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兰の夏天

动かねば 暗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

【清安】枫火

《枫火》

 

cp:清安

文:蒂兰の夏天

 

惯例预警:

惯例的胡乱取名字(你......)

文中充满着我流私设,我流理解,我流ooc

每一位审神者有自己的本丸,各家本丸的情况不同,各人的理解和感受也不同,文中出现的仅是我家本丸的情况,如果与各位审神者感受有偏差请见谅。

OOC有,BUG有,不知所云有

极冲田组出没请注意

前方再次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01-

加州清光归来那天正值深秋。暖阳掩映在云端,红枫落满庭院,映衬着碧蓝的天空,格外夺目。

少年便是在这样的日子里携裹着一路自数百年前滚滚而来的风尘踏进本丸的大门。

 

-02-

大和守安定这天起了个大早。他草草将自己收拾整齐,又去厨房将头天拜托烛台切光忠准备的和菓子小心地包好,一蹦一跳地朝本丸的大门口跑去。

加州清光的修行持续了数月,他在盛夏出发,归来时秋意正浓。

大和守安定第一次如此深切地感觉到那种从骨血深处蔓延开的思念。他不是第一次与加州清光分来,却是第一次满怀希望地迎接远行的少年归来。他们上一次的分别来得猝不及防,夹杂着鲜血与泪水,甚至来不及说一声“再见”便已成永别。那些染血的岁月成了大和守安定漫长的沉睡中极力逃避却又不断重复的梦,连同那些他们曾依偎在那个强大又温暖的青年身边的日子一起,是他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所拥有的唯一。

 

-03-

大和守安定从未曾想过他们还会有再见的一天。他原以为他会一直就这样沉睡下去,守着那些回不到的过去直到自己身为付丧神的意识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堙灭。

空灵的声音将他唤醒时,他曾想装作没听见不愿回应。但长久沉睡的付丧神最终无法抗拒来自审神者的灵力,他十分不耐地睁开双眼,却在门外透进来的阳光中看到了站在素衣的审神者身后一步位置的少年。长久不曾见光的眼睛被盛夏的阳光刺激得有些酸涩,一片模糊的视线中他看到少年笑了,他曾无数次祈求神明渴望再次听到的声音随着夏日的蝉鸣落在耳畔,他一时间竟分不清今夕何夕。

“安定,”少年说,“好久不见。”

 

-04-

­大和守安定抱着包好的和菓子坐在本丸的大门前时,天还没有亮起来。他小心地将怀里的菓子拢了拢,抬眸望向少年即将归来的方向。

深秋的风吹过,带起几分凉意。

大和守安定恍然记起,很多很多年以前,他也是这样,抱着油纸包好的和菓子坐在屯所的大门外等待着冲田君和清光的归来。他还记得少年临走时自信又张扬地对他说他们一定会赢,要他准备好茶和菓子迎接他们。彼时年幼的小付丧神揉着他的脑袋笑着,将他的头发弄得一团乱。大和守安定虽然因加州清光虽冲田总司去执行任务而自己只能留守有些不服气,却也相信着他们的实力。他只是撇着嘴扒拉下加州清光那只在自己头顶胡闹的手,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想了想还是又开口跟他说了一句“小心”。加州清光似乎笑得很开心,他跟着冲田总司出发前,还朝着站在屯所门口送他们的安定招了招手。

大和守安定不记得加州清光最后说了什么,也许是说一定会胜利,又或者是绝对不会输之类的。他只记得少年说回来要吃和菓子,他便拜托了同样留守屯所的山南先生准备好了用油纸包起来,小心翼翼地揣在怀里坐在门口等着。他还想着看在清光这次辛苦了的份上就不跟他抢了,把怀里的菓子全都让给他。可惜那些他小心揣着的菓子到底还是滚落在地上沾染了泥土。

大和守安定觉得那一天他听到了这个世上最荒谬的话。他坐在屯所门前等了一夜,等来了折断铓子的加州清光和搂着他的冲田总司沙哑颤抖的“对不起”。

 

-05-

大和守安定初来本丸的那段日子总觉得自己在做梦。他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实,尤其是加州清光,那个少年曾随着京都盛夏的夜风埋葬在他记忆深处,他不敢伸手去触碰,害怕眼前的少年如同鸭川流水中的倒影,一碰就会破碎。

加州清光在一个早晨将束带递给他要他帮忙打背后结的时候忽然问他,“安定,你觉得现在是在做梦吗?”

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想说是,可面对着眼前的少年,他说不出自己的记忆中少年折在了池田屋的话。索性加州清光也没有强迫他回答,他只是一边看着自己染好的指甲一边低声说着,“我刚被唤醒时也以为是在做梦,毕竟我……”

“清光……”

“不过其实也无所谓不是吗,”他回过头,看着手里握着束带迟迟没有动手的大和守安定,“主上说不是梦,如果真的不是,再次见到你见到大家是我从不敢想的。”他顿了顿,又接着说,“就算这真的是在做梦,这场梦也足够好了。”他抬起手,轻轻抚上少年的发顶,“我那时没来得及跟你说‘再见’,这下好了,也不用说了。”

“嗯……”

“快点帮我把它绑好,”加州清光转过身去,还不忘提醒一句,“记得要……”

“要绑个可爱的蝴蝶结,”大和守安定打断他,在他身后缓缓开口,“我记得的。”

“嗯,那就好。”

 

-06-

秋日的暖阳露出第一缕光芒时,少年的身影出现在大和守安定的视线中。他望着少年从远处缓缓走来,洋装外套的下摆随着他的动作在秋风中起起伏伏。大和守安定忽然觉得,如若冲田君没有生病,他穿起洋装一定也是这般模样。

大和守安定从前曾好奇过加州清光为何执着于洋装,如今他总算是明白,那是他不曾也永远不能经历的未来,他永远地停留在了元治元年的盛夏,带着他们曾经的美好憧憬一起,再也看不到未来。池田屋是横亘在他们中间的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他回不到他们一同扯着冲田总司嬉闹的过去,而清光,则再也不能陪他们一起踏向他们无数次幻想的未来。

 

-07-

“安定?”

少年的声音唤回了大和守安定的飘飞的思绪。他抬起头,见加州清光正站在他面前不远处。少年依旧一袭洋装,映衬着秋日如火的枫叶,格外亮丽。

“清光,”大和守安定站起身,将怀里的和菓子一股脑儿塞进少年的手中,“烛台切先生帮忙准备的,很好吃哦。”

加州清光有一瞬间的愣怔,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腾出一只手打开油纸包,圆滚滚的和菓子安静乖巧地躺在油纸上。

 “清光,欢迎回来。”

“嗯,”他笑起来,唇边的虎齿若隐若现。

“我回来了。”

 

——end——


评论 ( 2 )
热度 ( 74 )

© 蒂兰の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