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冲田组】死与新生

《死与新生》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文中池田屋之战参考pm铁,但由于不忍心写总司被吉田踩的那段所以做了改动,以及,抱歉,让小铁背锅了,真的抱歉。
名字虽然取的跟EVA某部剧场版一样但其实并没有什么深刻含义以及,我也不造我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捂脸……)
bug有,ooc有,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00-

神明大人,如果真的存在的话,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清光和冲田君好好活着……

神明大人,我会把这段偏离的历史重新导入正轨,作为交换,请抹掉他对这段不该存在的历史的记忆……


-01-

“听说马上就是祗园祭了呢!”少年趴在廊下,把玩着同伴颈间垂下的围巾。
“唔,快了吧,还有几天的样子。”正在打理指甲的少年停下手上的动作,思考了几秒,转头看向他,“安定是第一次参加祗园祭吧,怎么,这么早就开始兴奋了?”少年眯起眼睛笑着,“简直像个小孩子一样!”
“才不是啊,”他抬起头气鼓鼓地看着正笑得欢快的同伴,半晌又没了火气,趴在那里托着下巴像是在自言自语,“神明真的存在吗?”
“……有的吧!”面前的少年满意地看着自己涂好爪红的指尖,“毕竟像我们这样从刀剑化生的付丧神都是存在的……”

“清光,大家说祭典那天要去神社参拜,清光会去吗?”良久,他发出迟疑的询问。
“唔…”少年想了一会儿,“大概不会吧。”
“哎?”他惊讶地瞪大双眼,“清光没有什么愿望吗?”
“愿望?有啊,”那双赤红的眼眸再次溢满笑意,“希望新选组的大家都能好好的!”他吹了吹指尖半干的凤仙花汁,“不过啊,在这种时代,与其向神明祈求平安,远不如靠自己去保护好想守护的一切来得可靠。”
“……是吗……”他将脸埋在臂弯里,声音听起来有些闷,“清光,真无聊啊…”
“而且啊,”少年敲了敲他的脑袋,“身为付丧神的我们去向神明祈愿才是很奇怪的事吧!”


-02-

“结果,最后还是我被丢下了啊……”

冲田总司离世后,他拒绝了阿光姐姐的好意,在那人逝世之地停留数月,之后便独自一人在世间飘荡。

时光流转,兜兜转转他竟又回到了这里。

壬生寺,新选组从前的屯所,一切开始的地方。


-03-

从前喧闹的屯所早已破败不堪,院中那株他们曾最喜欢的樱树也了无生气。
少年安静的趴在廊下,扯过颈后的围巾放在手中把玩。庭院里一片寂静,甚至连枯叶掉落的声响都听得见。

“呐,清光,”他忽然开口,声音很低,隐去了所有情愫,“明天,冲田君会带谁出去呢?”
他觉得双眼有些不舒服,视线开始模糊起来,手中素白的围巾也恍若染上了鲜艳的凤仙花汁,变得一片赤红。他抬头望向身侧,仿佛那赤色的人影从未消失。嘴角倏地挽起一抹笑,似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滴落在手上。

“明明我一点也不比你差,却每次都让你出尽风头,太狡猾了……”



-04-

好寂寞啊……

少年趴伏在廊下的木地板上,将脸深深地埋进臂弯里。

为什么,要夺走我的一切呢……

臂弯下腐朽的地板上,一朵一朵的水花渐渐晕开。

一个人,好寂寞啊……

冲田君……

清光……


-05-

神明大人,如果真的存在的话,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清光和冲田君好好活着……

破败的庭院中,孤寂的少年满心绝望地向神明许下荒唐的愿望……


-06-

盛夏的鸣蝉总是那样聒噪,他揉了揉额前的碎发,睁开双眼。赤红的身影安静地坐在不远处,似乎正在摆弄手指。

“安定,醒了吗?”
似乎是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少年转过身来,那双他无比熟悉的眼睛里含着淡淡的笑意,“睡迷糊了吗安定,该起来了。”
“……清光?”他有一瞬间的愣怔,四下看了看,发现自己是在屯所的廊下,看样子多半是睡着了,可是……
“清光,现在,是什么年月?”他抓着面前人的衣袖急急问道。
“……哈?”眼前的少年一脸迷茫地看着他,过了好久才开口,“元治元年六月三日。”
海蓝色的眼眸狠狠颤抖了一下,他猛然坐起身,扑到对面人的怀里,双手紧紧搂住那人的脖颈。
“等,你做什么?”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少年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可他却没有丝毫松手的意思。察觉到他微微颤抖的身体和自己肩上的濡湿,少年停止了动作,轻轻环过他的身体,“做噩梦了吗?别怕,大家都在……”
“清光……”
带着些微哭腔的声音从肩头传来,他缓缓拍着怀里人的后背。
“我在……”


-07-

站在池田屋外时,他想,大概被讨厌了吧!
早上手合时,他趁清光毫无防备伤了他。虽然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冲田君还是带了他来,而将清光留在了屯所。
他知道清光在生他的气,一整天都没理他,就连出发前,也只是拉着冲田君的袖子说些什么。
被讨厌就被讨厌吧,他想,总比折在这里要好。
他晃了晃脑袋,无视掉那些纷繁的思绪,盯着眼前紧闭的池田屋大门。
今夜,注定是一场恶战。


-08-

这就是那时的清光最后的战场吗……

大门打开的那一刻,战斗便已开始。没有丝毫犹豫,他随着冲田总司的动作利落斩杀掉一个又一个长州藩士,不大的池田屋,很快被血迹淹没。
冲田总司带着他追随着局长近藤勇冲上二楼,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去思考这些人是否该死,出于利器的本能,他的身心都在兴奋着。
很快,这里只剩下与冲田对阵的吉田稔磨。他深吸了一口气,收敛了些许恣意与狂放,双眼死死盯住那持刀对立的长州藩士。
出刀是一瞬间的事,他的本体携裹着雷霆之势刺向对面之人……

冲田君,清光,这次,我绝对会保护好的!


-09-

为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清光……

与吉田稔磨交战中,他不经意间的一瞥,险些惊出一身冷汗。本应在屯所等待他们回去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门口,他旁边的市村铁之助手上正握着那人的本体。
“铁君?”他恍然想起,市村铁之助还没有拿到佩刀,可是,就算是这样,为什么要带清光来?

恍神的一瞬间,吉田便得以脱身,躲过他的斩击,直奔门外的市村铁之助而去……


-10-

冲田君说,赢的会是铁君。
他相信冲田君的判断,只是,恐怕连冲田君自己也不曾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11-

“铛——”
铓子坠地的声音在战事已近尾声的夜色里格外清晰。他扶着冲田追过来时,只来得及看到那赤色的少年如同飘摇的落叶倒在冰冷的地上。
“清……光?”脑海中,似乎有什么骤然崩塌。
“清光!!!”
撕心裂肺的吼叫冲口而出,他连滚带爬来到那人身边,只见少年素来精心打理的发丝已凌乱不堪,身上浅葱色的羽织也染上了大片殷红。
他无助地跪坐在少年身边,颤抖的手覆上少年颈间的伤口,却止不住不断涌出的鲜血。少年眼里的光正渐渐熄灭,身体也逐渐变得透明,他慌乱地抓着少年的手,用着快要哭出来的声音喊着他的名字。
“清光……”
“安定……”少年缓缓抬起手,用羽织的衣袖擦拭着他染满殷红的掌心,“弄脏了就不可爱了……”
“清光……不要走……”他拽着少年的羽织,“你要是敢走我就把你的金平糖全都吃掉……”泣不成声的威胁混合着眼泪一起落在交握的手上。
“那就全都吃掉吧,”少年的脸上浮现出微笑,“反正你一早便知道我藏在什么地方……”
“清光……”他低着头,泪水模糊了视线。
“呐,安定……”少年的眼神暗淡下去,身影消失前,他听到了少年最后的呢喃……
“我到最后,一直都是被爱着的吗?”


-12-

真是恶劣的神明大人啊,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13-

“首落去死吧!”
他的本体闪着寒光斩断吉田稔磨的头颅,飞溅的血液染了他一身。
宛若失去气力般,他跌坐在地上,抬眼望去,哪里还有那赤色付丧神的半分影迹,只留下折了铓子的打刀孤零零躺在那里。
“清光……”他伸手握住那半片残刃,泪水吧嗒吧嗒落下,晕开了刀刃上沾染的血迹……

“冲田君,我是不是做错了……”


-14-

又是恼人的蝉鸣,吵得人午睡都不安稳。
他烦躁地睁开眼睛,红衣的付丧神依旧安静地坐在廊下细细染着爪红。
“清光,”他坐起身,眸光深沉地望着不远处的少年,“现在,是什么年月?”
少年回过头,面上一片平静。
“元治元年,六月三日。”


-15-

“清光,你不能去。”他焦急地阻拦着正在整理出战服装的少年。
“为什么?”少年停下动作,侧过身看着他。
“池田屋,那个地方,你会……”他忽然失语,不晓得要怎么说出口。
“会怎样?”少年追问着,复又笑起来,“会折断?会死?”
“清光!”他有些生气,这人为何还笑得出来。
“安定,”少年敛起笑意,声音低沉了下来,“我们是实战刀,战死疆场是我们的宿命。”
“是吗?”他笑得有些讽刺,“那为什么,你在哭?”
“……”少年下意识的摸了摸眼角,有些潮湿,他摆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大概是天气热,出汗了吧。”
“骗子……你明明……”
“安定,”少年打断他的话,“付丧神向神明祈愿,果然是件很奇怪的事吧!”
他的眼睛猛的瞪大,不可置信地看向眼前依旧挂着笑的人,“清光,你…难道……”
话未说完,眼前便陷入一片黑暗。意识消失前,他似乎听到少年悄声的低语,“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知道对不起就给我好好的回来啊……



-16-


向神明许下荒唐愿望的不止你一个……



-17-

“清光,这样真的好吗?”阴影下,走出一个少年模样的付丧神。
“我也不知道,”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略显无奈的笑,“总比让他去的好。”
“……”
“谢谢你了,国广。”
“不用…”堀川国广顿了顿,“我出手的分寸还是有的,安定大概明早才会醒。”他神情复杂地看了看已经披上羽织的少年,“清光,小心点!”
“嗯……”



-18-

少年望向昏睡过去的同伴,那紧闭的眼角还挂着水光。

没事的,安定,睡吧,睡醒了,一切都结束了。

他束起发丝,系好护额,整理了一下羽织上的褶皱,起身坐在安静睡着的那人身边。
“谢谢你,安定!”他看着少年沉睡的容颜,隐约觉得眼眶有些酸涩,“至少,我还能再见到你一次!”

门外传来集合的声响,少年俯下身,小心翼翼地在沉睡的人儿额前留下一个轻吻。

对不起,安定,这段不该存在的历史,就让它和我一起消失吧……



-19-

神明大人真是恶劣的存在,将你送回过去的同时又把我唤醒。
我就在你身边可你却无法察觉。
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向着恶劣的神明大人祈愿,许下了和你一样荒唐的愿望……

神明大人,我会把这段偏离的历史重新导入正轨,作为交换,请抹掉他对这段不该存在的历史的记忆……


-20-

公元2205年,本丸,锻刀室。

“我是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的爱刀,虽然不易上手但性能良好。请多指教!”

“好慢啊安定!”
“抱歉,让你久等了,清光!”

染着精致爪红的指尖牵过他藏在羽织下颤抖的手,少年弯起眉眼笑着,一如当年的模样。

“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

窗外,春光正好


——End——




————————分割线————————

加一个啰里啰嗦的碎碎念…

这篇写出来,我也说不清算不算是写出了想表达的东西,也不清楚能不能让小伙伴们看明白,总之预想的设定是这样的:

1.付丧神的消失严格意义上其实是陷入沉睡,但由于一把刀只有一个付丧神,除非断刀重铸,否则陷入沉睡的付丧神很难再醒来,but神是个bug;

2.清光折于池田屋后被判定不可修复,因此付丧神沉睡,从世上消失;

3.安定许愿之后被送回过去是代替了过去的时空中的大和守安定,他看到的清光也是过去的清光,就比如现在的你和十年前的你;

4.神是个恶作剧的属性,神从来不会正经地实现愿望,他只是为了好玩(×)神把陷入沉睡的清光唤醒,把他和安定一起送回过去,但是同一个时空不可能存在两个完全一样的付丧神,所以没有人能看到和安定一起被送回去的清光;

5.安定回去的是元治元年六月三日午后,池田屋事件是在六月五日夜里,也就是安定其实回到的是池田屋事件的前两天;

6.安定是故意打伤清光的,虽然他们俩不相上下,但是清光以为是单纯的手合,并没有防备,so…

7.小铁带清光去池田屋那段纯属我瞎扯,他那会儿拿的应该是新选组配发的刀,但是我让他背锅了,因为是参考pm铁的池田屋之战,他就很不幸被我拉出来背锅了,实在抱歉…

8.总司吐血然后被吉田踩的那段实在下不去手,所以删掉了那段,直接写成小铁到门口之后,吉田摆脱总司和安定(本体)然后和小铁相杀到院子里去了(×)

9.安定第二次回到六月三日时见到的清光是和他一样代替了这个时空原本的加州清光的清光,他这次回到六月三日是由于清光的祈愿,清光之前和安定一起被送回去,但是安定不知道,他想方设法想让这个时空的加州清光避开池田屋,总司去池田屋是近藤他们决定的,安定阻止不了,他就想着至少要保住清光,在池田屋保护好总司,然而…

10.清光是在安定的池田屋加州清光阻止计划(…)失败后许愿的,他明知道神性恶劣,还是抱有一丝希望,他觉得安定虽然逆天改命失败,但还是很可能会遭到惩处,只要能让这段历史回到原来的样子,安定就会没事,抹去记忆是附加的,反正你许一个愿许两个愿神都不见得会正经实现,那就索性多说几个(×)所以清光那个祈愿压根就不是祈愿的语气,摆明了一副交易谈判的语气(×)

11.本丸大概算是除了神之外的另一个bug,能唤醒沉睡的付丧神作为刀剑男士;

12.关于在本丸被召唤出来的安定到底有没有那段记忆,可以自行脑补,反正清光是有的。

最后,关于为什么我的文中总是有参考pm铁,因为那是我知道新选组的第一部作品,pm的总司可是我心头爱,就当年第一集那个靠着门框绑头发的镜头,从此我沉迷其中不可自拔(好像说多了…)旁友,要来一发北上篇吗(你滚…)就我个人,因为最先接触到的冲田总司就是pm铁的这个而且又很喜欢,所以其他的各版我基本上都是看看就罢了,没啥喜欢的,哦,花丸总司除外,他声优是我本命我能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咳…)

碎碎念的废话扯了很多,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笔芯~

评论 ( 4 )
热度 ( 56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