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冲田组】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二)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前文(一)→http://tillen-nellit.lofter.com/post/1ddc94f3_e1567e5

文中总司参考pm铁,但不完全一样,有私设

bug,ooc有,慎入

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二)

大和守安定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

 

昨夜本已打算入睡的他忽然被匆匆推门而入的加州清光从被窝里拽出来带去了庭院里。本丸的一众刀剑都在,审神者手上捧着一杯清茶坐在廊下笑看着他们。安定看着正忙活着的大家一时摸不着头脑,一问才知,是在准备宴会,一来是欢迎他的到来,再来是庆祝本丸全员到齐,为此,审神者甚至连正在远征的刀剑们都叫了回来。

 

“全员到齐?那我是最后一个吗?”安定惊讶的眨了眨眼睛,“我有那么稀有么?”

“就是说啊,”清光在旁边接过话头,“谁知道你怎么回事,别的本丸的大和守安定都早早就来了,就你,来的真晚!”

“哎?”安定似乎听出了些不寻常的意味,他眯着眼睛笑着问身边的人,“清光你的意思是你等着我来等了很久吗?”

“才,才不是这个意思啊!”清光局促地转过头,“你,你想多了,谁会等你啊!”

“是这样吗?”

“没错,就是这样。”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审神者,不自然地转移着话题,“好了,主上在叫我们了。”

 

“清光,安定,来这边。”

青年朝他们招招手,二人依言在他身边一左一右坐下。

“抱歉呢,临时决定准备宴会,耽误你们的休息时间了。”

“没关系的,主上。”安定笑着答道,他停顿了一下,继而和本丸的大家一样,称呼审神者为主上。

“就是说啊,睡太晚对皮肤不好啊!”清光噘着嘴扯了扯青年的衣袖,“主上,明天不要安排内番了吧!”

“清光真是的,”青年放下茶杯,捏了捏自己初始刀的脸颊,“好,明天不安排你们内番。”

“主上最好了!”红衣的少年孩子气的笑起来,安定看着他的样子忽然笑出声,“清光还是那么喜欢撒娇啊!”

“谁说不是呢,”男子揉了一把清光的脑袋,转过头看向安定,语气里似乎带着些无奈,“明明是这里资历最老的初始刀,却跟个小孩子一样,简直比粟田口家的短刀们还会撒娇!”

“哈哈,真是一点都没变啊,”安定看了看因被青年摸头而笑得像只满足的猫儿一样的同伴,“清光从以前开始就很会撒娇,整天黏在……”

话说到一半,他忽然不再言语,半垂着眼眸,海蓝色的眼睛里映着庭院里明明灭灭的灯光。

有多久没见过清光这样跟主人撒娇了呢?上一次还是在池田屋之战前吧。彼时还是付丧神的他们总是会为了冲田总司更喜欢谁而争吵,清光说不赢他的时候就会跑去冲田那里,而冲田则总是笑着揉揉他们的脑袋,说他们两个都是他最喜欢的刀。自那之后,过了多久呢?大概有几百年了吧。数百年间,他不曾见过加州清光,不知为何,哪怕在他漫长的沉睡中,清光的面容他也未曾看清,他甚至怀疑,如果有一天再见清光,是否还能认出他。主上说清光是这里的初始刀,而自己则是最后一个来的,清光,是真的等了自己很久吧!

 

“……安定,你在发什么呆啊!”加州清光毫不客气地一个爆栗敲在他头上,安定回过神,下意识地捂着脑袋瞪了他一眼,“清光你干什么?”

“笨蛋,别发呆了,宴会要开始了!”

“安定,来吧!”青年一左一右牵着他们的手,朝前方已经开始推杯换盏的大家走去。

 

晃了晃脑袋,安定从昨晚的回忆中清醒过来,昨晚被热情得让他险些招架不住的次郎太刀他们拉着灌了不少酒,最后差不多是晃晃悠悠地飘回房间的。他记得后来在房间,他曾询问清光,审神者到底是谁,清光没有回答,他追问的时候,只见那人一双赤红眼眸平静的看向自己,尽管因为喝了酒脸色微红,却是一脸严肃。

“安定,”他开口,声音里没有一丝酒意,“主上是谁都不重要,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那双赤眸对上他如海般蔚蓝的眼睛,“别陷得太深,安定,你会出不去的。”

 

别陷得太深,会出不去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安定揉了揉还有些昏沉的脑袋,昨晚他再追问的时候,清光却什么都不再多说,跟他道了声晚安便沉默着钻进了被褥中。

 

无声地叹了口气,安定抬起头,看到清光已经换好了内番服,正在用束带固定袖子。似乎是绑了几次都不怎么满意,他看起来有些不满。

“清光,”安定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你已经起来了啊!”

“安定?”清光闻声回过头,看到安定坐在被窝里,脸上还带着明显的睡意,本就不怎么服帖的头发更是被睡得乱七八糟的,他弯着嘴角笑起来,“是啊,谁像你一样,那么喜欢睡觉,都睡了几百年了还没睡够吗?”

“那是因为昨晚喝多了酒。”穿着睡衣的少年神态自若的辩驳着,“清光你不也才起来没多久嘛!”

“嘁,懒得理你。”他撇了撇嘴,扯下身上系到一半的束带,丢给睡眼惺忪的安定,“既然起来了,那帮我把这个绑好吧!”

“束带?”安定看着手上的东西迟钝地眨着眼睛,“背后结?”

“是啊,你不会忘了怎么绑吧?”

安定看了看手中的束带,又看了看背对自己坐下的人,起身正准备按他的要求帮他系上束带,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清光,你转过来。”

“哎?做什么?”面前的少年愣怔了一下,不明就里的转过身,只见安定扔下手中的东西,利落的起身扯开他的衣襟,那双眼睛里哪还有半点睡意,正眸光清明的盯着他的胸口。

“喂,你干什么!”清光羞恼地想要拉上衣襟,奈何安定死拽着他的衣服不放,那双眼睛像是要将他看出花来一样。

 “没有……”半晌,安定像是自言自语般小声说了一句。

“哈?”清光强忍着想要揍他一顿的冲动,他觉得自己现在额角的青筋一定跳得很欢畅。

“没有……”安定像是没有注意到他的脸色一样,依旧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胸口,为什么,没有……

 

“大!和!守!安!定!!!——”

那天,整个本丸都听到了来自他们的初始刀加州清光的怒吼,“盯着我裸体的混蛋,去死吧!!!”

 

“哈哈,一如既往的关系很好呢!”

一袭素衣的男子坐在书案前,听着外头的动静,唇边的笑意逐渐放大。

白色的覆面被搁置在一旁,那双总是掩盖起来的墨紫色眼眸温润如玉。

修长的指尖摩挲着膝头一个小猪样的玩偶,男子的目光落在案头那张写着出阵指令的纸张上。扫了眼上边的内容,他的眸光不自觉暗沉下来。

 

出阵地点:鸟羽



——TBC——


好孩子不要学花丸那样搞事情,哪有lv1直接上6图的,我当初lv60+的清光放到6图都被怼的不要不要的,才不能听花丸那样乱来......


评论 ( 2 )
热度 ( 49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