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兰の夏天

动かねば 暗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

【冲田组】待君归

《待君归》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关于突如其来的清光极化,本来以为会要等到八月份的,猝不及防。

文中充满了各种私设,我流理解以及迟到大半年的我流安定极化解读。

每一位审神者有自己的本丸,各家本丸的情况不同,各人的理解和感受也不同,文中出现的仅是我家本丸的情况,如果与各位审神者感受有偏差请见谅。

OOC有,BUG有,不知所云有

极安定出没请注意

前方再次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00-

「关于番号085刀剑男士,打刀加州清光的修行申请批复

           同意。

                                                                                    ——时空管理本部

                                                                                       220X年X月XX日」

 

-01-

加州清光要去修行了。

时空管理本部的批复通知下达的那一天,本丸正值盛夏。阳光炙烤着地面,黏腻的微风携着夏日的暑热扑面而来,不停歇的蝉鸣声惹得人心烦意乱。

这大约是自本丸建立以来消息传递最为迅速的一次。来自时空管理本部的批复文书前脚到达审神者手中,后脚这一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本丸。除去远征的部队,余下众人纷纷被这一消息打了个猝不及防。

加州清光是本丸的初始刀。审神者就任之初,第一位被唤醒的便是这位披着洋装挂着耳饰有着一双摄人心魄的漂亮眼睛的刀剑男士。本丸之后到来的每一位都是由身为初始刀的加州清光从锻刀室接出,带着他们熟悉这里的一切。

加州清光不是第一个接到修行通知的人。在他之前,本丸的刀剑男士们,自短刀起,有意愿的都陆续得到同意踏上了旅程。就在不久前,同为冲田总司爱刀的大和守安定也出发了。可关于加州清光的申请却迟迟没有回音。审神者在本部开放修行许可时便同加州清光商议过此事,他的修行申请也是第一批提交上去的。那时一同申请的其他刀剑男士早已结束修行,以全新的姿态回归,唯独加州清光,他的申请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半点音讯。原本包括审神者在内,大家都以为清光将会以初始刀的姿态留守在本丸直至其他人全部结束修行,不曾想,这一纸批复竟在这样一个炎热的午后随着夏日的燥热姗姗来迟。

 

-02-

大和守安定是在临近傍晚时听到这一消息的。彼时,他带着结束远征的第二部队刚刚踏进本丸的大门,便被这迎面而来的消息砸得措手不及。

按照惯例,远征部队结束任务后,需由担任部队长的刀剑男士对审神者汇报远征情况。但今天显然是个例外。审神者正忙于对加州清光交待各种注意事项,整理各远征部队的任务便落在了身为近侍的压切长谷部身上。

大和守安定草草汇报完情况,转头便脚步不稳地朝部屋而去。他连衣服都懒得换,抱着刀坐在廊下消化着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

盛夏的阳光穿过房檐投下的阴影,落进他海蓝色的眸子里,耳边聒噪的蝉鸣搅得他心头莫名起了一股躁意。

清光要去修行了。

他会去哪儿呢?大和守安定默默地想着,应该还是会去新选组那边吧,也许还会去池田屋。他的眼神黯了黯,忽的想起了自己修行时的日子。

大和守安定的修行,以冲田总司为始,以冲田总司作结。他在那段日子里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见证了冲田总司的一生,走完了那些他心知肚明却无力改变也不能干涉的岁月。千驮谷的阵阵清风,吹散了年轻的剑客不屈的魂灵,也将那个他曾刻进骨血的青年连同那些过往一起,彻底埋葬。

所谓忘记,放下的不是那个名字,那个人,而是那些他藏在心底数百年的执念。他不可能忘掉冲田总司,就如他不可能忘掉如何挥刀如何斩人一样,那是融入灵魂的本能。他不曾忘记,他只是如同那人在盛夏的千驮谷所说的那般,挥散了眼前不断追逐的身影,将那人随着跨过数百年的风深深葬在心底,从此作为审神者的刀刃踏上了维护历史守护过往的战场。

加州清光修行的消息像一枚落入水面的石子,打乱了他隐藏得很好的情绪。尽管他清楚的知道加州清光对于他的想法一清二楚,他藏起来的那些小心思没有一分能瞒过那双璀璨的红眸,可他还是没来由的心慌。

大和守安定将本体搁置在一旁,双手撑着廊下木制的地板,身体微微后仰。松松披在肩上的羽织随着他的动作滑落在地,散乱的长发垂在肩头。他眯着眼睛迎着夏日刺目的阳光,素白的长襦绊合着半身笼在阴影里。

他说不出来自己到底在慌乱些什么。加州清光的修行是必然,本丸的每个人都知道,他也不例外。也许是消息来得太突然,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他无法预料加州清光的修行会遇到什么,他只是凭借直觉,觉得他会去到新选组,会去到他们再也回不去的日子。

加州清光从不会将那些过去挂在嘴上,即使是在出阵中撞上新选组,他也比大和守安定要冷静得多。起初大和守安定曾恍惚地以为是加州清光折断得太早,对于那些从前并没有留恋。直到后来一次春日里的醉酒,少年将他认作冲田总司,抱着他不断重复着那人的名字,无论如何不肯撒手,他才惊觉,清光不是不留恋,而是太清楚沉湎没有意义。被审神者唤醒的他活得太清醒,那份眷恋也随之被藏进了内心深处谁都触碰不到的角落。

大和守安定不清楚加州清光这次的修行会沿着那段历史走多久。加州清光陨落在新选组最辉煌的时刻,其后的没落,武士时代的覆灭,是他所不曾看到的未来。如果,大和守安定忍不住想,如果清光真的走到了那时,他一定也会很难过。毕竟,他们都曾那般的憧憬着那位幕末最为优秀的剑士,喜欢着那溢满温暖的人。

 

-03-

加州清光从审神者那里出来,刚转过廊角,便看到大和守安定仰面躺在廊檐下,羽织铺在地上,墨蓝的长发散了满地。

“安定,”他走过去,站在那人跟前,微俯下身,“你在干什么?”

大和守安定盯着屋檐上的纹路出神的双眼里冷不丁地撞入一双玛瑙般赤红的眸子,登时下意识地坐起身,一不小心竟使得自己的额头与对方的下颌撞个正着。

“痛……”加州清光捂着下巴抱怨着,“你突然干什么?”

“明明是清光你突然……”大和守安定忽然住了口,揉着撞疼的额头委屈地撇撇嘴。半晌,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看向加州清光,低声开口,“修行……什么时候走?”

加州清光拢了拢他落在地上的羽织,挨着他坐下,随手扯过一枚纯白的羽织纽捏在手里把玩。

“明天。”

“清光想要去修行吗?”他忽然问道,海蓝色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身边的少年。

“那是当然的吧。”加州清光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说道,“我也想要努力变强啊,可不能落下你太多。”

大和守安定看了看慵懒得如同猫儿般的少年,小心地斟酌了一下词句,“清光想要去哪里修行呢?”

加州清光闻言,转过头看向他,赤红的眼眸里分外清明。

“安定,”他盯着大和守安定那双向来做不了假的眼睛,“你在担心什么?”

大和守安定没有回答,他微微咬了咬下唇,犹豫着要怎么开口。加州清光却不等他说完便又接过话头。

“没事的,安定。”他伸手将大和守安定披散着的长发揉得一团乱,“不用担心。”

“清光,”大和守安定放弃了谨慎的措辞,泄气般的看向不远处庭院里的池塘,夏日的阳光在水面上映出粼粼波光,“也会见到冲田君的吧……”

“嗯,大概吧。”

“池田屋……”

“嗯……”加州清光勾起嘴角,“毕竟那是唯一能够证明我曾存在过的历史。”

“小心点。”大和守安定的嘴唇开开合合,最终却只能吐出这么几个字。

加州清光说的没错,若是要从过去蜕变,那池田屋的确很可能是他要跨过的结。他没有理由阻拦加州清光,能做的也只是嘱咐他一句小心。

大和守安定觉得他忽然有些明白当日加州清光送自己去修行时的心情了。不同于以往送别其他同伴时说着男孩子就是要出远门才会成长的笑意满满,加州清光那日只对他说了一句“等待你的日子又要到来了”。少年仍旧是笑着的,只是那些对未知的担忧,对未来的期待,压在心底的矛盾而又纠缠的心思,直到今日,大和守安定才得以窥探几分。

加州清光不知何时放过了他那已经乱七八糟的长发。他的手抚上大和守安定的脸颊,染着爪红的指尖触碰着安定的皮肤有些微微发痒。

“只有安定去修行很不公平啊。”他捏着大和守安定的脸笑着说,“我也想去啊,无论是池田屋还是总司,我总是不想被你们落下太远的。”

“清光……”

“安定,我明白的。”他松开手,赤红的双眸里不易察觉的怀恋转瞬即逝。

“我知道,”他缓缓开口,“那是一场仪式,一场对过去告别的仪式。从那之后,我将完全作为审神者的刀剑战斗,作为真正的刀剑男士踏上战场。”

大和守安定微微垂下眼帘,那的确是一场告别,他想,一场艰难又盛大的告别。哪怕他以近乎疯癫的姿态一边说着忘记一边却又试图留下那人的痕迹,他也不得不承认,那确确实实是一场与过去的挥手送别。

“清光……”他慢慢抬起头,眼角的泪痣随着他微微眨眼的动作显得灵动起来,“回来时会是什么样子呢?”

“谁知道呢。”加州清光有些不在意的笑了下,“也许会让你大吃一惊也说不定。”

“不过啊安定,”他的眼里映出散着长发的少年小小的身影,“无论什么样子,我都是我。”

大和守安定的瞳孔猛地一缩。他想起他自修行中归来之时,加州清光也是这般,没有问一句修行的事,没有说一句他在战场上的疯狂。迎接他的,只有一句“欢迎回来”和一句很轻很温柔的“安定还记得自己是谁,记得我是谁,就足够了”。

宛若清风拂过心湖,抚平湖面的波澜,吹散心中的不安。大和守安定看着那双他从数百年前便觉得精致好看得无与伦比的眼睛,像是雨后的阳光驱散阴霾般,他缓缓弯起嘴角,海蓝色的双眸里盛着点点细碎的光芒。

“清光,”他握住加州清光即使在夏日也带着些凉意的手,身体微微前倾,额头抵在少年的额心,“要好好的回来。”

“我会的。”

少年笑起来,隔着极近的距离,大和守安定看到那双赤色玛瑙的眼睛里溢满笑意与温暖,熠熠生辉,璀璨又耀眼。

“大家在本丸等着你。”

“嗯。”

“我也是。”

“嗯,”加州清光抬起空着的右手,拍了拍少年的脑袋,与他额心相抵,低声却极为坚定地说,“我去去就回。”

 

-04-

加州清光出发的清晨,夏日拂过的微风难得带了点凉意。

审神者站在庭院中央,如同对过去的每一位即将踏上旅程的刀剑男士般,微笑着送上祝福。从前新选组的同伴们站在审神者身边,像很久以前还在屯所时那般,笑着说等他回来喝酒吃点心开宴会,还要去手合场大战一场。

大和守安定披着羽织站在一旁,原本散着的长发被加州清光用素色的发带在发尾松松绑了个结。他抬眸看向整装待发的加州清光,少年系着披风戴着斗笠,整个人笼在清晨不甚明朗的日光里。像是注意到他的目光,少年朝他扬了扬手,指尖是他清早起来一笔一笔替他染就的嫣红。清晨的微风吹动少年鬓边的发,他迎着冉冉升起的朝阳,眉眼弯弯,笑得自信又张扬。

“那么,我出发了。”

 

——END——

注:

1,文中部分剧情与之前写过的短篇有联系,但不影响整体阅读。

      文中提到的清光醉酒请走→《醉酒》

      安定极化归来部分请走→《归》

2,“等待你的日子又要到来了”出自花丸第一季最后一集。

—————

期待下周的极化!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小可爱,你们的喜欢与评论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比心心❤❤❤


评论 ( 8 )
热度 ( 74 )

© 蒂兰の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