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兰の夏天

感谢来访(•͈˽•͈)
这里蒂兰兰~一只坏掉的咸鱼(›´ω`‹ )
微博@蒂兰-如果我是冰淇淋
米优不拆不逆
沉迷冲田组
原耽相关cp产出全部放在小号@一只拂尘
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冲田组】流光(00-06)

《流光》(暂定)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脑洞来自电影《忌日快乐》

私设存在于真实历史时段的人看不到刀剑男士和溯行军,但却可以触碰和被触碰,甚至可能被杀

无等级限制,无队长重伤强制回城设定,碎刀有

ooc有,bug有,不知所云有

前方再次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00

加州清光会死在这一天

 

01

公元2205年7月8日

“唔……”

加州清光是被一阵蝉鸣声吵醒的。睁开眼睛的刹那,他有些茫然。入眼一片葱绿,耳边是聒噪不停的蝉鸣,显然不是自己在本丸的房间。他揉了揉有些眩晕的脑袋,四下里看了看,总算想起是怎么回事。

昨夜,审神者一时兴起,召集了本丸留守的刀剑男士们开起了赏花会。虽说入夏已久,万叶樱早已过了花期,樱树上也一片枝繁叶茂,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大家的兴致。众人在树下饮酒笑闹,甚至还有喝了酒的刀剑男士们像小孩子一般追着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嬉闹。加州清光在宴会过半时便拎着酒杯坐在了万叶樱树上。大和守安定一早带着第二部队出去远征,约莫要明日才回。和泉守兼定不知被谁哄着灌了些酒,正朝着堀川国广云里雾里地不知嚷嚷些什么。长曾弥虎彻坐在一旁显然不打算制止,加州清光便也懒得插手,乐得将身影隐匿于葱绿的枝叶间。

这场宴会不知持续了多久。万叶樱树茂密的枝叶遮挡了夏夜的暑气,置身其中的加州清光周身觉出几分阴凉。他懒洋洋地倚在树枝上,透过一片郁郁葱葱中丝丝缕缕的缝隙看向繁星满天的夜空。夏夜偶尔吹过的微风被万叶樱滤去了燥热,若有若无地拂过加州清光的脸颊。许是一时多饮了几杯,加州清光只觉得树下喧闹声渐远。他懒懒的打了个呵欠,望了望零碎的星光,慢悠悠阖上眼睛。

再醒来时已是天光大亮。加州清光坐在树上定了定神,随手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丝,正打算下去,树下便传来一声呼喊。

“清光你在树上干什么?”

少年清亮的嗓音穿过层层叠叠的枝叶落在加州清光的耳畔,他愣了愣,这才想起差不多已经过了远征部队回来的时间。

“清光?”大和守安定又叫了一声。

加州清光拨开挡在眼前的树叶低头看去,大和守安定正站在树下,身上还穿着出阵时的衣服。见他看过来,安定仰着脸朝他招了招手。

“安定你回来了啊。”加州清光从树上跳下,顺手将昨夜放置于树枝上的白瓷酒杯带了下来。

“嗯,回来的时候,主上说你多半还在这儿。”大和守安定歪了歪脑袋看着他,“清光你怎么在树上睡觉?”

“这里阴凉。”加州清光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说道。

两人一路晃晃悠悠朝部屋走去,加州清光随手抛了抛手中的酒杯,大和守安定走在他身侧,高高束起的马尾随着他的脚步一摇一摆,丝毫没有刚结束远征的疲惫。

“远征怎么样?”

加州清光一边走一边漫不经心地询问。他抬起右手看了看指尖,盘算着趁今日没有内番安排,回去把爪红重新染一染。

“一切顺利。”大和守安定晃了晃脑袋,抬脚踢踢路边的石子,看着那圆滚滚的小石块骨碌碌地朝前滚去。

“啊,小老虎不可以的!”五虎退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传来,大和守安定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有一只四脚沾满墨汁的小老虎从歌仙兼定房间跑出,直直朝着他扑了过来。

“哎?什么?”他下意识地侧身试图躲避,不想却一头撞上身侧的加州清光,连带着一起摔进庭院的花丛里。

“安定你做什么?”加州清光推开倒在自己身上的大和守安定,挣扎着爬起来,脑袋上还带着几片花草枝叶,脸上也蹭上泥土。

“抱歉抱歉,清光,我……噗……”大和守安定伸手正要将他拉起来,抬眼却见到他发间夹着花草身上脸上沾着土渍的模样,没忍住便笑了出来。

“安定!”加州清光一张脸顿时难看了几分,咬牙切齿地念着笑作一团之人的名字。

好半天,大和守安定终于止住笑。他抹了把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看了看脸上写满“手合场见”的加州清光,顺手扯过一把不知名的花花草草,对着面前的少年兜头撒了下去。

“清光,这样比较好看,”他笑眯眯地蹲在加州清光身前,好死不死又加了一句,“很像新嫁娘。”

“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挥手扫落自己头上的花草,赶在大和守安定转身跑开之时一把抽出他腰上的本体刀,怒吼着朝那罪魁祸首的身影追去,“你给我站住!”

“那个,对不起……”

身后传来五虎退小心翼翼的道歉,加州清光恍若未闻,追着大和守安定一路连打带吵。两人从庭院打到马厩,动静之大使得鲶尾藤四郎一不小心将马粪扔了石切丸一身。路过香草田时还一脚踢翻了压切长谷部用来给香草浇水的水壶,顺带将长谷部撞到了田地里。

“喂!”压切长谷部从香草田里爬出来,吐出嘴里的草叶,冲着一路朝手合场而去的两人大吼,“不要在本丸用真刀比试啊!”

 

02

本丸的午后总是悠闲又安静的。遵循着四时流转缓缓而来的夏日同外界并无两样,一样的日光大盛,满是燥热。审神者向来不怎么在意这令人烦闷的暑热,时常坐在庭院的屋檐下,懒散地翻着膝头泛黄的书页,或是捧着一杯清茶闲适地看着凑在树荫下乘凉的短刀们。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则喜欢在晌午的太阳下躲回房间,前者是寻一处阴凉地儿修补指尖半褪的嫣红,后者则纯粹是为了躲开热烈的阳光睡午觉。

 

这一日,尖锐的警报声扰乱了本丸如往常般宁静的午后时光。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赶到时,庭院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刀剑男士,审神者正站在监测装置前确认情况。片刻后,新选组的五位刀剑男士连同陆奥守吉行一起接到了出阵命令——旧历元治元年六月五日,池田屋。

 

“池田屋……”

部屋里,已经换好羽织的大和守安定暗自握紧了手中的本体刀,看了眼仍旧坐在小桌边摆弄指甲的加州清光,微微低下头,眼中有些晦暗不明的情绪。池田屋他们并不是没有去过,也称不上毫无胜算,但他确实不怎么想让加州清光再去那里,尤其是这一天。

“怎么样?”忽然出现在视野中的嫣红打断了大和守安定的思绪,他抬起头,加州清光正将刚涂好爪红的手指搁在他眼前晃,另一只手上还握着染爪红用的笔。

“清光……”

“池田屋啊……”加州清光放下手中的笔,收回手抬起指尖吹了吹半干的爪红,“先前去过不少次了,入侵那里的时间溯行军虽不弱,也算不上太难对付。”

“但是今天……”

“今天?”加州清光闻言疑惑地看向大和守安定,半晌,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说道,“你说这个啊,”他起身拿过洋装外套披在身上,“安定,现在是三百多年后,按照主上那里的计时方法,是公元2205年,不是元治元年。”

“嗯……”大和守安定低声应了一句,也没再说什么,看着他重新束起长发,整理好衣装,拉开纸门朝外走去。

“安定,没事的。”

一脚踏出房门的加州清光忽然回过头,朝他露出一个满是骄傲又有些放肆的笑。少年赤色的眸子宛如灼烧的烈焰,金色的耳饰在盛夏的日光下闪着刺眼的光。他的薄唇开开合合,小巧的虎齿在唇边若隐若现,声音里隐去往日里含着的些许慵懒,埋藏在骨血中的嗜杀和战栗正悄然觉醒。

“没事的。”他说,那自信满满的声音同数百年前如出一辙,带着那句埋葬在记忆深处的话悄然落在大和守安定耳边。他一瞬间有些恍惚,不远处逆光而立的身影宛若幻境,似乎一碰便会碎成无数星星点点。

“本加州清光大人绝对不会输。”

 

03

旧历元治元年六月五日,京都,池田屋。

京都的夏夜一如既往的闷热,鸭川吹来的夜风驱不散盛夏的燥热,却无端平添了几分难捱的压抑。饶是已经不止一次来过这里,大和守安定仍旧觉得这蒸腾的暑气透着一股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烦闷。他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转身看向身后不远处的加州清光。少年一袭黑色的洋装,衣摆在不大的旅馆屋内扬起,赤色围巾随着他的动作张扬飞舞。分明仍旧是一丝清凉也无的室内,大和守安定却莫名觉得心头烦热被抚平了几分。他定了定神,转过身同身后的少年背靠着背。宛若镜像一般,他们摆好同样的起手式,冰冷的利刃闪着寒光指向面前嗷嗷怪叫着的敌人。

“哈哈,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盛大欢迎仪式啊。”

加州清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些许的调笑意味。大和守安定微微皱了皱眉,头也不回地对身后人喊道,“说什么傻话,待会儿要是受伤了或是折刃了我可不会管你。”

“呜哇,”加州清光做出一副愁苦的表情,手中刀刃微微调整了角度,赤红的双眸紧紧顶着眼前枯骨盘绕的溯行军,“那还是稍微认真一点吧。”

 

04

加州清光没有料到眼前的时间溯行军会突然回身冲上楼梯。那枯骨嶙峋的怪物脚步却意外的灵活,踩着木制阶梯几步便消失在二层的入口处。

“安定,我去追。”

加州清光来不及细想缘由,只匆匆朝正在与其他敌人酣战的大和守安定喊了一声便紧跟着踩上了楼梯。

“喂,清光!”大和守安定闻声回头时,只来得及看见加州清光的衣摆在阶梯上一闪而过,那人早已经追着那逃窜的怪物没了影子。

“小心点!”眼前的溯行军还在顽抗,大和守安定一刻也不敢松懈,只得一边持刀应对近在眼前的敌人一边扯着嗓子朝楼上大喊。

“是是,我知道。”

加州清光的声音像是从远处飘来般,大和守安定听得不真切,一时也判断不出他到底听到了没有。他有些焦躁地侧身躲过当头劈来的敌刀,微微喘了口气,握刀的双手手心已满是冷汗。加州清光独自追过去会发生什么他无法预知,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被挡在后院,长曾弥虎彻和陆奥守吉行眼下也脱不开身,为今之计,只有尽快解决掉眼前这难缠的怪物,他才有可能抽身去追加州清光。思及此,大和守安定深吸了一口浊气,湛蓝的双眼中涌上赤|裸的嗜杀,手中利刃携裹着雷霆之势刺向方才一击不成还未来得及转身的溯行军的心脏。

 

05

池田屋二层的走廊狭窄又幽暗,加州清光握着本体小心翼翼地朝前走去。耳边充斥着源源不断的喊杀声,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避开随时可能朝着自己刺过来的刀剑,高跟鞋踩在木制的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方才逃窜上来的溯行军不知躲去了何处,加州清光追着他冲上二层时看到的只有战作一团的新选组队士和长州藩士。那骸骨遍布的怪物宛如凭空消失一般,任加州清光翻遍整个二层也未曾得见它的踪迹。楼下的战斗还未结束,心知同队的伙伴们一时半刻也无暇顾及这边,加州清光不敢大意,仔细搜索着每一处可能的角落,却始终不见那怪物的影子。

四周的喊杀声渐渐气势微褪,加州清光不由得着急起来。尽管原本身处这个时代的人们无法看到他们这样打破时空界限回溯时光而来的外来者,但无论是时间溯行军还是身为刀剑男士的他们却能够实实在在伤害甚至杀死处于历史中的人们。出发前审神者曾说过这次的时间溯行军不同于以往埋伏在池田屋守株待兔那般试图将新选组一网打尽,而是很可能会直接插手新选组和长州藩士的战斗,在混战中借由长州藩士之手消灭前来的新选组队士。那只溯行军的确已经上了二层,如若不能尽快找到它,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整个二层几乎已经找遍了,唯一还没来得及搜索的只剩下尽头那间房间。加州清光站在原地喘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随手在衣摆上抹掉手心的冷汗,再度握紧刀刃一步一步朝尽头那狭小的房间走去。

刀剑碰撞的声音渐渐清晰,夹杂着咳嗽的喘息也愈来愈近,加州清光心里忽然涌上一丝惊慌。作为刀剑男士的他来过池田屋很多次,但却是头一遭,即将独自一人在这尽头的房间与那埋在心底的人面对面,尽管对方根本无法看到他。加州清光的左手无意识地抓紧身侧的衣摆,越是靠近,他便越是希望大和守安定能快点上来。他不是没有在这里遇到过新选组,但以往他总是有意无意地将心思放在身旁的大和守安定身上,冷静地将试图出手相助的安定带回本丸。像这次这般只有他一人时,加州清光忽然有些茫然无措起来。

“铛……”

清脆的声响打断了加州清光不知飘飞向何处的思绪。他清楚的知道那是冰冷的铁器坠地的声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加州清光完成了他最后的使命。他下意识地伸手摸向自己围巾掩盖下的脖颈,那里有一道伤疤,从他作为刀剑男士被审神者唤醒起便留在自己颈间的伤痕。

不远处的房间里,剧烈的咳嗽声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响使得加州清光再无暇顾及其他,他捏了捏衣袖里小巧的御守,正准备抬脚过去,眼前却倏地闪过一团黑影。加州清光一愣,顾不得多想,追着那黑影便冲了过去。

激战过后的房间里一片混乱。朦胧的月色从大开的窗口落入屋内,身披羽织的青年倒在地上,似乎已经失去意识。折了铓子的残刃安静地躺在他身旁,遍布裂痕的刀刃在月光下依旧闪着冰冷的寒光。

加州清光踏过地上不知是谁的血迹,不经意间瞥见一旁本已失去行动能力的长州藩士忽然暴起,举着刀冲向陷入昏迷的冲田总司。那人动作迅速,加州清光敏锐地捕捉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不祥红光,登时一阵骇然。他三步并作两步抢在那隐约缠绕着黑雾的刀锋触及地上之人的身体前将其拦下,手中利刃翻转,三两下挑开那人手中刀刃,毫不犹豫一击刺向那人胸口。

“蠢货,以为这样就能骗过我吗?”他一脚踹开那人的身体,看着那点点黑雾从他身体里散开消逝,一双红眸里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这里还轮不到你们染指。”

“清光!”

楼梯上传来大和守安定的呼喊声,加州清光俯下身,小心地抹去倒在地上的青年嘴角的血迹,咬着下唇将那声仿佛遗落在数百年前的呼唤咽了回去。

“清光你在哪儿?”

大和守安定的声音越来越近,加州清光缓缓站起身,将那险些冲破胸膛的心绪悉数归拢,转身朝外走去。

“我……”脚下方才踏出一步,一把冰冷的刀便悄无声息地从背后穿透他的胸膛,将那没来得及出口的回应尽数堵回。

加州清光踉跄着低头看向穿过自己身体的刀刃,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不是时间溯行军那裹着浓重黑雾的利刃,是同自己手中本体一般,冰凉的锋利的刀刃,刀身有着细碎的裂纹,熟悉得触目惊心。

“加……州……清光……会……死在……这一天……死在……六月……五日……”

嘶哑刺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宛若来自地狱的低语,带着不可言说的诅咒意味。加州清光心中大骇,身体却本能地反手握住本体刀朝后刺去。袖中的御守悄然滑落,早已不再充盈着来自审神者的灵力,只有一道深深的裂痕和不知干涸了多少时日的血渍。

“铛……”

铁器落地的声响打破夏夜的宁静。失了力气的双手再握不住沉重的利刃,加州清光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愈来愈轻。他勉强抬起手,只看到残损的嫣红和愈发透明的指尖。

我到最后也是被爱着的吗……

意识消失前,他忍不住想,真是大意了啊……

“清光——!!!”

耳边仿佛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加州清光努力将涣散的目光移向门口,渐渐模糊的视野最后,是一片染血的浅葱色。

 

06

刺耳的蝉鸣声惊醒夏日清晨沉睡的本丸。加州清光猛地坐起身,捂着胸口大口喘息着。

“梦……吗?”他揉着脑袋自言自语,不经意间四下一看,却不由得浑身僵硬。

入眼一片葱绿,除了本丸的万叶樱树不做他想。白瓷酒杯安静地搁在树杈上,昨夜宴会上的笑闹声似乎还在耳边回荡。加州清光茫然坐在万叶樱树上,双目一片迷惘。

“清光你在树上干什么?”

清亮的嗓音穿过层层叠叠的枝叶落在他耳畔,加州清光手忙脚乱拨开眼前的枝叶向下望去,少年披着羽织站在树下,仔细看去,鞋上还沾着些泥土。

“安……定?”他有些不确定地开口,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清光?”大和守安定抬头看向他,一双湛蓝的眼睛里含着笑意,“回来的时候,主上说你多半还在这儿。”他歪了歪脑袋,笑眯眯地问,“清光你怎么在树上睡觉啊?”

加州清光只觉得眼前一片眩晕,大脑嗡鸣不止,险些一头栽下树去。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小可爱,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比心心❤❤❤

以及一个不要脸的打滚儿求评论,小可爱们你们看出了什么猜到了什么感觉到了什么都可以告诉我啊不然我弄了半天值得挖的东西没人理不是很寂寞(可闭嘴吧…)

评论 ( 2 )
热度 ( 39 )

© 蒂兰の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