记得所谓前世的,也不会有人相信宿命之论,但我是相信的。在很小的时候,我的记忆里偶尔会出现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我确信那一定是确实发生过的事。可惜的是,那些极有可能和我的前世有关的碎片在我稍微长大一些,开始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时却不声不响地消失了。不过,所幸的是,记忆消失了,但那家伙还在。

 

那家伙叫作米迦尔,是我的守护灵。我想,米迦对于我来说应该是个很重要的存在,无论是幼年时零星的记忆还是后来我的整个少年时代,米迦都是必不可少的。

我不记得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我有记忆时他已经在这里了。米迦说,从我出生开始他就一直在,他还说他其实不记得前世,就连“米迦”这个名字也是我告诉他的。这些我都不记得,人在长大一点后幼年的记忆就会模糊不清,不过无所谓了,前世怎么样都没有关系,现在他在这里就好。

 

米迦是灵体,却有着很多人类都没有的精致容颜,尤其那双湛蓝澄澈的眼眸,无论多少次,我都会不由自主地陷进去。有时候我会想,如果米迦是传说中拥有魅惑之术的狐妖的话,我一定早就被他俘虏了。

 

米迦是个很温柔的孩子,他会安静地待在我身旁,虽然不管我去哪儿他都会跟着我,但意外的,我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我甚至开始喜欢上了什么都跟他说,我开心的不开心的,全都一股脑儿说给他听,尽管大部分他其实都知道,可我还是想要告诉他。米迦的存在简直就像是我和他的秘密一样,没有其他人知道,以至于我产生了米迦是我一个人的这样的错觉。如果这样的错觉是不该存在的,那么至少现在,我不想打破这样的假象。

 

米迦的温柔,米迦的包容,米迦的宠溺,让我一次次沦陷,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经越来越依赖他了,我习惯了开心的时候拉着他一起笑,习惯了难过的时候窝在他怀里寻求安慰,习惯了夜晚和他相拥而眠,习惯了他的陪伴,习惯了他一直在我身边的感觉......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事物,当我习惯了米迦一直的陪伴之后,突然有一天他不在了,我觉得我大概真的是要疯了。

 

在我成年礼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像往常一样相拥而眠,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们心知肚明。

那晚,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老实说,我害怕着清晨的到来,我害怕着再也没有米迦的人生。在我十六岁的时候,米迦告诉我,等我成年后,他就会离开,去寻找下一个需要他的孩子,但我知道,他在撒谎。米迦从不会说谎,即使他表现得再逼真,在我眼里也极不自然。我没有拆穿他,我大概明白他的顾虑,如果他觉得这样的谎言对我们都好的话,那就假装是真实的吧。

 

我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想着如果时间能就此停止那该多好!后来,我滚进了米迦怀里,沉默了许久,我不死心地问他,“米迦,明天就会离开了吧?”

“嗯......对不起!”

他的声音很低,一如既往地那样好听,可我听着,却莫名地有点想哭。我闭了闭眼睛,努力不想让自己哭出来。

我偏过头,用着尽量和平常一样的语气跟他抱怨,“不要这么随随便便地道歉啊,又不是你的错!”心里不知哪里来的不甘使得我不自觉地说出了后边的话,“米迦如果不是灵体就好了......”

他没有说话,我只觉得被紧紧抱住,我想我大概说错话了,戳到了他的痛处吧。可是想到以后我就见不到他了,我就满心的不愿意。我从未想过没有米迦的日子会怎样,他告诉过我他会离开,可我却一直在逃避,现在,这一天终将来临。也许是这些年的相依相伴,让我完全遗忘了米迦是守护灵的事实,遗忘了他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陪我走过一生......

 

 “呐,米迦,”我窝在他怀里,睁着一双眼睛,像个笨蛋一样地说着,“如果,如果你没有找到下一个孩子的话,就回来吧.....”

他没有说话,搂着我的手臂僵了僵,我也没有继续开口,我知道的,这只不过是我想要自欺欺人的得到一丝安慰而向他索求的虚假的诺言,我们是没有可能再见的,可我还是希望他能答应我。

就在我觉得他不可能答应我这种毫无意义的许诺的时候,他开口了,他说,“好!”

我有点想笑,眼角却有些湿,一丝微妙的愉悦在我心里浮现,人类就是这样可悲的生物,明知是不可能的,却还是想要固执地相信。我不知道米迦为什么会答应,但是这种无意义的谎言意外的让我开心,我很清楚我在用这种根本不现实的承诺掩盖米迦会从我生命中消失的事实,如果他愿意陪我一起编织这个谎言,那么我愿意相信。

 

米迦就这样抱着我,抚摸着我的发,替我把滑下去的被子盖好,他那样的温柔,哪怕明知这是最后一晚,我也心甘情愿的沉沦。

我环上他的腰身,将脸埋在他胸前,那不是突然想起的事,我却犹豫了很久才开口,“米迦,是怎样看我的?”

显然,这样突然的问题他一时弄不明白,我也没有等他想太久,就这样顺着自己的意思继续了下去,“我,很喜欢米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很喜欢很喜欢!米迦,喜欢我吗?”

我感觉自己的脸颊有点热,就像是很多青春期的少女向自己的心上人告白时那样,期待又紧张。

“喜欢哟,很喜欢,我最喜欢小优了!”他亲吻着我的发,像曾经许多次他最喜欢的那样,用着那足以让我沉醉的声音说着这样的话。

 

那时的我尚且年少,并不懂得什么是爱,我只能尽我所能地告诉他,我是那么的喜欢着他。后来的很多年里,我常常会不切实际地幻想,如果那时候我告诉他我爱他,是不是我就可以留下他......

 

清晨,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米迦的痕迹。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头一次觉得,独自一人是这样的可怕。

早晨的风从窗户吹进来的时候,我想起了很久以前听过的传言,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守护灵,守护灵会陪着他们长大,到他们成年的时候,就会与守护灵切断联系。那些曾经被我嘲笑的传言,这一刻我才惊觉竟是真的。不是米迦离开了,是我再也看不到他了。

 

我穿戴整齐,对着以往米迦会在的位置,笑着说,“米迦,再见!”

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听到,但我想,他一定还在,他希望我能够开心地活着。

 

我,优一郎,在成年礼的这一天,再也看不到一直陪伴着我的守护灵了!

 

一个人的生活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适应,只是那些我在少年时代养成的习惯一时还改不掉。很多时候,我会对着看起来没有人的房间说着各种各样的话,我不知道米迦是不是还可以听到,我只是固执地想要证明这里并不是只有我一个罢了。

 

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家小公司工作,复杂的社会磨平了我的棱角,我开始将自己的精力全部放在工作上,我想,没有了多余的精力,我大概就不会那么想念米迦了吧!然而事实证明,我低估了米迦在我心里的分量。

 

我二十七岁那年,曾醉酒过一次。那时我晕晕乎乎的趴在床上,抱着枕头,突然就想起了米迦,借着酒意,我就那么哭了出来。我多希望我可以回到少年时代,我想要看到米迦,我想要他抱着我,我怕再这样下去,真的有一天我的记忆里会再没有米迦的存在......

 

后来,我收养了一个孩子,那孩子的发色像极了米迦,他的眼睛虽然颜色和我相似,但却和米迦一样温柔。

我把那个孩子带回了家,米迦如果还在的话,看到这个孩子一定会很惊讶吧,我恶劣地想着,他是那样的狡猾,霸占了我的整个少年时代,同时也霸占了我的心,简直是罪孽一般的存在。不过没关系,很久以前米迦曾说过我是他的执念,那么他就是我的罪孽,我们一定会这样一直纠缠下去,谁都不会放过彼此。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我的生命走到终点时,我竟在幻想着下一世我们会是什么样子。

然后,我看到了他,我终于又看到了他,和很多年前一样的精致容颜,淡金的发丝,湛蓝的双眸,我那模糊不清的记忆中最爱的样子。我想,这大概是人们常说的回光返照吧,我看到了米迦,意味着我的生命即将终结。他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那双望向我的眼眸还是那样的满是温柔,我看着他,早已干涸的眼眶有些酸,我想要跟他说,“欢迎回来,米迦!”可却已经没有发出声音的力气了。

有点意外的,他听懂了,我看到他的眼角有水光滑过......

 

后来的后来,我们手拉手走过三生石,走过奈何桥,我们拥抱着彼此,亲吻着彼此,呼唤着对方的名字。

 

踏入轮回的前一刻,米迦抱着我,亲吻着我的发,我安静地倚在他怀里,环抱着他的腰身,脸埋在他胸口处,就像久远的少年时代我们常做的那样,我听到他在我耳畔低声说着,“小优,如果我们都能够转世,那么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但如果,我没能陪你一起走,那么,再也不要等我!”

 

——END——

评论
热度 ( 16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