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Darry Ring

cp:米优

关于优一郎生日当天喝多了的那些事...

折腾了好久还是翻车了,从此我对老司机太太们生出了一种深深的敬意......

================================================

优一郎二十岁生日那天晚上,由于终于成年了,被一帮损友硬拉着多灌了几杯酒,最后等米迦尔送他们出门,收拾好弄得一团乱的客厅后,优一郎已经抱着枕头窝回自己床上了,于是,推门而入的米迦尔看到的就是在床上团成一团抱着枕头还一边嘟囔着些什么的优一郎。

他走过去,推了推优一郎的肩膀,团在一起的人抬头瞟了他一眼,认出他是谁后便又收回目光,抱着枕头滚到了床的另一边,继续嘟囔着。米迦尔一愣,索性脱了鞋子,爬上床凑到优一郎嘴边去听他到底在说什么,但很快他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因为优一郎说出口的是这样一句话,“混蛋米迦,生日礼物都不准备......”

米迦尔笑着把优一郎拽进怀里,揉着他拱得乱糟糟的头发,捏了捏他因为喝了酒而变得红扑扑的脸颊,“小优,生气了?”

“哼╭(╯^╰)╮”

优一郎拍掉他的手,扭着头不看他,那双不若平时那般清明的碧色眸子衬着粉红的小脸,看得米迦尔一阵心痒。他摸着优一郎的脑袋说着,“呀,抱歉啦小优,不过礼物我不是没有准备哟!”

“哎?”优一郎扭过头看着他,那双祖母绿般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毫不掩饰其中的期待。

“小优真可爱!”米迦尔一边说着,一边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枚戒指,抓过优一郎的左手,二话不说就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礼物我准备了哟,只不过想要单独送给小优而已!”

“......”优一郎盯着自己的左手,银色的戒指上镶嵌着点点碎钻,简单大方的款式,他看了半天,别着脸挤出一句,“什么嘛,这种女孩子玩的东西......”

“哎?小优不喜欢吗?”知道优一郎向来在这种事上口不对心,米迦尔不禁起了逗弄的心思,“不喜欢就还给我好了。”

见米迦尔伸出手似乎是要取下戒指,优一郎迅速把手背到身后,努力用那双有点迷糊的眼睛瞪着米迦尔,“不要!”

“反正小优又不喜欢......”米迦尔看着这样的优一郎心里笑开了,面上却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你送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不给!”晕晕乎乎的优一郎说着脑袋就垂在了米迦尔身上。米迦尔见状,拍了拍他的背,正打算把他摆正了好好睡觉,他却突然扯开米迦尔的衬衣,环着他的腰把脸埋在了他胸口处。

“小优?”米迦尔被优一郎的动作弄得一动也不敢动。

“好舒服!”许是米迦尔微凉的体温缓解了优一郎身上因为酒精作用导致的燥热,他不自觉地抱着米迦尔蹭了蹭。

“小优......”米迦尔直觉不妙,喝了酒的优一郎跟平日里完全不一样,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OOC,别的不说,就照他现在这样趴在自己怀里蹭来蹭去,这样下去绝对药丸。

果然,没多久,优一郎直起身子,睁着那双迷迷糊糊地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米迦尔。

米迦尔:“......”

“米迦?”优一郎的视线慢慢下移,随即那有点迷糊的小脸上勾出一抹笑,他凑到米迦尔耳边,“那是,怎么回事?”

 

二十岁的优一郎怎么说也已经成年了,就算是再怎样被说成是童贞笨蛋,有些事情他还是明白的,毕竟也是走过青春少年期的人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作用的缘故,他就是想看米迦尔出糗,想看他那张完美的脸上出现尴尬的表情,于是他摆出一副无辜迷茫的样子,眨巴着眼睛看着米迦尔。

明知道他是装出来的,可是被这样红着小脸歪着脑袋眨着眼睛的优一郎看着,百夜·真·优控·米迦尔还是毫无抵抗力,他默默捂住脸,感叹了一下喝多了的小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后,深吸了一口气,将仍旧摆着一张无辜脸的优一郎扑倒在床上,摸着他的脸颊,嘴角勾着意义不明的笑意,“小优是真的不知道吗?”

“???”优一郎决定装傻到底,“知道什么?”

米迦尔嘴角的弧度慢慢扩大,凑到优一郎耳边,低沉的声线听起来很是诱人,“不知道的话,那小优这里是怎么回事呢?”他的手不知不觉间已经移到了优一郎的两腿间,隔着裤子玩弄着那已经开始抬头的小东西。

“米......米迦......”优一郎一把抓住他的袖子,那张一直装出无辜表情的脸上很快出现了裂痕,眼神也开始有点慌乱,“不,不要碰那里......”

“哎?”米迦尔看着他,“可是小优这里,会不舒服的吧!”

他坏心眼地在优一郎的两腿间揉捏了一把,优一郎被他弄得差点叫出声,他有点委屈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米,米迦,不,不要......”

“啊拉,”米迦尔放开优一郎两腿间的物什,挑起他的下颌,眯着眼睛笑起来,“小优不是说不知道么,那这是什么反应呢?”

“那,那是,因,因为......”

“嘘!”米迦尔的手指抵在优一郎唇上,笑得有点邪恶,“小优可不要说是因为喝多了哟!说谎可是不好的呢!”

“......”心思被看破的优一郎半垂着眼睛,突然一把扯住米迦尔,翻身骑在他身上,斜着眼睛勾着嘴角看着有点懵的人,“米迦你还好意思说我啊!你自己不也一样!”

米迦尔没有回答优一郎的话,只是顺手将优一郎的脑袋按向自己,准确地堵上了他的小嘴。

“唔......”突然的亲吻让优一郎懵了,他这次是真一脸茫然,直到米迦尔撬开他的贝齿,那灵活的舌和他的纠缠在一起,他才反应过来,“唔......米.......”

“小优,闭上眼睛!”米迦尔不再给他开口的机会,他一手搂着优一郎的腰,另一只手按着他的后脑,看到身上的人听话地闭上了眼睛,他的眼睛里笑意更浓,他闭上眼睛更深的封住对方的口,只剩下两人的舌暧昧地纠缠......

 

一吻结束,优一郎趴在米迦尔胸口喘着气,米迦尔揽着他的腰,看着他比之前更红了几分的脸颊,还有那微微张开的小嘴,这才开始回答他之前的话,“小优,撩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哟!”

“哎?”还没喘过气的优一郎来不及反应,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等他回过神,毫不意外地,他又成了下边的那个,而米迦尔正伸手从床头的小抽屉里拿出一只小小的瓶子。

“......”优一郎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他的内心现在是卧槽的,为什么他房间的抽屉里会有这种东西啊!!!

不等优一郎在内心咆哮完,米迦尔已经开始动手处理他身上的衣物了,扣子被突然解开,优一郎身上一凉,清醒了几分,“米,米迦?你干什么?”

“小优害羞了?”米迦尔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刚才扯开我衣服的时候小优可是毫不犹豫呢!”说话间,优一郎的上衣扣子已经被解开了,裤子连同内裤也被褪到了膝盖以下,米迦尔修长的手指和着那凉凉的液体探向了他最私密的位置。

“米迦......”优一郎的声音有点抖,米迦尔用另一只手安抚性地摸着他的发,“小优别怕,相信我!”

“嗯......”

 

那个夜晚的后来,优一郎的记忆并不是非常清晰,他只记得自己被米迦尔弄得很舒服,攀着米迦尔的脖颈发出过想起来就觉得羞人的声音,还主动地凑上去和他吻得天昏地暗,至于自己是什么时候昏睡过去的,什么时候被米迦尔抱到浴室清理干净的,他完全没有印象。

 

优一郎醒来时已经快要中午了,米迦尔显然是早就睡醒了的,他正半倚着床头躺着,优一郎就睡在他臂弯里。

“早安,小优~”见优一郎揉着眼睛清醒过来,米迦尔笑着伸过手将他那本就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揉得更乱了。

“哦,早......”优一郎打了个哈欠,没什么精神地说着,看着米迦尔脸上的笑,想起自己动一下就酸软的腰,他无比想要一巴掌糊上那张脸,可他现在连手都懒得抬。

“快要中午了小优,想要吃点什么?”米迦尔垂着眼睛看着还没怎么睡醒的优一郎,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他那被自己弄乱的头发。

“唔,随便啦,”优一郎舒服地眯了眯眼睛,不自觉地又往米迦尔身边蹭了蹭,“米迦做的就好!”

“嗯,好!”米迦尔停下手上的动作,“那我先去准备,小优再睡一会儿吧,一会儿我来叫你!”

“嗯......”优一郎闭上眼睛挥了挥手,一副你赶紧去别打扰我睡觉的模样。米迦尔忍不住笑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他穿好衣服,俯身吻了吻优一郎的额头,将他好好地塞回被子里,掖好被角,转身去准备午饭了。

 

感觉到米迦尔出去了,优一郎悄悄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是在米迦尔的房间,估计是昨晚把自己房间弄得太不成样子了吧,想起昨晚,优一郎就不禁觉得双颊发烫,虽然记得不怎么清楚,不过大约还是知道他俩干了什么的。他有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刚被米迦尔整理得有点样子的头发又被他弄得乱七八糟的了。不经意看见了手上的戒指,优一郎停止虐待自己的头发,将左手放在眼前,盯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昨晚因为自己不怎么清醒,也没仔细研究这枚戒指,现在看来,感觉好像有点眼熟。

“不会吧......”突然想起什么的优一郎,抓过床头米迦尔的手机,打开搜索界面,很快找到了要找的东西,看了没几分钟,他的脸上微微有点泛红,随手把手机扔在床上,拉起被子遮住脸,“米迦这个笨蛋......”

 

还亮着的手机搜索界面上清清楚楚地显示着:

Darry Ring,一生只能买一次的戒指,将“唯一”与“真爱”融入自己的血脉,每位男士凭身份证仅能购买唯一一枚,寓意一生唯一真爱......


——END——

评论 ( 6 )
热度 ( 35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