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冲田组】See You Again

《See You Again》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文中有关祗园祭的内容有参考《PEACEMAKER铁》,其实我只是在重刷pm铁的时候觉得清光没能一起看到祗园祭的烟火太遗憾了……



正文: 


>>>

 “烟花,很漂亮哦!” 

谁?

 “祗园祭的烟火大会是最漂亮的哦!”

 是谁?

“明天就是祗园祭了,一起去看烟花吧,和总司一起!” 

究竟,是谁?


 “呐,烟花漂亮吗?” 

清…… 

“呐,安定,祗园祭的烟花,漂亮吗?” 

清光……!!!


 >>> 

大和守安定猛然睁开双眼,四下望了望,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本丸的屋顶上睡着了,下头隐约还能听到其他刀剑的喧哗声。

 “竟然做了这样的梦啊!”他捋了捋睡乱了的头发,自言自语着,心想多半是审神者说今晚会准备烟火大会的缘故。 


年轻的女子向来贪玩,眼下又正赶上新年,速来拮据的审神者硬是挤出了资金带着粟田口的一众小短刀们去万屋挑选了大堆的各种烟花,说是要趁着新年好好放松一下。安定不置可否,本丸的其他刀剑倒是期待得很,特别是鹤丸国永和鲶尾藤四郎,有事没事就往仓库跑。不知道为什么,偶尔看到他们盯着烟花两眼放光的样子,安定就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今晚是新年前夜,审神者从现世匆忙赶回来的时候,本丸已经布置成了宴会的模样。风尘仆仆的女子急匆匆把手上的礼物丢给担任近侍的加州清光就跑回房间说是要换身干净衣服再来。安定帮着清光把礼物整理出来分给大家,这一忙活便到了宴会开始。 因着新年,本丸也没了平日里的紧张感,粟田口的短刀们在一期一振的默许下也抱着杯子小心地品尝着审神者从现世带来的红酒,更别提一向嗜酒如命的次郎太刀和日本号了,早就拉着其他刀们闹作一团。

 瞧着他们喧哗笑闹,安定不知怎的忽然有点寂寞。他往周围看了看,身为近侍的清光正忙着和压切长谷部一起阻止审神者和次郎他们拼酒。他看着那薄红的身影手忙脚乱的样子,无端地笑出声来。 

方才被和泉守兼定拉着灌了几杯酒,大约是喝的猛了,他觉得有点晕,借口出去醒酒,在庭院里走着走一时兴起就上了屋顶,没成想竟会睡着了。


 “烟花啊!”安定坐起身小声嘀咕一句,“很久没看到了呢!” 

上次看烟花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沉睡了太久,安定觉得他有点记不清了,大概还是那年的祗园祭,他跟在冲田君身边坐在屯所的屋顶上隔着老远看的吧。那时候大家还都在,近藤先生,土方先生,冲田君都在,他们还在屋顶上摆了酒、茶,还有点心。他还记得那时候冲田君笑着说土方先生明明不让新八他们上房顶自己却上来了。那是他记忆里的第一次烟火大会,约摸也是最后一次了吧,大家都在,唯独少了一人,少了那个告诉他祗园祭的烟火最漂亮的人…… 

安定忽然觉得眼眶有些酸涩,他抬手揉了揉眼睛,不想竟揉红了双眼。


 “安定,你果然在这里啊。”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安定回过头,一身内番装束的打刀付丧神正朝他这里过来。 

“清光?”他眨了眨眼睛,看着红眸的少年在旁边坐下,“你怎么来了?主上那里没事了吗?” 

“主上那里有长谷部在,没事的。”清光转头看向他,“倒是你,出去那么久都没回来,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清光怎么知道我出来了?”安定盯着眼前人那双好看的眼睛,“难道你一直注意着我这边?” 

“笨蛋,在胡说些什么?才没有盯着你看啊!”清光别过脸不看他,月色下安定清楚的看到了他泛红的耳尖, “是,是堀川啦,堀川说你出去了……”清光的声音越说越小,耳尖也越来越红。

 “是吗,”安定眯着眼睛笑起来,“我只是出来透透气,结果一不小心睡着了。”

 “哈?一不小心睡着了?”清光嘴角抽搐地看向一派淡然说出这种话的人,“安定你是笨蛋吗?在这种地方睡着会感冒的。” 

“只有一小会儿,没关系的。” 

“……”


 “话说回来,清光是来……” 

“啊,这个啦,”涂着赤红丹蔻的手将一个精致的小袋子放在安定手上,“上次陪主上去万屋的时候正好看到就拜托主上买回来了。” 

小心地拆开袋子上系着的丝带,里边是一粒粒看上去很普通的糖果。安定拿起一颗放进嘴里,很普通的甜味,甚至除了甜味没有什么其他的味道。

他忽然有点抑制不住的想哭,抬头看向清光,“好甜……”说着又伸手拿了一颗塞进对面人的口中,那双海蓝色的眸子有些湿润,却带着一丝笑意。 

“真的呢,好甜!”红色的付丧神也笑起来,“这么甜,真难为你们那么喜欢。”

 “明明清光也很喜欢的。” 

笑着笑着,他的眼角忽然滑过水光,身旁的少年微凉的手指拂过他的脸颊,替他抹掉那一丝水渍。

 “笨蛋,就算是很久没吃到也不用开心到哭出来吧!”

 “还说我,清光不也一样么!” 

“才没有啊!”对面人慌忙抹了抹眼角,“我才不像你那么爱哭,从来屯所就爱哭。” 

“爱哭的明明是清光才对。”

 “才不是!”赤瞳的少年瞪着那双漂亮的眼睛,半天憋出一句,“算了,不跟你计较。”


 “加州先生,大和守先生,烟火大会要开始喽,你们不下来一起玩吗?” 

下方传来粟田口家短刀们的呼喊,屋顶上的两人对视了一眼,“你们先玩,我们一会儿再去。”


 “安定,要喝酒吗?” 

停顿了一下,清光突兀地问道,顺手从身侧拿过酒壶并两个酒杯。

 “你从哪里弄来的?” 

“嘘,趁他们不注意,从次郎他们那里拿来的。”清光眨了眨眼睛,“忙了一晚上累死了,安定,陪我喝嘛!”

 “好好,陪你喝。” 


一壶见底,两人的脸上都泛起了红晕。

 “呐,安定,”清光抬起头,朝他举起手中的酒杯,赤红的双眸里倒映着烟花的光芒,“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清光!”

白瓷酒杯碰在一起发出悦耳的声响,安定看着对面微醺的伙伴,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能再见到你真好!” 

“……笨蛋吗你是!”


 “砰!” 

一束紫色的烟花在五颜六色的光芒陪衬下升上夜空,于沉沉夜幕下绽开,散落成点点流萤。夜色被照映得一片荧紫,像极了那双深深印刻在他们记忆深处的盈满笑意的眼眸。


>>>

 “呐,安定!” 

“嗯?” 

“那一天,祗园祭的烟火,漂亮吗?”

 “漂亮哦,非常漂亮。”

 “是吗?太好了!” 

“祗园祭的烟火,果然是最漂亮的呢!”



 —End—

评论
热度 ( 39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