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米优】桑古奈姆没有明天

cp:米优

文:蒂兰の夏天

又是乱七八糟的东西,原设定相关,有改动有二设,以及,本文是he,不要被标题骗了ヽ(*´з`*)ノ





正文:



我们是被诅咒的存在,被上帝所厌恶,被神明所抛弃,但是没关系,我们还活着……

 

-01-

 

那是可以称之为都市传说的存在,在月色朦胧的夜晚,白色的影子突然的出现又突然的消失,穿梭于林立的建筑之间,不待注意到的人们反应过来,便隐匿于苍茫的夜色中。

 

“今日凌晨,有居民声称亲眼看到了都市传说,据该目击者称……”

晨间新闻里正在报导着这听起来匪夷所思的事,都市传说,这座城市的人大多都听说过,但谁也不曾亲眼见识过,很多人觉得这不过是一些好事者为了吸引眼球散播的无稽之谈,但也有不少正处在中二时期的少年对此兴致勃勃,甚至在半夜偷溜出门,渴望一睹都市传说的风采。

 

“我说的是真的!”镜头前的目击者大声争辩着,“我没有胡说,我真的看到了!就在昨天夜里,白色的影子从我家窗户前闪过,我跑过去打开窗户的时候,他已经跃上了对面的楼顶,我看到了,昨天晚上有月亮的,我绝对没有看错,真的是都市传说,他还抱着一个人,一定是他,我对昨晚的月亮发誓……”

 

“噗哈哈!”优一郎看着电视里的新闻在沙发上笑作一团,“喂,米迦,你快点来看,都市传说哦,都上新闻了哎,好了不起哦!哈哈哈哈!”

“我说小优,你还笑,也不想想是因为谁!”金发的少年将准备好的早餐放在茶几上,伸手揉着眼前这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人那睡得乱糟糟的头发。

“别再揉了啊米迦,”优一郎扯下他的手,“因为谁啊?我昨晚可是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他将盘子里的面包塞进嘴里,挑着眼角看着坐在身边的人。

“是是是,小优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米迦尔好笑地看着他往嘴里塞着面包,鼓着腮帮子的模样活像一只仓鼠,“连喝多了红着脸闹着要回家要抱抱要亲亲也不知道了呢!”

“喂!”优一郎涨红着脸,气急败坏地把手里的面包往米迦尔嘴里塞,妄图堵上他的话,“谁,谁会干那种事啊!”

“没想到竟然被人看到了,是我的失误。”米迦尔毫不在意地抓住优一郎举着面包的手,“可是小优,昨天晚上被我抱着的时候很乖很可爱呢!”

“米迦——!!!”优一郎咆哮着将对方按在沙发上,“早就说过不要用可爱来形容我吧!”

被压在身下的少年也不恼,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面包,另一只手勾过他的后脑,微微挺身将口中的面包喂进他嘴里,末了顺着这个姿势在他的唇上狠狠亲了一把,“果然很可爱!”

 

优一郎红着脸趴在他身上,手上的那半块面包也早就掉在了地上,他搂着米迦尔的腰,好半天小声说了句,“一大早的干什么啊!”

“因为小优实在太可爱了,忍不住就……”金发的少年环抱住他的身体,温柔的吻落在他的发顶,“但是太好了,小优还好好的在这里!”

“米迦你是笨蛋吗?”他动了动脑袋,把脸埋在他胸口,“我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在这里嘛!”

“嗯……”

少年微不可闻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优一郎闭了闭眼睛,感觉到自己似乎被抱得更紧了,他无声地叹了口气,米迦一直以来都缺乏安全感,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从前的那些事,尤其是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他从来都不曾忘怀。

 

“米迦简直像小孩子一样!”优一郎蹭了蹭米迦尔,换了个姿势趴在他怀里,人前的米迦尔无论气质谈吐外表哪一样都称得上是完美,可那都是人前的伪装,只有优一郎知道,他就是个没有安全感需要人陪的小孩子。

“哈哈,是吗!”少年笑起来,低头看着优一郎半垂着的眼眸,“如果对象是小优的话,我不介意!”

“哼……”

 

不知怎么的,优一郎突然就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米迦尔曾说过的一句话,“桑古奈姆没有明天”,他撇了撇嘴,什么没有明天嘛,现在不是好好的嘛!

 

-02-

 

桑古奈姆,吸血鬼第三都市,隐匿于繁华的京都地下的阴暗城市,这里没有天空,没有阳光,时间的流逝对拥有永恒生命的吸血鬼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只是太过无聊,所以好心情的陪着抓来作为家畜的孩子们玩着圈养游戏,有模有样地划定白天黑夜,享受着他们惊恐的眼眸和畏缩的神情。

 

吸血鬼的生命太过漫长,在战争开始之前,除了寂寞,没有什么能够杀死他们。有时候,为了给自己寂寥的人生找点乐子,他们会培养出各种奇妙的嗜好,比如模仿人类的作息,或者逗弄感兴趣的对象。

 

“啊哈,米迦尔君,又在这里啊!”

颇令人厌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少年回过头,看也不看来人一眼,径直走了过去。这里是桑古奈姆通往外界的出口,每个夜晚,他都会来这里,一言不发地望着出口的方向,这里的地面曾被他的家人们的血染红,因为他的失误,他们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个他拼了命送出去的最重要的家人,现在又在那里呢……

 

“哈哈,还是老样子呢!”银色长发的男子叉着腰甩了下脑后的马尾,望着少年消失在不远处的身影,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血红的双眸却如同吐着信子的蝮蛇一般冰冷。

 

少年的身影在地下都市的街道上穿行,早已过了吸血鬼们制定的外出时间,街道上并没有什么人,他漫无目的地走着,意料之中地来到了曾经他们生活过的屋子前。这里已经被分配给其他孩子了,少年在门前的台阶下站了很久,最终转身消失在街道的阴影里。

 

王之间。

“啊拉,你来了,米迦尔。”拥有统治权的吸血鬼女王此时正毫无形象的瘫坐在王座上,身边那只名为阿鲁卡奴的宠物也安静地立在她的肩头,“我想着你差不多也该来了。”

“克鲁鲁……”他看着那身材娇小的女王欲言又止。

“好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克鲁鲁摆了摆手,拿出准备好的血瓶,“百夜优一郎的话,现在还没有消息,不过,恐怕过不了多久,战争就要开始了……”

“我知道了。”

他接过装有第三始祖血液的瓶子,转身正欲离开,女孩却叫住了他。

“米迦尔,吸血鬼是被诅咒的生物,是没有未来可言的,我们是不能生活在阳光下的,人类的血才是我们的食物…...”

“我知道。”

他打断了克鲁鲁的话,推开门走了出去,我当然知道,人类的血才是吸血鬼的食物,但是,我不想在见到小优的时候变成怪物,变成他最痛恨的存在……

 

王座上的克鲁鲁支着下巴看着门口,血色的瞳孔微眯,“你真的知道吗,百夜米迦尔……”

 

-03-

 

“怎么了,小优,这么晚还没睡吗?”海滩上的少年拨弄着篝火,听到动静转过身来。

“嗯,睡不着。”优一郎揉了揉眼睛,在米迦尔身边坐下。

 

距离他们脱离帝鬼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次他们一行七人选择在这个已经荒芜的小渔村落脚,尽管吸血鬼不需要睡眠,但几个男生还是会轮流守夜,而现在这个时间,正是人类的休息时间。

 

“出什么事了吗?”他看向身边的少年,随手将披风解下披在他身上。

“没有,”优一郎看了眼米迦尔,抓着披风缩了缩脑袋,“就是睡不着,想待在这儿……”

米迦尔笑了笑,往他那边挪了挪,优一郎顺势靠在他肩上,“米迦呢?一直看着海面发呆,有心事吗?”

“也不算吧,”他将披风又往优一郎肩头拢了拢,“想起了点以前的事而已。”

“米迦,你从以前就是这样,”优一郎忽的直起身子看着他,“说过多少次了,我们是家人吧,为什么要一个人承受着呢?”

“抱歉,小优,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偏过头拨了拨火堆。

“米迦,你在顾忌什么?”优一郎不满地嚷嚷着,“你有什么是不能对我说的吗?”

“不是的,小优,”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夜色里深邃的眼眸看向优一郎,“我只是想起了克鲁鲁的话……”

“克鲁鲁?”

“饲养我的吸血鬼女王,”他闭了闭眼睛,那已经成为血色的眸子带着优一郎看不懂的情绪望了过来,“桑古奈姆是没有明天的,小优!”

 

优一郎觉得他看不透米迦尔的双眼,他不懂那其中蕴含的复杂心绪,他能读懂的只有米迦尔现在的眼神里透着悲伤,他不明白是为什么,但他肯定那一定与自己有关。

 

沉默在两人之间徘徊,只有那依旧燃烧着的篝火不时发出噼啪的声响。

 

“桑古奈姆有没有明天什么的,我不知道,”优一郎那双碧色的眼眸在夜晚的星光下显得格外澄澈,“但是啊米迦,现在我们在一起不是吗?”他指着那已是一片赤红的海面,“明天,太阳会从那里升起,我会看到,你也会看到,米迦,你已经离开桑古奈姆了,离开那阴暗的吸血鬼城市了,现在的你已经不是独自一人了,至少,我在这儿,米迦!”

 

少年就那样睁大了双眼直愣愣看着他,这样的表情明明应该很好笑,优一郎却笑不出来。

 

他凑过去,将披风抖开一半盖在米迦尔身上,和他手拉着手窝在一起,“所以,米迦,别再露出那种表情了,很难看!”他皱着眉头说着,把玩着少年修长的手指。

“嗯,谢谢,小优!”少年冷不防地在他额头印下一吻,优一郎红着脸偏了偏头,“谢,谢谢什么的,我们是家人嘛!”

“嗯,我们是家人!”少年将他拉进怀里,理了理他被海风吹乱的头发,把披风紧了紧,“抱歉让小优担心了!”

优一郎意外的没有挣扎,许是实在有些困了,他应了一声就窝在米迦尔怀里睡了过去,米迦尔亲了亲他的发顶,把他搂得更紧了些,“晚安,小优!”

 

-04-

 

那些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优一郎记不清了,也许是十年,二十年,也许是五十年,一百年,谁又记得那么久呢!但是他清楚的记得那时候米迦尔的眼神,那时他看不懂的情愫,在后来的日子里全都明了了,不过优一郎想,他再也不想看到米迦的眼睛里流露出那样的神情。

 

“在想什么呢,小优?”

脑袋被拍了拍,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优一郎回过神,对着米迦尔笑了笑,“想起你说桑古奈姆没有明天的那个晚上了。”

“小优,抱歉,那个时候我……”

“我知道的啊米迦,”他起身坐在一边,“那时候米迦很担心吧,各种意义上的,我那时候很笨嘛,还说了那样乱七八糟的话。”

“啊,小优那时候是个笨蛋啊,”米迦尔跟着他的动作在他旁边坐好,“可是就是因为这样的笨蛋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我很开心!”

优一郎没有说话,凑过来吻了吻他的唇,“米迦也是个笨蛋啊,大笨蛋,竟然相信那样的话,”他搂着米迦尔的脖子,“什么没有明天啊,我们明明都活了这么久了!”

“说的也是呢,”米迦尔回吻着优一郎,“但是对不起,小优,我还是没能阻止你被帝鬼军的人利用……”

“米迦还是这么喜欢自责啊,”优一郎抬手把他那头金发揉得不像样子,然后咯咯地笑起来,“倒不如说,我现在反而很感谢他们,多亏了那帮人,我才能和米迦一起这样下去!”

 

“话说回来,米迦,”优一郎从盘子里又拿起一块面包,“昨天玩了一天,也没顾上吸血,你不饿吗?”

“小优的意思是,现在?”

“啊,虽然我想要好好吃早餐,不过你如果饿了的话,”他扯了扯衣领,露出白净的颈间,“可以哦!”

“小优,”米迦尔捂着脸扭过头,“安安静静地把早餐吃完,不要一大早的就来诱惑我……”

“哈哈,米迦,”他叼着面包恶趣味地爬到米迦尔面前,雪白的脖颈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真的不要吗?”

“小优……”米迦尔的眼神暗了暗,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

“哎?”优一郎摆着一脸无辜的表情一边往上拉了拉衣领,一边不解地说着,“对我的血已经失去兴趣了吗?”

“……”

 

-05-

 

被压在沙发上亲吻的时候优一郎一点也不意外,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刚才的动作在米迦尔眼里有多么惹火,他环着米迦尔的背回应着这个吻,他想他需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米迦,他一直都在。

 

双腿自觉地挂上米迦尔的腰身,手臂环在他的颈间,感受着彼此最亲密的交合,低头亲吻着温软的金色发丝,优一郎想,这世上再没有什么比我们一起活着更值得开心的了!

 

我们是被诅咒的存在,我们被神所抛弃,但是没关系,至少我们拥有彼此!

 

那一年,你说桑古奈姆没有明天,可是我们离开了那里,也许被上帝厌弃的我们无法言说未来,但谁说我们没有明天呢,看啊,还有那么多个明天在等着我们,所以,一起走吧!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41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