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冲田组】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一)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前文(序)→http://tillen-nellit.lofter.com/post/1ddc94f3_da4d5b5

文中总司参考pm铁,但不完全一样,有私设

bug,ooc有,慎入

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一)

大和守安定来的那天,本丸正值盛夏,庭院里聒噪的蝉鸣惹得他心烦。

安定不喜欢夏天,尤其是盛夏,最为厌恶。炙烤着大地的日光,带着粘腻味道的风,不断鸣叫的蛙与蝉,都令他不自主地会想到些不好的东西。

 

“……安定!”堀川国广的声音打断了他飘散的思绪,他抬头看着前方为他领路的近侍刀,只见小个子的协差面色有些复杂,“安定,你在听我说话吗?”

“抱歉,稍微想到了些其他事。”他笑得有点不好意思,堀川倒也没再说什么,一路将他带到审神者的房间外。

“安定,等下你进去千万要冷静。”堀川嘱咐道,“无论看见什么,都要冷静。”

“哎?怎么了吗?”安定有些摸不着头脑,“这里的主人很难接近吗?”

“那倒不是,”面前的协差有些为难,“总之你进去就知道了,一定要冷静点。”他说着敲响了房门,“主上,大和守安定来了。”

“进来吧。”里边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安定在门口愣了愣,原因无他,只因这声音他曾无比熟悉。在他沉睡的那些时日里,这个声音一次又一次出现在他的梦里。

“安定,你还好吧?”堀川推了推他的手臂,“主上叫你进去了。”

“啊,是,我没事。”他侧过头朝协差笑了笑,“那我进去了。”

转过身,站在门外深吸了一口气,他的手轻轻放在房门上,“大和守安定,进来了。”

房门推开的刹那,安定总算明白堀川为何反复嘱咐他要冷静。

目光所及之处,一年轻男子坐在书案后,身着浴衣,墨紫的长发垂在身后,只在发尾松松绑着一节素色的缎带。

安定觉得全身都在颤抖,尽管那男子的面容被覆面遮挡,但他毫不怀疑,面前之人定是他沉睡之前最为挂念的人,如若不然,世上怎会有如此相似之人。


 “你就是大和守安定?”

男子好听的声音响起,安定忽然觉得眼眶湿热,他开口,声音比自己想象中抖得还要厉害,“我是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的爱刀,虽然不易上手但性能良好。请多指教。”

“那么,安定,请多指教。”男子走到他身前,伸手揉了揉他蓬松的马尾。虽然遮住了面容,但安定能够想象的到,覆面下的那张脸一定是笑着的,那双紫玉般的眼眸也一定浸满了温柔的笑意。

“是,冲……”话未说完,眼泪就这样顺着脸颊毫无征兆地滑落。他急忙伸手去抹,却惹得面前人一阵轻笑,“哎呀哎呀,别哭呀安定。”那人微凉的手指牵引着素白的衣袖拂过他的眼角,“男孩子这么爱哭可不行呢!”

“对不起……”他低着头,眼泪还是止不住,“我……”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堀川国广推开门,男子抬头看向身为近侍刀的协差。 “主上,第一部队回来了!”堀川似乎心情很好,声音里带着兴奋和急切。
“知道了,堀川你先过去吧,我随后就来。”男子看着小巧的协差迫不及待地跑出去,捂着嘴笑起来,“堀川还真是开心啊!”他摸了摸安定的脑袋,“走吧,安定也一起来吧。”
“是。”蓝发的少年在他身侧抬起头来,眼角还挂着未擦干的泪痕。
男子拉过他的手,带着他朝庭院里的传送装置走去。


“安定来得可真晚啊,清光都要等急了呢,有事没事就往锻刀室跑……”
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安定忽然停下脚步,“……清光?”
眼前突兀地浮现出夜色下的池田屋,一袭洋装的打刀瞪大了双眼,满满的不可置信充斥着那对赤色的眼眸,他的嘴唇动了动,微不可闻的声音飘了过来,“安定……”没有再多的话语,那赤色的人儿便消散了形体,只留下断刃的本体还有那贯穿他身体的敌刀。

这是什么?安定的大脑一片空白,元治元年的池田屋吗?不对,安定渐渐察觉到不对劲,那时的池田屋行动他并没有参加,甚至事后也因为种种原因并不曾去过那里。再者说,清光那时折断的是铓子,按理伤口多半应在脖颈处,怎么会是被贯穿了胸口?而且,贯穿他胸口的那是什么?明显不是维新派的人,不,根本连人都算不上,那是……骸骨?


“……安定,安定?”他回过神来,正看到一只修长的手在眼前晃,手的主人似是有点担心,“安定你怎么了?”
“抱歉,我……”他微微垂了头,不知该如何回答。
“啊,我知道了。”男子的左手握拳敲在右手手心,像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他的声音里带着若有若无的调侃,“安定,就算是马上就要见到清光了也不用这么激动,以后有的是时间你们可以待在一起,”他毫不掩饰地笑出声,“还是说,安定你这么喜欢清光?喜欢到这般想念他?”
“……不是的,我……”他说不出别的话来,就连那句“不是”也不知到底否定的是喜欢还是想念。
男子见状俯下身来,揉乱他的额发,“不要想太多了,大家还等着呢!”
“嗯……”

 

庭院中,
“和泉守你这笨蛋,连传送的时间地点都能搞错!”身着洋装的打刀嘲笑般的看着这次带队出阵的队长,语气中透露出隐隐的不满,“白白耽误了时间。”
“你还好意思说我?”长发的打刀不服气地回嘴道,“是谁在boss点一路横冲直撞,最后被人家大太捅了一刀?”话说到一半他忽然笑起来,“怎么,听说那里掉落安定的机率高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谁迫不及待了?” 方才还嘲笑他的打刀听到这话倏地红了脸,“你这混蛋,想打架吗?” 
“别,我不跟伤员一般计较。”和泉守兼定甩了甩长发,指了指面前红着脸的少年染血的右肩。
“混账!”对面的少年跺了跺脚,显然气得不轻,他左手握着的本体刀在和泉守兼定眼前晃了晃,“手合场见,一对一,看我不把你揍得堀川都认不出来!”
“好啊,手合场见,”眼前的人被挑起了兴致,“清光你到时候可别去找主上哭啊!”


“……堀川,你真的不管管吗?这都要打起来了。”一同出阵的长曾弥虎彻担忧地看了眼吵个没完的两人,用手肘戳了戳一路从审神者房间跑来的堀川国广。
“说什么呢长曾弥先生,您不是也看得很愉快嘛!”协差显然是不打算这么早出手拉架,他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正叫嚷着要去手合场的和泉守兼定。


“哦呀,大家看起来很开心嘛!”青年温和的声音传来,即将打起来的两把刀立刻安静下来,“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主上……”平日里最喜欢黏在审神者身边的打刀这会儿不知是怎么了,低着头不说话,甚至还不着痕迹地往和泉守兼定身后挪了挪。

“主上,”身为队长的和泉守兼定上前一步,“第一部队出阵归来,加州清光轻伤……”

“清光?”年轻的审神者有些惊讶地打断了他的话,跟在他身后的大和守安定明显一愣,清光……受伤了?

“是。”往日里嘻嘻哈哈的打刀难得的严肃,“在王点被敌方大太刀所伤。”他顿了顿,微低下头,“另外,由于我的失误,回来的时候出了差错,导致时间上的延误,非常抱歉。”

“这些随后再说,平安回来就好。”青年摆了摆手,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堀川,”他转向旁边不远处的近侍刀,“你帮着和泉守他们整理一下路上带回来的资源,整理完就安排大家先回去休息吧,大家都辛苦了。”

“是。”蓝眼睛的协差拉着和泉守兼定的袖子,“兼先生,来这边吧!”

“然后,清光,”青年看向一直垂着脑袋不说话的少年,“跟我去手入室吧。啊,对了,”他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身看向一直站在身后的少年,“安定要一起去吗?”

“安定?”眼前沉默着的打刀蓦地抬起头,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写满了惊讶。

他随着青年的动作看过去,那身披浅葱色白山纹羽织的少年一如数百年前他记忆中的那样,甚至那总是蓬乱无章的发丝也和记忆中的分毫不差。

 

“大和守安定?”清光迟疑地开口,尽管容貌无差,可数百年过去,他是否还会记得这个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就留下他一个人的自己呢?

“清光?”对面的人显然也有些犹豫,他打量了一下少年身上黑底金边的洋装,目光看向那双赤红的眼瞳时,脸上浮现出笑意,“你是清光,加州清光?”

“对啊,不认识我了么?”清光的嘴角也勾起淡淡的笑,“安定你个笨蛋,一点都没变。”

“果然是清光啊,”蓝眸的少年眯起眼睛笑得一脸天真,“说话还是这么欠揍。”

“你……”

“我说你们两个,”男子适时地打断了即将到来的争吵,“打算去手合场来个见面礼吗?”

“……”

“……”

见两人停下了争吵,他一手搂过一个,顺手揉了揉他们的脑袋,“那么久没见就好好打个招呼嘛,明明都作为刀剑男士被召唤来了怎么还一副没长大的样子。”

 “……好慢啊,安定……”红眼睛的少年微偏过头,“明明不是什么稀有刀,还来的这么晚……”

“哎?”对面的少年瞪大了双眼,“不是‘欢迎回来’吗?”

“哈?你没搞错吧!”清光看了他一眼,“你是刚到本丸来吧,为什么要说‘欢迎回来’?”

“因为……”

“什么?”

“……没什么,我随口说的。”安定摇了摇头,看着清光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没来由的笑起来。

 “好了,要叙旧的话以后再说,”青年拍了拍两人的脑袋,“清光还是先去手入吧!安定的话,先和其他刀剑们去熟悉一下这里怎么样?”

“是。”少年抬起头看向长发的审神者,那双眼睛里含着期待与思念。

“唔,那就,今剑和石切丸吧。”他朝不远处的短刀和大太刀招了招手,“安定就先交给你们了,带他熟悉一下本丸。”

“好,交给我们吧!”身形似孩童的短刀开心的应着,转身去拉安定,“大和守先生,这边这边!”

“今剑真是有活力呢!”男子看着跑远的二人轻笑着,“石切丸先生,麻烦你们了。”

“是,主上请放心吧。”老成稳重的大太刀礼貌地朝他行了礼,“我们会尽快帮大和守先生熟悉这里的生活的。”

 


手入室。

“清光,这次出阵遇到什么事了吗?”

年轻的审神者在清光身边坐下,薄红的打刀本体经过灵力的修复已恢复原本锋利的模样,他肩上的那道伤口也不复存在。

“……”

见他仍旧沉默不语,男子也不追问,只安静地坐在那里。

 

“终于来了呢,安定……”半晌,男子忽然开口,“清光很想念他的吧,毕竟你们都是……”

“主上……”一直沉默的人忽然打断他的话,他抬头看向身旁的青年,赤红的眼睛里泛着水光。

“清光?”

伸向覆面的手被对方抓住,清光的眼里闪过复杂的情绪,“主上,真的不是吗?”他的眼泪不受控制地落下,“您真的不是吗?”

“清光,”男子放开他的手,替他擦去眼角的泪水,“我是与不是,是否真的重要呢?”

“我看见了。”少年垂下眼眸,任由面前人帮自己擦拭脸上的泪痕。

“我们准备回来的时候,出了意外。一把没有人注意到的敌方短刀忽然出现,虽然没有造成伤害,但撞到了正在调整传送坐标的和泉守,然后因为坐标错误,我们被传送到了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

“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青年重复了一遍,问道,“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吗?”

“那个地方,”清光顿了顿,“那个地方,我猜的没错的话,大概是……”他咬了咬下唇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大概是……植木屋……”

“你在那里看到了什么吗?”青年的声音意外的平静。

“看到了……”他的手覆上自己的双眼,“安定,还有……总司……”

“呐,主上,”他的身体微微颤抖,有水珠从他的指缝间掉落,“您真的,不是总司吗?”

 


夜晚,安定躺在床铺上,蓝色的眼睛直直望着天花板。

“你是刚到本丸来吧,为什么要说‘欢迎回来’?”

清光的话又在耳边响起,是啊,为什么要说“欢迎回来”呢?安定自己也想不明白了,他那时是想说因为什么呢?清光说的没错,他是刚到这里来的,到底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安定揉了揉自己蓬乱的头发,他想不起来,好似下意识般便脱口而出,仿佛是曾和谁有过的约定。

 


>>>

“呐,清光,听说灵力强大的审神者可以在断刀后重新召唤出有之前记忆的刀剑男子……”身着内番服的蓝色打刀趴在方桌上,一脸神秘的表情。

“安定,那种传闻你竟然也相信!”同样穿着内番服的少年坐在小桌前,正往自己指尖细细染着爪红。

“有什么的,万一是真的呢?清光不相信吗?”

“我说啊,那种事情怎么可能是真的?与其相信那种事,还不如小心点别把自己折断比较好……”

“清光好无聊啊,一点都不可爱!”

“哈?明明是你这个笨蛋净相信这些无稽之谈吧!”

“呐呐清光,如果我们重新被召唤出来的话,你会说什么?”蓝发的少年显然没有被扰了兴致,他支起身体笑眯眯地看着执着于染指甲的人。

“唔,对你吗?”红衣的少年停下手上的动作,想了想,“‘欢迎回来’之类的吧大概……”

“哎?真普通!”

“那种事情明明就是不可能的吧!”

......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56 )
  1. CIELO凝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转载了此文字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