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兰の夏天

动かねば 暗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

【米尤】拥抱

《拥抱》

 

cp:米尤

文:蒂兰の夏天

 

骨科真美好,想要给全世界疯狂安利这对!

来自第5集列车上那段的怨念()我只是想看抱抱而已,十年没见好不容易面对面了真的不考虑抱一个吗(可怜巴巴.jpg)

文中各种私设请注意,可能跟原作有些细微的差别,是为了方便满足我的私心(你…….)

前方大型ooc现场,bug有,请注意

前方再次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那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对面的男子打断了尤里的辩解,他一瞬间愣在当场,双眼直直盯着眼前的男子。

米哈伊尔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带着些居高临下的意味看着愣怔在座位上的弟弟。少年已不是多年前那个他一只手便可以揽进怀里的孩童,正如他自己说的,尤里长大了。

“要把除我以外的吸血鬼杀光,最后再杀我吗?”

他再度开口,语气里透露出来自于吸血鬼的冰冷。

“这个……”

尤里又一次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不是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米哈伊尔刀剑相向,从他在华田博士家屋顶见到米哈伊尔开始,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他曾对威拉德教授坦言,他不知道能不能下得去手杀掉自己变成吸血鬼的哥哥。他也曾暗自做好决定,告诉自己你是一个猎人。可是当真正面对米哈伊尔时,他却什么都说不出口。他说不出“我是猎人所以一定会杀掉你”这样的话,甚至当听到米哈伊尔说他们并不是完全信任他时,他毫不掩饰地恶狠狠地瞪向了站在车厢尽头的下等吸血鬼们。他不知道那种厌恶中有多少是完全针对吸血鬼,也不想分辨清楚其中有多少是因为米哈伊尔。

 

“尤里,”米哈伊尔的脸上忽然挂上一抹嘲讽与狰狞,“来,快动手吧。”他猛地靠近尤里,“你不是想尽早尽可能多的杀死吸血鬼吗?”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带着几分引诱与蛊惑,“那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

他靠得更近了些,从额角蜿蜒而下的疤痕在尤里的眼中格外刺目。

“我不做抵抗。”他说,嘴角微微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尤里放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地拽住自己的衣角。他看着米哈伊尔说着对任何一个猎人都极具诱惑力的话逐渐靠近,张了张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理智告诉他他是一个猎人,眼前的是一只吸血鬼。可他的内心却在拒绝着这样的想法。米哈伊尔是他的哥哥,正如他之前的动摇一样,面对米哈伊尔,他所有的心理建设全都可以因为他的一句话尽数倾塌。

尤里想,他也许不得不承认,在米哈伊尔面前,他真的没办法做到像其他复仇者那样用一双充满愤怒、憎恶、悲伤与绝望的眼睛看他,他也许真的只是哥哥眼里那个爱娇的孩子。他憎恨着吸血鬼,对那些毁掉他的家乡杀害他的母亲与族人的家伙深恶痛绝,他也可以毫不犹豫地斩杀掉那些丑陋的怪物。但当眼前是米哈伊尔时,尽管他是吸血鬼,尤里仍然觉得自己很高兴,因为哥哥还活着,仅仅是因为他还活着,便足以让他开心。

 

“怎么了,尤里?”

米哈伊尔凑近他的耳边,冰冷的唇擦过他的耳尖。尤里忽然半垂着眼帘,无意识地咬了咬下唇。米哈伊尔的声音听起来低沉又有些沙哑,却同他记忆中一样好听。

小时候的尤里很喜欢跟在哥哥身后,明明最怕冷,却追着他一起在雪地里翻滚打闹,去树林中埋伏好几个钟头学着打猎。他还记得很小的时候,他跟着米哈伊尔跑去白雪皑皑的山林里,小小的自己还没有猎qiang高,扛着猎qiang走在雪地里摇摇晃晃,一不小心便一头栽进冰凉的积雪里。那时的米哈伊尔也没多大,将他从雪地里抱起来后,大笑着拍了拍他身上的积雪,用手替他捂了捂冻得通红的脸颊和鼻尖,又给他的衣领裹得更严实了些。尤里隐约还记得,他小的时候,曾不止一次在打猎回来的路上边走边打呵欠,最后被哥哥一路背回家。

 

列车呼啸着前进,很快驶入又一个山洞。

车厢里一片昏暗。耳侧,米哈伊尔的双眸如鲜血般赤红。

一片漆黑之中,尤里缓缓伸出手,环住米哈伊尔的腰,将脑袋搁在他胸口。他能感觉得到,米哈伊尔的身体在他抱上来的一瞬间猛地僵硬,很快便又恢复原状。

米哈伊尔没有出声,也没有制止他的动作,就这么沉默地任由他抱着。

“哥哥……”

高速行驶的列车带起山洞里的风,隔着车窗呼呼作响。

“哥哥,我掉进河里的时候做了一个梦。”尤里的脸埋在米哈伊尔的胸膛上,声音听起来有些闷,“我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情,狗镇的生活,妈妈,哥哥,还有那个晚上……”

 

狗镇交织着火焰与鲜血的夜晚,是尤里十年来的噩梦。他从睡梦中醒来,看到的是熊熊的烈火和满地的殷红。母亲死在了这一晚,他眼睁睁地看着血从母亲的身体里流出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哥哥带他逃出了村子,他抱着猎qiang坐在雪地里,不远处从小生活的村庄已是一片火海。他的母亲,他的族人,全部被名为吸血鬼的怪物杀害,在大火中化为灰烬。

尤里很害怕,母亲临终前要他活下去,可年幼的他却并不懂如何活下去。他拼命地向哥哥的身旁依偎,甚至想要像更小一些的时候那样伸手拽住哥哥的衣角。

然而噩梦并没有到此为止。

“尤里,活下去。”

尤里在那一晚第二次听到这句话。第一次,是母亲临终前的嘱托,这一次,是他的哥哥亲口说出了这句话。

米哈伊尔将他推下断崖,他在下坠的瞬间看到吸血鬼的利爪穿透哥哥的身体,他的哥哥脸上沾染着刺眼的红色,笑着对他说,“尤里,活下去。”

 

“哥哥,我活下来了。”

尤里紧紧环抱住米哈伊尔的身体。怀中的身体早已没有了记忆中的温度,是属于吸血鬼的冰冷与了无生气。他甚至听不到米哈伊尔的心跳。尤里觉得眼眶有些酸,他将米哈伊尔又抱得紧了些,似乎这样便可以让怀里的身体稍微温暖一些。

“我有听哥哥的话。”他在米哈伊尔的胸膛上无意识的蹭了蹭,“狩猎的时候要小心尤其安静的氛围。别用qiang,会让鼻子变得不灵敏。睡前别吃甜食,引以为豪的牙齿会长满蛀虫。我都记得。”

“还有,”他吸了吸鼻子,小声说,“哥哥还活着,我很开心。”

山洞里的风声仍旧呼啸不停,但尤里知道,米哈伊尔听到了。天狼一族也好,吸血鬼也好,他们的五感都异于常人,即使是在这样的风声中,米哈伊尔也能清楚听到他在说什么。

“尤里……”

良久,尤里似乎听到米哈伊尔的一声叹息。他还没来得及分辨是不是听错,便感觉到米哈伊尔的手臂环过了自己的后背。黑暗中,他看不到米哈伊尔的表情,也不想去想那些复杂的问题,他现在只希望这个山洞长一点,再长一点,让他可以像这样,在哥哥面前多无所顾忌一会儿。

 

“尤里,”四周渐渐亮起来的时候,米哈伊尔松开环抱住尤里的双手,“放手吧。”

他伸手覆上尤里的脑袋,轻轻揉了揉,随后拉下他仍旧抱着自己不放的双臂。

“哥哥……”

“忘了吧,尤里。”米哈伊尔仍旧保持着俯身在他耳边的动作,“你无法变得彻底无情,所以,忘了吧。”

米哈伊尔的声音低沉好听,宛若恶魔的低语在尤里的耳边徘徊。

“忘了我,忘了狗镇,忘了妈妈,”他停顿了片刻,复又接着说道,“还有,忘了‘匣子’。”

“匣子……”尤里猛地睁大双眼,转头去看身侧的男人。

米哈伊尔已经从他身侧直起身,双眼中的血色也早已褪去。他望着依旧坐在座位上的尤里,面上一派冷淡。他看了尤里一眼,目光不留痕迹的在那双湛蓝的眸子上停留了片刻,转过身斜睨着少年说道,“如果这样你还要作为猎人出现在我面前的话,那你就不再是我的弟弟。”

他又看了少年一眼,头也不回地朝车厢尽头走去,没说完的半句话落在尤里耳畔,如同惊雷。

“那你就不再是我的弟弟,而是我的敌人。”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比心心❤❤❤


评论 ( 4 )
热度 ( 83 )

© 蒂兰の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