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米优】花の恋

《花の恋》

 

cp:米优

文:蒂兰の夏天

米优cp30Day,day 5,❤花与草与树与你❤

 

正文:

 

>>> 

优和少年相遇在一个盛夏的傍晚。

 

迷路的优误入了森林深处的禁地,那里是一片山谷,盛开着大片的彼岸花,赤红的花映衬着血色残阳,寂静得诡异……

 

“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飘入耳中的声音冷漠得不带丝毫感情,优转过身,金发白衣的少年逆光而立,优看不清他的脸,只隐约看到一双赤瞳,像极了这花田的颜色。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少年纤长的手指指向身后的森林,“快点离开吧!”

“那个,抱歉,我不是故意闯进来的,”优有点无措地试图解释,“我在森林里迷路了,所以……”

少年平静无波的眸看了优很久,随后抬起右手,掌心幻化出一只水蓝色的凤尾蝶,“它会带你出去,快走吧,不要再来了!”

 

优跟着凤尾蝶离开山谷的时候,忍不住回过头,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看到少年被碎发遮住的眼角有水光滑落,少年的唇动了动,优似乎听到了一句不真切的“对不起”……

 

次日,优再次出现在这个山谷,少年的赤瞳里写满惊讶,“为什么又来了?”

“因为一个人是很寂寞的嘛!”优凑到少年身边,抓住他的手,“我叫优,你呢?”

“你不该来的,还是快点走吧!”少年甩开优的手,朝花田深处走去。

“喂,等等,”优追了过去,扯住他的衣角,“我该不该来是由我说了算的,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在这里,所以我来了!”

少年没有说话,只皱着眉看着他,良久,他丢下一句,“随你的便!”

优笑起来,跟在他身边,“不打算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少年看着他绿松石般的眼睛,半晌,吐出两个字,“百夜。”

“百夜?”优重复了一遍,眨了眨眼睛,“好奇怪的名字……”

 

每天傍晚,优都会来这里,有时还会带一些小零食来和少年分着吃,少年也不再像初见时那样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他会微笑着跟优说再见,在月色朦胧时让凤尾蝶送他回去……

 

优说,你笑起来很好看,少年便笑着揉乱他的头发,小优笑起来更好看……

 

优曾经问过少年,我是不是以前见过你,总感觉有些熟悉。

少年的笑容渐渐暗淡,望着血色的花丛,我不能离开这里,所以……

为什么呢?

少年看向优,脸上罕见的露出若有若无的苦涩,因为我犯了错,这是惩罚……

优失神的看着少年赤红的眸,忽然踮起脚尖吻上他的眼睑,没关系,如果真的犯了错,一定也早就被原谅了,他的双眸盈满夕阳的余晖,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

 

被少年紧紧拥抱的时候,优只是静静地回抱住他,少年颤抖的身体和打湿他肩头的泪水,还有一句接一句的低语,无端地让他觉得心底一阵阵的疼,他不懂少年为何要一遍遍说着对不起,他能做的只有抱紧他回应着他的每一句歉语……

 

又是一个残阳如血的傍晚,优和平时一样跑来山谷,一片血色的天空和花田,与他误闯进来的那天极为相似,少年就站在花田中央,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小优,花,快要开满了……”

“真的吗?”优显得很兴奋,“那是不是很快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他记得少年说过,等到彼岸花开满山谷,他就可以离开……

“嗯……”

“太好了!”优在他身边蹦来蹦去,“正好过几天镇上有祭典,我们可以一起去,我想要和你一起去很久了,我们比赛捞金鱼好不好……”

猝不及防的,少年吻上了他的唇,优瞪大了眼睛,却只在唇齿厮磨间看到了少年那双弥漫着水光的赤瞳……

 

“抱歉,”少年松开了他,额前的碎发挡住双眸,“小优今天可以先回去吗……”

凤尾蝶飞舞在身边的时候,优总算回过神来,“为什么?出了什么事吗?”

“对不起……”泪水滑过少年的脸颊,落在血色的花朵上很快消失不见。

“那个,你别哭,”优慌了手脚,“我听你的就是了……”

他伸出右手,水蓝色的凤尾蝶乖巧地停在他的食指上,“那今天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再见……”

 

优的身影很快隐没在森林里,少年望着他离开的方向,喃喃低语,对不起,小优,对不起……

 

那天晚上,优做了一个梦。

 

拥有洁白羽翼的天使和唱诗班的少年偶然相遇,天使被少年的歌声所吸引,化作人类的模样结识了少年。他们一起做祷告,一起唱圣歌,虔诚地侍奉着他们所信仰的神。

一日日的朝夕相伴,他们之间萌生了禁忌的情愫。

神无法容忍自己最宠爱的天使堕入禁忌的深渊,决定处决将天使引向堕落的人类。

 

那天,赤红的晚霞给山谷里镀上了一层血色。

天使的羽翼染上血光,身后护着早已失去知觉的少年,手上持着血红的十字荆棘剑,那双水蓝色的眼眸冰冷地望着站在对面的神。

神最终不忍斩杀最宠爱的天使,答应不追究少年的罪,但天使将被剥夺神籍,永远禁锢在这里。

 

将少年送入轮回后,天使回到这座山谷,神丢给他一粒种子,告诉他,彼岸花开满山谷时,他的灵魂方可得到救赎。

天使看着手中的花种,仰天大笑,这不是神的仁慈,这是最恶毒的诅咒。

 

彼岸花的香味,会令人记起前世的记忆。

 

每一世的少年都会走进这座山谷,和天使重逢,每当少年忆起从前,唤出天使的名字,未开满山谷的彼岸花便会全部凋零,少年也将再无从到达这里。

 

彼岸花开,花开彼岸,花开无叶,叶生无花,相念相惜却不得相见。

 

少年永远做不到对被禁锢的天使坐视不理,天使永远无法对少年狠下心肠,一世又一世,他们相逢又错过,兜兜转转已是千年......

 

梦醒时分,夜色正浓,优顾不上枕边的濡湿,披上外衣冲向森林。

 

古老的钟声响起,金发白衣的少年跪坐在花田里,山谷中,最后一朵彼岸花悄然绽放……

 

“米迦……”

 

>>> 

清脆的闹钟声将优一郎从睡梦中唤醒,打着呵欠关掉闹钟,拿过手机,上边的日程显示着签售会的时间地点。

 

站在穿衣镜前整理着装的时候,优一郎盯着镜中的自己出神,有多久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了,好像自从他再也到不了那个山谷时开始,他的梦里便再也没有出现那个少年。

 

临出门前,他瞥见了一直放在床头的那本书,《花の恋》,他的成名作,在他高中时代发表的,里边唯一的一张插图,是他亲手绘制的,残阳如血,彼岸绽放,金发白衣的少年恍惚的身影融在其中……

 

二十四岁的优一郎已是市里的知名作家,他的首次签售会现场挤满了抱着他的新作排队等待着一睹百夜老师风采的粉丝们。

挂着公式化的微笑为每一位粉丝签上名字,优一郎觉得自己的脸都快要笑僵了。

 

“百夜老师!”

稚嫩的声音传来,一本初版的《花の恋》出现在桌子上,优一郎抬头,七八岁的孩童正费力地踮着脚将书推到他面前,因为身高的关系,淡金色的发丝下只露出一双水蓝色的眼眸。

“米,米迦?”

优一郎直直盯着那双水蓝色的眼睛,他不会认错的,绝对不可能认错的,这双眼睛的主人,一定是他。

小小的少年绕过桌角爬到优一郎膝上,抬起手抹了抹他眼角泛起的水光,“对不起,小优!让你等了这么久......”

 

>>> 

“百夜老师,百夜老师,”邻家的孩子们扯着优一郎的袖子,“后来呢?优和那个少年,米迦,重逢了吗?”

 

《花の恋》的故事结束在午夜森林的钟声里,优与少年是相逢亦或是错过,谁都不得而知……

 

“重逢了哟,后来他们一起去了那个山谷,那里盛开的彼岸花,是纯白色的……”

“为什么变成白色的花了?”

“大概,是他们得到了救赎吧……”

他摸了摸孩子们的脑袋,“好了,故事讲完了,再不回去你们的家人要担心了!”

“哎,好吧!”孩子们噘着嘴,手拉着手走出门外,“百夜老师再见!”

 

“小优,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米迦!”

优一郎斜倚在门口看着金发的少年迎着夕阳朝自己走来,嘴角扬起微笑,轮回了一千年又如何,他们终归走到了一起,彼岸花,花叶永不相见,但是他们,却依旧有盛放的一天......

 

>>> 

“话说回来,小优的笔名为什么要叫作‘百夜’?明明你现在姓天音啊!”

“那米迦那时候为什么跟我说你叫‘百夜’?”

“那时候我的名字是禁忌啊!”

“为什么不取别的名字?”

“因为从我在唱诗班第一次见到小优,到把你送入轮回,整整一百天!”

……

 

——END——


评论 ( 4 )
热度 ( 33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