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米优】捉迷藏

起名废,请无视名字就好......

cp:米优

文:蒂兰の夏天



正文:



黄昏时分,诺大的广场边,形形色色的人们来来往往,或许是急着下班,亦或是赶着回家,几乎无人在这里驻足流连。广场上的白鸽不时拍打着翅膀,发出阵阵声响,老旧的雕像依旧沉浸在水池里,注视着周围的喷泉起起落落,一切安静得仿佛褪了色的老照片,昏黄又沉默。

 

年迈的老人佝偻着身躯缩在喷泉池的旁边,硕大的雅典娜女神雕像成功阻隔了对面的视线,“嘿嘿,看你这次怎么找到我!”

“那个,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一群路过的孩童看着老人蜷缩的身影,推推搡搡了好半天,推出一个胆子大点的孩子颤颤地开口。

“不,没什么,我只是在等人而已。”老人微笑着点了下头,“等他找不到我的时候悄悄出去吓他一跳!”

“你在说什么呢,小优,找到你了哦!”

低沉柔和的声音忽的飘入耳中,老人撇了撇嘴,不情愿地回过头,正对上一双不掺杂丝毫杂质的眼眸,和记忆中的如出一辙,宛若沉淀了星辰的深邃汪洋。

 

»»»

 

优一郎和米迦尔相识于幼年,有多早呢,大概那时的他们都还没有记忆吧!如果他们愿意前去询问一下当年幼儿园的老师的话,她会很乐意告诉他们,在他们尚不记事的年纪里,他们像双生子一样黏在一起,连同吃饭睡觉都不愿分开。幼儿园的阿姨还会告诉他们,在某一个午后,孩子们都在睡午觉的时候,金毛的小不点趁着黑发的孩子睡得正熟,吧唧一口亲上了他搁在小床围栏边的脸蛋。

 

“等等我啦小优!”

“干什么啊笨蛋米迦,你太慢了啊!”

转眼已是上小学的年级,两人的家离得不远,这样的对话几乎每个早上都会发生。

“还不是因为要帮小优准备便当嘛!”

金发的男孩子一路小跑追上不远处的身影,抓起一脸别扭的黑发少年的手,“一起走吧!”

 

“那么,可爱的小知更鸟们,下边开始分组了哦!”

梳着马尾的银发男子把玩着自己的发尾,另一只手像模像样地抖着一张纸。不过是突然心血来潮说是要玩捉迷藏而已,何必弄得这样声势浩大的。米迦尔在心里默默把这个老师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才开始上去抽签,结果果然如他所料,他和优一郎不在同一组,优一郎在扮鬼的那一组,而他在被抓的那一组。

“好了好了,那么,扮鬼的这一组把眼睛闭上了,数到100才可以睁开哟!其它人赶快去找好地方藏起来,行动吧!”男老师甩着自己的马尾,兴致勃勃的样子看起来比孩子们还要兴奋。

 

米迦尔看了看这个他根本没法形容的老师,走到已经闭起眼睛开始数数的优一郎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优,我等你来抓我哦!”

“噢好,”少不更事的孩子单纯地将这样的话当做了挑衅,尽管闭着眼睛,但他在气势上倒一点也不逊色,“等着吧米迦,本大爷肯定第一个抓到你!”

米迦尔看着他得意的表情,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转身开始找地方藏起来,年少的他说不出是为什么,总是有种不好的感觉。

“……啊,混蛋米迦!都是你啦,我忘记数到几了啊!!!”闭着眼睛的少年在身后咆哮着,“抓到你有你好看的!”

他突然就笑起来,转身冲着少年的方向丢了一句,“那小优就快点找到我吧!”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难熬的,米迦尔不记得自己等了多久,差不多太阳西斜的时候,他从藏身的地方站起来,回到出发的位置,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了,优一郎不在,同班的孩子们不在,连那个他一向不怎么喜欢的银发老师也不在。

 

“小优!”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操场上一片寂静,他甚至听得到自己的回声,“怎么回事?”

他转身跑回教室,同学们基本上都已经在收拾书包准备回家了,唯有优一郎的位置上空荡荡的,课本铅笔扔的到处都是。

 

“那个,请问你知道天音优一郎去哪儿了吗?”他随手拉住一个女生,“你们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咦,进藤同学,费里德老师说天音同学抓你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你们去校医室了呀!”

“嗯,谢谢你啦!”米迦尔摆了摆手,转身又往田径场的方向跑去,“费里德•巴特利,为什么这样说?小优还没回来的话,会在哪儿?”

 

“小优!你在哪儿?小优!回答我!小优!!”

米迦尔将田径场附近翻了个底儿掉也没有见到优一郎的影子,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他的恐惧也越来越深,小优会不会被坏人抓走了?万一真的是,那,会不会,死?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小声念叨着不要想太多,小优一定只是迷路了,很快就可以找到他的。

 

田径场附近已经找遍了,小优没有回教室,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米迦尔的目光移到了田径场对面栅栏外的树林,虽然有很高的铁栅栏围着,但小优的话,要翻过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不会吧……

 

“啊哈,这不是米迦尔君嘛!”

极为讨厌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米迦尔翻了翻白眼,扭头看向身后的眼神里满是肃杀之意,“费里德•巴特利。”

“啊哈米迦君,这么称呼老师可不礼貌哟!”即便那双海蓝的眸子里此刻波涛汹涌,终究不过是不满十岁的孩子,在费里德的眼里起不到任何威胁。他弯下腰托起米迦尔的脸颊,“要叫我费里德老师哦!”

米迦尔厌恶地拍掉他的手,冷着一张脸,“小优在哪儿?”

“啊哈,”男子叉着腰妖娆地踱着步子,“可爱的知更鸟公主追寻着王子的痕迹,未曾想却走错了方向,任性的小知更鸟误入充满未知的森林,惊慌失措地在荆棘丛中挣扎,等待着王子大人的降临!”他的手指停在了栅栏外的树林,“米迦君,你的知更鸟公主就在那里哟!”

“为什么小优会走到那里去?”米迦尔眯着眼睛扬头看着费里德,他不相信这里边没有这个男人插的一脚。

“谁知道呢,这要问你的小知更鸟了!”

米迦尔没有再搭理他,他费了一番功夫翻出了围栏,消失在树林里。

“啊哈,果然,那种惊恐的表情实在是有趣极了呢……”

 

“小优,你在哪儿?小优!”

夜幕下的树林里,金发少年小小的身影穿梭在其中,惊起一片又一片归巢的鸟儿。

 

“米……米迦?”就在少年快要绝望的时候,不远处的树荫底下传来微弱的声音,“米迦吗?”

“小,小优!”米迦尔连滚带爬地跑到那里,黑发的少年蜷缩在树洞里,手上握着一根不知从哪儿捡来的树枝,下意识地挡在身前做出戒备的姿势,他的头发已经弄得乱七八糟,身上也到处都是树枝刮过的伤痕。

“小优,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米迦尔将优一郎从树洞里拽出来,搂着他的脖颈将脸埋在他肩头,“太好了小优!”

“米迦……”优一郎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环上米迦尔的背,低着头一声一声叫着他的名字,“米迦……米迦……”

“别怕,小优,我在这里!”他将优一郎搂得更紧了些,“小优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呢?”

“唔……”少年吸了吸鼻子,“米迦藏得太好了,我没找到,费里德老师说你在这里,所以……”

果然,米迦尔的眼神暗了暗,费里德•巴特利,果然跟你有关系!

“没关系没关系,”米迦尔将自己的额头和优一郎的贴在一起,“这样,也算是被抓到了呢!”

“米迦?”

“回家吧!”

“嗯!”

 

月色下,金发的少年背着黑发的男孩,绕过田径场往回家的方向走。

“小优,以后不可以随便地相信费里德的话哦!那家伙很恶劣的。”米迦尔边走边对背上的少年说着,“还有啊,小优以后也不可以乱跑哦,虽然不管你跑到哪儿我都能找到你!”

“米迦你好啰嗦啊,”优一郎脸埋在他背上闷闷地说着,“你是我妈妈吗?”

“哈哈,小优,那还不是因为你乱跑!”米迦尔的声音突然认真起来,“所以,小优,不要跑太远哦!”

 

身后久久没有传来声音,米迦尔侧了侧头向后看去,意识到少年多半睡着了,笑着将他往上托了托,“晚安,小优!”

……

 

»»»

 

“小优真是的,都说了不管你跑到哪儿我都能找到你的!”他伸手将眼前像个孩子一样的人拉起来,“小时候明明说要抓到我的,最后还不是我找到你的!”

“嘁,”老人不甘心地站起身,“那是我被骗了啊被骗了啊!”

“好好,小优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老爷爷,明明看起来很开心,”稚嫩的童声突然传来,“难道说,这就是大人们说的傲娇吗?”尚未懂事的孩童歪着脑袋眨巴着水灵灵的眼睛。

“才不是啊!”老人有些激动,“谁教你说这种话的啊!”

“嘛嘛,小优,小孩子的话当不得真的!”米迦尔在旁边笑着,他伸手摸了摸那孩子的头,“爷爷不是傲娇哦,他只是有点害羞罢了!”

“喂,米迦!你胡说什么?”

“哈哈,小优,果然害羞了呢!”

米迦尔在优一郎举起手作势要打他之前抓住了他的手腕,“回家吧,小优!”

“嗯……”

 

夕阳下,蹒跚的背影相互扶持着,一如多年前的那个月夜,他背着他一路回家……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9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