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米优】轮回

《轮回》

cp:米优
文:蒂兰の夏天
第三人视角,第一人称,名字什么的忽略就好,以及,米迦并没有正面出场,侧面?大概也没有(?
设定随意得飞起,不要问我为什么吸血鬼存在的世界还有孟婆,这是设定,设定,设定(不你……),一切都是那么任性随意(×,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我从不曾想过,这人来人往的奈何桥上,竟会有让我记得这么久的人。

少年第一次出现在这里,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黑色的军靴出现在视线中的时候我不曾抬头,只按照惯例,将手中的搪瓷碗递给他,“喝吧。”
“你是孟婆吗?”他并没有接过碗,而是用着肯定的语气询问我。
“是。”我把碗放在一边,“有事?”
“喝了汤就会忘记前世了吧,我不会喝的。”
“又一个……”我抬起头,少年大约十六七岁的年纪,穿着有些怪异的军装,眉梢尚带着稚嫩,那双碧盈盈的眸子倒是好看得很。
“你真的是孟婆?”他的表情有点疑惑,那双好看的眼眸眨巴了一下,“孟婆难道不是……”
“穿着黑袍子佝偻着身躯枯骨如柴的老太婆?”我翻了翻白眼,“是什么让你产生了孟婆一定是老太婆的错觉?”
“抱歉,”少年显得有些局促,他挠了挠脑袋,“书上写的我以为就是那样的……”
“……”我摆了摆手,“我确实是孟婆。”
“啊,这样啊。哎?”少年低头看了看搪瓷碗,惊叫起来,“我为什么会……”他后知后觉的样子让我觉得有些好笑,“怎么啦?哪里不对吗?”
“我怎么会是现在的样子?我死的时候明明……”
“哈哈,那个啊,”我笑了笑,看向碗中他的倒影,“人死后,灵魂在进入轮回前,会呈现出生前记忆最深时的样子,这大概算是对逝者最后的仁慈了吧!”我也一样,我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尽管我并非人类,但样貌却一直停留在少女的时代,我被曾经的爱人所抛弃的年岁。
“十六岁的时候么……”他沉思了一下,复又恢复了原本的神情,“不管怎么说,我不会喝这个的。”
“你想要带着记忆转世吗?”
“嗯,我跟他约定好了,我不会忘记他!”
少年那双绿松石般的眼睛闪闪发亮,我忽地就偏过头不想去看那双眼睛,“想要带着记忆转生,要在这里停留三年……”
“三年……”少年沉吟着,“好!”
“需知,这里一日,人世可就是一年,你的那一位,等得了那么久吗?”
“他会等我的,我们约好了!”他笑起来,看上去有点蠢,但却意外的可爱。

少年在这里留了下来,整日里游走于三途河边,排徊在奈何桥头。这里并没有什么事需要留下来的生灵去做,他们要做的只有等待,等待三年过去,带着前世的羁绊进入新的人生。短短三年,却少有能真正如愿的,很多时候,看到心仪的对象毫不犹豫喝下遗忘前世的汤水,我甚至觉得能够听到他们心碎的声音,不必多说,他们自然也会走上前来,端起汤碗一饮而尽,带着苦涩的笑容走进轮回的大门。

少年真的是个例外,他似乎心情很好,有时候还会过来帮我盛汤。一来二去,我知道了他的名字,他说他叫优一郎,姓百夜。
百夜,优一郎,似乎有些耳熟,大约是在哪个路过的生灵口中听过吧!

“优,你的那位恋人,不是人类吧!”那日,我忽然问道。
“嗯,不是哦!”他笑着,表情看起来和刚来时一样蠢,“不过,他是我最最重要的存在哟!”
“啊,是吗!”我不置可否,这种话我听得太多了,“要不要讲讲你们的故事,兴许讲完了我一时心软就提前放你走了?”我半开玩笑地看着他。
“哎,哈哈,真的吗?”他笑出声来,“你想听一听倒是没什么,不过我担心照你这么说,三年我可能走不了!”
“很长的故事?”
“是啊,很长的故事!”
“那么,从你十六岁讲起吧!”
“十六岁吗……”他将盛好的汤递给我,“十六岁的时候,我和米迦重逢了!”
“米迦?你的那位恋人?”
“嗯!”优扬起嘴角,“天使一样的名字对吧,可惜啊,我们都是被诅咒的存在。”
“怎么说?”
“我们是实验体,不止我们,小时候孤儿院的大家都是,”他顿了顿,“可是活下来的只有我和米迦,因为我的逃跑,大家都死了,米迦也是那时候被变成了吸血鬼的……”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想来即使过了这么些年,那些过去的事也没办法轻易忘怀吧!
“由人变成的吸血鬼吗?”我觉得我对眼前这个少年生前的事愈加感兴趣了。
“嗯,不过后来成为了完全的吸血鬼……”优有一瞬间的脸红,我了然地笑笑,想是那位米迦桑成为完全的吸血鬼是由于优吧!
“你们是在战场上重逢的?”那时人世的事我其实或多或少也听到过,只不过不牵扯这里,我也只当是听听罢了。
“嗯,在战场上。”优的眼神渐渐温柔下来,那种神情甚至让我感觉自己出现了幻觉,“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米迦也已经不在了,那时候,我真的很开心,他还活着!”
“尽管他成了吸血鬼?”我忍不住挑了挑眉,这个孩子的思维还真的是单纯得可以啊!
“尽管他成了吸血鬼。”他重复了一遍,“可是那又怎样呢?我只觉得,没有什么比他还活着,活在这个世界上更好的事了!”
“所以才会是十六岁的模样吗!”我盯着手里的汤碗低叹了一声,“那么现在呢?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啊,因为我也是实验体嘛!”他倚靠着奈何桥的围栏坐下,“这也算是后遗症吧!”
“后遗症?”
“大概吧。毕竟我身上有那种人类所不该拥有的力量,而且还暴走失控过。战争结束后,我是作为人类存在下来的,人类的身体自然很难承担那样的力量,尽管已经被抑制并封印过了,所以……”
“所以就英年早逝了?”
“喂喂,你胡说什么啊?好歹我也活过了正常人类的平均寿命啊!”优挥舞着拳头抗议着。
“那么,米迦桑呢?他还活着?”
“当然!”他的声音倏地低了些,“他当然,还活着啊!”
“啊,真是可怜!”我有些夸张地感叹着,“一个人在世间等待千年,优你真狠得下心!”
“因为我不能忘了他。”优的双眼直直地看过来,“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忘了他!不记得米迦的我将不再是我,他想要的也不会是对他完全陌生的优一郎。”
“这也是你们约定好的?”我将汤碗递给从这里走过的生灵,瞟了他一眼问道。
“算是吧。”他耸耸肩,笑得有些勉强,“我们看过古书,大致知道带着记忆转生需要等待很久,我不愿遗忘,米迦虽然没说什么,不过我是知道的,一世一世和没有记忆的我相逢,再一次一次看着我死去,每一世等到的都是陌生的我,与其如此,不如付出等待换来对前世记忆的保留。”
“优,这是你的想法,还是米迦桑的呢?”我转过身,认真地看着他的双眼,“毕竟一千年很漫长,即使你们多的是时间……”
“谁知道呢!”优别过脸,“也许是我一厢情愿吧,我不愿让米迦看到完全陌生的我,而米迦,”他停了一会儿,声音压得有些低沉,那双好看的眼睛也被额前的碎发遮挡,“他总是顺着我的,一直都是,从最开始就是……”

我没再接话,有时候我觉得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他们的一些想法我很难理解。
大概一年多以前,这里曾走过一群年幼的孩子,穿着奇怪却统一的服装,甚至在走上桥的时候还手拉着手有说有笑,其中一个小男孩还跑过来问我有没有咖喱味的汤。领头的那个女孩子看起来大一些,栗色的长发梳成麻花辫垂在胸前,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她跟其余的孩子们说着,就算是忘记了今生,下一世大家还是要成为家人哦!那些孩子们意外地很听话,他们说着茜姐姐我们每一世都要成为家人,还有优哥哥和米迦哥哥,下一次我们一定还会在一起的……
啊,难怪我会觉得优和米迦这两个名字有些耳熟,那些孩子们大概就是优说过的从前那些孤儿院的同伴吧。

人类总是执着于这些说不准摸不透的事,我不止一次看到过这样的场面,说着这样的话的人们在下一次走过这里时却总是形同陌路。那些孩子们,如果之前我还能说祝他们好运的话,现在,也只能遗憾他们的约定怕是要泡汤了。

“优,你想要看看米迦吗?”末了,我放下手中的东西,走到他旁边坐下,意料之中的看到了那双碧色的眸子瞪得溜圆……

轮回之路上生灵会经过三途河,河畔有着三生石,河上有着奈何桥。每个月圆的夜晚,三生石背面会映照出人世,生灵于月圆之夜在三生石后祈祷,运气好的话,子夜时分便可看到生前最留恋的存在。
这大约算是三生石的秘密吧,毕竟除了我无人知晓。

优再次来到这奈何桥头是在月圆之后,他垂着头坐在那里,并不似往日里那般活泼好动,安静地恍若一尊雕塑。
约莫是看到了什么触及心底的东西吧!我暗暗想着,摇了摇头继续着我的工作。

“我看到米迦了……”快要入夜的时候他这么说着,“我也许不该做这样的决定,米迦他,看起来很寂寞……”
恐怕不止是寂寞吧,我心想着,“啊啊,我昨夜真该同你一起去的,”他那要哭不哭的表情实在是难看得紧,我忍不住打断他,“你这样牵肠挂肚的,那位米迦桑一定是个美人吧!”
“啊,是啊,是个很好看的人哦!”他抹了抹脸,看了我一眼,“所以才不会给你看,免得你看上他了!”
“……”

“优,你后悔吗?”我冲着他抬了抬手中的搪瓷碗,“现在还来得及。”
出乎意料的,他只缓缓地摇了摇脑袋,“如果,我让他等了三百年,等到的却还是不记得他的优一郎,那才是最残忍的!”
我撇了撇嘴,放下碗,真是麻烦的家伙啊!

夜色渐浓的时候,我伸了个懒腰,向那边看了看,优还是那样安静地坐着,我无声地叹了口气,这次,你可要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了。

“优,”我站起身,在他转头看向我的时候捏了个诀将他装进我的衣袖。
“喂你干什么?放我出来!”许是太过突然,他一时反应不及,在里边吵闹起来。
“嘘,你再不安静,就给我在这里再待三年!”显然,这个威胁很有用,方才还吵吵嚷嚷的家伙瞬间安静下来。
我拎起酒壶,慢悠悠地晃到了轮回之门,今夜的生灵不多,这里如我所料的清闲。
“哟,两位大哥,辛苦了啊!”我熟稔地跟守门人打着招呼,递上手里的酒壶,“喝一杯?”

我们都是在这轮回之处做事的,平日里偶尔也会一起喝个酒聊聊八卦之类的,本就是无聊的差事,加上我酿的酒确实不错,很容易就成了酒友。不过,今天这壶可是加了料的!

果然,不到一刻钟,他们便晕乎乎睡了过去,我心里默默念了声抱歉,将袖子里的优放了出来,“走吧!”
“哎?去哪儿?”他满脸疑惑,我也没功夫细说,拎起他的衣领走到轮回之门前,一脚将他踹了进去……

祝你好运,百夜优一郎!

这事如若被发现,我大概会受到重罚吧,不过也没什么,活得越久越无聊,就当是看场戏,门票还是要付的不是吗!

优和米迦的故事我并未听完,也无需再听,若非他们自己,怕是难以理解其中那错综复杂的情愫。至于他们的未来,我也不甚关心,我只想着,倘若优再来奈何桥,我一定要让他替我熬个一年半载的汤。

——End——

评论 ( 6 )
热度 ( 40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