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冲田组】人儿何时归

《人儿何时归》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一个关于安定迟迟不来的故事,偏清安向,bug有,ooc有,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 

 

加州清光是本丸的初始刀,也是本丸资历最老级别最高的刀剑,可以说本丸的大半刀剑都是由他一手带起来的,是以本丸的各位对于这位孤身一人随审神者打拼的初始刀或多或少都抱有一丝敬意。当然,这并不影响不少爱玩的刀剑们闲暇时间想些花招捉弄他们的初始刀并被绕着本丸追着打。

 

加州清光似乎在等什么人。

这是某次同属于新撰组的几位旧友闲聊时路过的审神者察觉出来的。很快,本丸的其他刀剑也隐约感觉到了,加州清光在面对昔日友人时少有的会露出些落寞的表情,甚至有时候会独自坐在万叶樱树上,隐没于层层簇簇的淡粉烟霞中把玩着小巧的白瓷酒盏对月独饮。审神者原本不愿过多干涉他们在本丸的生活,加之加州清光也并未因此耽搁出阵远征等任务,审神者也就只是嘱咐了几句便随他去了。

然而半月前的一天清晨,安排完出阵事宜的审神者遍寻不见加州清光的身影,虽然并没有安排他的任务,好歹总是要知道他人在何处的。审神者带着得闲的刀剑们把本丸翻了个遍,最终在那大团大团的樱粉下找到了熟睡的加州清光。少年还穿着昨日出阵的衣裳,红鞘的本体打刀安静的搁置在身旁。他的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红晕,嘴边噙着笑意,些微的酒香随着清早的微风飘了过来。审神者看着花叶掩映间丝毫没有转醒之意的少年,微微叹了口气,试探着叫了他一声。

“.…..唔……安定,别吵……”回答他的是少年含糊不清的呢喃,带着些尚未睡醒的鼻音。

“.…..安定?”树下的审神者微微皱眉,问向一旁担任近侍的压切长谷部,“你知道安定是谁吗?”

“不曾听过。”长谷部低头想了想,“也许是加州从前认识的人吧,主上,等午后第二部队回来问问堀川他们,他们也许知道。”

“也是啊。”青年伸了个懒腰,吩咐长谷部将树上的人先送回房间,“看这样子,昨夜回来手入之后大约就来这里了吧,真是叫人担心的家伙啊!”

 

加州清光醒来的时候已近黄昏,他揉了揉额角,红眸里尚氤氲着水汽,四下里望了望,发觉是在自己的房间,便又躺了回去。

“清光,”纸门被“唰”的一声拉开,和泉守兼定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一边嚷嚷着,“听说你昨晚在树上睡着了?还发梦话叫了安定?真的假的,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的?”

“等,兼先生……”紧跟着进来的堀川国广注意到加州清光不自然的脸色,急急打断他的话。

“.…..梦话?”清光眨了眨眼睛,“什么时候的事?你听错了吧!”

“本大爷才没有听错,长谷部亲耳听到……唔唔……”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堀川踮起脚捂住了嘴。小个子的协差有些尴尬地朝加州清光笑了笑,“清光,主上说你醒了的话过去一趟。”

“主上?”清光皱着眉想了想,“找我会有什么事吗?”

“不清楚。”堀川放开和泉守,稍微思索了一会儿,“大概是你在树上睡着的事吧,主上有点担心。”

“我知道了。”清光揉了揉头发,“我一会儿过去。”

……

 

房间内,加州清光与审神者相对而坐,中间的小桌上摆着两杯清茶。青年上下打量了自己的初始刀一番,眉眼间露出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的表情。面前的少年安静地端坐着,眉眼低垂,看不出情绪,发丝妆容与往日里无异,只是那从来以凤仙染就的指尖今次竟难得的没了那些嫣红。

“咳,那个,清光,”半晌,还是青年自己打破了沉默,“昨晚睡得还好吗?”

一句话问出口,青年看着猛然抬头看向自己的少年忍不住想给自己一巴掌,这话怎么听怎么有问题,见对面的少年只是看了看他并未答话便又低下头,他忍不住抚额。

“清光,有在意的人吗?”沉默了一会儿,青年再次开口,“唔,是叫做‘安定’吗?”

对面的少年身体猛地一颤,那双红玉般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薄唇开开合合,末了只道出几字,“主上,我……”

“你睡着的时候无意识说出来的。”青年抿了口茶,“我正巧听到罢了。”

“是……”

“清光,安定是你的旧识吗?”

“嗯……”加州清光摩挲着小桌上的茶杯,似是犹豫了一会儿,方才开口,“大和守安定,和我一样,冲田总司的另一把爱刀,大约也是陪着那个人走到最后的刀吧!”

“付丧神吗?”青年放下茶杯,皱着眉想了想,“冲田总司的另一把爱刀的话,为什么会没有记载呢?”

“新撰组流传下来的史实资料本就不多,安定他,大概没有被记录吧!就连我,若不是那时候折在池田屋,只怕也不会留下半点文字……”他看着手中的茶杯,清茶中倒映着看不出神色的红眸,“所以……”

“抱歉……”青年揉了揉眉心,“清光,你也知道的,没有召唤出的付丧神,在刀帐上亦没有任何记录,只能看到空缺的位置却无法知晓是哪位付丧神。而且,各位审神者之间是不允许私下来往的,因此……”

“是,我知道。”少年抬起头,“正因为我知道,所以我从未同主上提起他。我期待他有一日能来,但也深知没有记录甚至鲜为人知的付丧神有多难现世……”

“可是,清光记得他不是吗?”青年露出一个温润的笑容,他起身坐到加州清光身旁,摸了摸他的发顶,“不仅仅是清光,从前和你一起隶属于新撰组的各位一定也都记得那个孩子。”他一下一下轻抚着少年柔软的发丝,“所以别担心,那孩子,大和守安定,一定会来的。”

“嗯……”加州清光抬头看着身旁的审神者,青年总是一身素装,半长的乌发随意披散着,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里时常会像现在这样温润如玉,也总是会让他不自觉想起记忆深处那个沉淀很久的人。

“那么,可以跟我说一说有关那位大和守安定的事吗?”青年放下手,笑得像只狐狸般瞧着眼前的少年,“那孩子是个怎样的人呢?竟会让我们清光如此念念不忘。”

“主上!”果然,加州清光不自在的偏过头,扁着嘴嘟囔着,“才没有念念不忘……”

“哈哈,是吗!”青年瞧着他泛红的耳尖笑意更浓。

“那家伙,安定他……”他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组织语言,青年也不催促,他看着少年逐渐柔软的眼神和嘴角不自觉上扬的微笑,安静地等着他的下文。

“安定是个很可爱的家伙,”加州清光摩挲着围巾的下摆,“他很可爱,也很坏心眼,会偷偷吃掉我藏起来的金平糖。”他笑起来,尖尖的犬齿若隐若现,“安定的剑术也很厉害,怎么说呢,大概是同属于一个主人的缘故吧,我们就像镜子的两边一样,啊,但是那家伙是个爱哭鬼哦,”他笑眯眯地看向审神者,“虽然我很多时候都觉得他哭只是为了对付我。”

“听起来真的是个有趣的孩子呢!”青年伸手拿过茶杯轻抿一口,心下暗暗觉得好笑,他从堀川和和泉守那里听来的可是清光和那个叫安定的孩子虽然感情很好但是却整天一言不合就开打,时常闹得屯所鸡飞狗跳之类的。

“安定很喜欢那个人,整天冲田君冲田君的叫着。他很坚强,但是,”清光的神色忽然黯淡下去,“他很怕寂寞……”他半垂着眼帘,想起来自己刚来这里的那些时日,没有出阵安排的时候,他总是赖在审神者的书房里用各种借口偷偷翻看与新撰组有关的书籍,那时候的审神者总是笑眯眯的随他翻找,对他的种种理由一笑置之。也是在那段时间,他从各种书籍中知道了新撰组的后来,那个人,那些人的后来,却唯独没有看到大和守安定,无论哪里都没有看到关于他的只言片语。

“有时候我真的很难想象,安定他,在那个人逝去后该怎么办,”他的双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以他那样害怕寂寞的性子,是不是就会这样一直沉睡下去,没有人记得,没有人知晓,最后连付丧神都不复存在……”

“清光,”年轻的审神者转过他的身子,极其认真地看着他弥漫着水雾的眸子,“不会有那种事的。我不是说过了嘛,清光和堀川他们都记得那孩子,现在,我也知道了他的存在,所以他是不会被遗忘的,”他环过少年清瘦的身体,“他一定会来的,我向你保证!”

……

 

“啊啊,已经半个月了……”审神者坐在廊下背靠着廊柱烦躁地扯了扯头发,想起半月前自己跟加州清光的保证,他不由得叹息,半个月过去了,依旧没有召唤出大和守安定,出阵部队也未曾找到过这样一把打刀。出乎他意料的,加州清光对此似乎并不感到意外,他甚至还反过来安慰自己。他揉了揉额角,心里念叨着,大和守安定啊,你再不来我就真的没脸见清光了……

当然,让他心烦的不仅仅是这个,还有今天的出阵。

两个小时前,接到出阵池田屋的命令时,他素来冷静稳重的初始刀罕见的采用各种理由要求出阵,甚至用一句“主上您觉得会有谁比我这个唯一去过池田屋的人更了解那里呢”堵上了他的嘴,那架势,只怕他若是不答应,下一秒他就能拿着自己锋利冰冷的本体刀架在他脖子上了。

“真是不省心的孩子啊!”青年长叹了一声,暗自祈祷他们不会用到御守。

 

“这一招,是认真的!”

鸭川岸边昏暗的夜色下,寒芒乍现,削铁如泥的打刀刺穿最后一个敌人的胸口,加州清光甩了甩刀身,冷眼看着呜呜怪叫的时间溯行军一点点化作尘土消失。

“啊啊,衣服都弄坏了……”他收刀入鞘,低头看了看自己,精心打理的发丝凌乱的散开,发带早就不知道遗落到哪里去了,指尖出门前才染好的爪红掉了大半,身上的衣装也因为中伤后不得已使出真剑必杀而搞得破烂不堪,他自嘲地笑了笑,低低地自言自语,“变得这样破破烂烂的,不会再被疼爱了吧……”

“啊啊,敌人都解决了,回去了回去了!”他懒懒的打了个呵欠,转身准备往回走。

“清光你还好吗?”同来的堀川国广走到他身边,“中伤,主上会担心的吧!”

“没事没事,”加州清光装作不在意似的摆摆手,“这种程度不算什么的。”

“是吗……”那刚才是谁一脸消沉地念叨着不会被爱了?

“那个,加州先生,堀川先生,那个是……”有些怯懦的声音传来,二人回过头,五虎退怀里抱着一只小老虎,正瞪大眼睛看着不远处。

“啊,新的伙伴吗?”同样注意到的鲶尾藤四郎兴奋地跑过去,“没见过的刀呢!看起来似乎是打刀?”

“没见过的伙伴。”跟着鲶尾凑过去的骨喰藤四郎眨巴眨巴眼睛接过话头。

“你们两位认识吗?”药研藤四郎盯着那把刀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抬头问向他们,却看见二人一副震惊的模样,“两位,怎么了吗?”

“堀,堀川,”加州清光结结巴巴的指着不远处,“那,那个,莫非……”

“嗯,嗯,我想应该是的,不,一定是的,”堀川国广也有些语无伦次,“太好了呢清光!”

“.…..那个,你们在说什么?”粟田口家的短刀和协差面面相觑,“这把刀,你们认识吗?”

那里,安静的躺着一把打刀,加州清光最熟悉的打刀。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它,漆黑的刀鞘掩盖住隐匿于其中的锋芒,镂空的墨蓝刀镡在夜色里泛着淡淡的光。加州清光忽然觉得眼眶有些酸涩,他眨了眨眼睛,看着堀川将召唤用的符纸置于其上。

光芒散去后,原来那把打刀所在的地方站着一位少年,身披浅葱色白山纹的羽织,墨蓝的发丝束成马尾的样子,发尾在鸭川拂过的夜风中微微飘动,左眼角下嵌着一枚小巧的泪痣,那双澄透的眼睛正盯着不远处一袭洋装的少年。

“……清光?你是加州清光没错吧?”少年的眼睛里涌上水雾,扑向对面的人,伸手环住他的脖颈,“清光……”

“.…..安定……”加州清光任由他抱着,半晌才回过神来,愣愣地开口,“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清光那一天去了池田屋就再也没有回来,”伏在肩上的人吸了吸鼻子,“冲田君说过迷路了的话回到原来的地方就能找到路,所以我就在这里等着清光……”他紧紧攥着加州清光的衣服,声音里带着浓重的哭腔,“清光,冲田君,冲田君他……”

“.…..我知道……”他缓缓抬起手回抱住少年,“我知道……”他低头在少年肩上蹭了蹭,抱紧了怀中的人,“抱歉,安定,这么晚才来接你!”

“嗯……”

抱着他的少年没有过多的回答,只不停地把自己的眼泪发泄到他身上。加州清光也不恼,他微闭着眼睛揉了揉少年蓬松的发尾,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一起回去吧,安定!”

“嗯!”少年终于放开他,胡乱抹了抹满脸的泪痕,扯出一个笑容,“欢迎回来,清光!”

“啊,我回来了!”

 

——END——


评论 ( 7 )
热度 ( 67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