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冲田组】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四)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前文(三)→http://tillen-nellit.lofter.com/post/1ddc94f3_f1ca7f3

本章有断刀描写,说好的搞事情开始(×)

bug有,ooc有,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四)

 

盛夏的夜晚,空气中到处弥漫着黏腻的味道,偶尔吹过的一丝微风,不仅吹不散夏夜的烦闷,反而带来鸭川些微的湿意。

大和守安定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深吸一口气,后退了半步,摆出平青眼的起手式,酝酿着狂风暴雨的湛蓝双眼紧盯着面前的敌人。

“噢啦哦啦哦啦!”传承自幕末第一剑士冲田总司的三段刺携裹着雷霆之势袭向对方,不远处那盘绕着枯骨的溯行军很快便在闪着寒光的刀锋下化为齑粉。

“呼……”他低低喘了口气,抬起手扯了扯脖子上的围巾。夏夜的燥热缠绕四周,鸭川随风而来的那点点潮湿和着汗水一起腻在身上,让他的心情愈加烦躁。他抹了抹手心的汗,重新握上刀柄,转过身去,一同出阵的伙伴们还在与敌人缠斗。

“噢啦哦啦哦啦!”同出一脉的三段刺完全不输于自己,黑色洋装的下摆从他眼前扫过,大抵由于正对上的同为打刀,解决起来要比自己那边麻烦些。少年侧身避过对方的刀刃,抬腿以膝盖撞击对手的胸腹,趁着敌方打刀稍微迟钝的一瞬,他绕至对方身后,冰冷的刃身毫不留情地刺入那头戴斗笠的打刀后心。

“这一招,是认真的!”少年赤红的双眸中少见的满是冰冷,如同他手中粉碎了敌人的利刃,不带一丝温度。

“清光……”大和守安定看着眼前的身影,不知怎的,忽然就觉得,清光是真的和冲田君极为相似。他自己是因着对冲田的憧憬和仰慕,无论穿着打扮亦或是行事作风都有意无意的效仿冲田,而清光则不同,他虽不像自己那般整日里把冲田君挂在嘴边,但骨子里的那种气质却同冲田一模一样。他握着刀刃冷眼看着被斩杀之敌的神态,像极了那持剑横扫战场的鬼之子。从前的他们,由于同为打刀,几乎从不曾一同踏上战场,来到这里后,虽不止一次被安排在一起出阵,却从未见过清光露出这样的神情。从踏入池田屋的那一刻起,加州清光便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绷紧了所有神经,甚至摆出了极为罕见的严肃表情。毕竟是曾经的殒命之地,大概是本能的厌恶着这里吧,安定这么想着,握紧了手中的本体,眸光不自觉的黯了黯。

“真的是不应该让他来的……”他的脑海里清光冰冷的眼神挥之不去,他不喜欢那样的清光,仿佛竖起全身的尖刺阻止他人触碰,将自己隔绝在遥远的孤岛。他记忆中的清光爱笑爱闹,尽管他们总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把屯所闹得沸沸扬扬,但不可否认,那样的清光才是活生生的清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露出这般陌生到让人害怕的神情。

“安定,快闪开!”焦急到变了声调的呼喊拉回了他神游的思绪,定了定神方才意识到一把尚未来得及被解决掉的胁差正朝着自己袭来。他下意识的后退,来不及横刀格挡,便被一股大力扑倒在地。身体与地面强烈的撞击使得他一阵眩晕,待视线恢复清晰,他被眼前看到的一切震惊得说不出话。那身着洋装的少年不知拼了多大的努力赶在敌方胁差之前冲到他身前,却没能带着他一起躲开这一击。他撑起身子挡在他上方,那把胁差就那样生生刺穿他的身体,缠绕着黑雾的刀尖从他胸口穿出,刺破自己的胸甲插入自己的胸膛。

“清……光?”他瞪大了眼睛看着上方的人,那双赤红的眼睛里还残留着对于自己方才走神的不可置信。偷袭的胁差被随后追过来的同伴们击杀,撑在上方的加州清光仿佛一下子没了力气,倒在他身上,失了血色的薄唇开开合合,最后只化作一声轻不可闻的呢喃,“安定……”

“清光!”他不死心般抬手摸上他的后背,却触碰到满手的黏湿。胸口的刺痛提醒着他方才发生的一切,他感觉到少年身上飘起淡淡的光芒。

“不要……”他颤抖着伸出手,嫣红的指尖从他掌心划过,他来不及抓住少年,眼睁睁看着他的身体如同破碎的镜子般化作点点流萤在眼前消失,“清光,不————!!!”

 


“啊——!!!”大和守安定惊醒的时候天还未亮,他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四下里张望着。

“安定,你还好吧?”加州清光带着浓浓睡意的声音传来,他转头看过去,那人正坐起身揉着迷蒙的双眼看着他,发丝随意披散着,素白的睡衣前襟半开,一副美梦被吵醒的慵懒模样,“做恶梦了吗?”

“嗯……”他看着眼前的加州清光,忽然有种莫名的安心,“不怎么好的梦。”

“唔,要不我去叫石切丸先生来帮你驱驱邪怎么样?”睡得迷迷糊糊的清光脑袋大约也不怎么清醒,打了个呵欠随口说着。

“……不,我想不用了。”他笑着摇摇头,“只是个梦而已。”

“哎?真的不要紧吗?”清光眨巴着眼睛看了看他,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可是你满头都是冷汗……”

“真的哟!”他拉下覆在自己额头上的手,起身钻进旁边人的被褥中,拉着加州清光一起躺下,“清光在这里就好了!”

“喂,等,你……”加州清光拗不过他,被拽着躺在同一个被窝里,他推了推蹭过来的人,撇着嘴说着,“一身汗的不要蹭过来啊……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少年的红眸近在咫尺,安定觉得他甚至可以数出清光的睫毛。他看着这双如玉的眼睛,不自觉地起了小小的坏心思,“没什么,就是有点冷想和清光睡一起。”

“……”大夏天的你冷?说出来骗鬼啊!加州清光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伸手在眼前笑得一脸无害的人脑袋上一通乱揉,“非要挤过来就给我好好睡觉,大半夜扰人清梦可是要遭报应的。”

他翻了个身正准备继续睡觉,安定却突然从背后抓住他的衣服,他刻意压低的声音里带着点脆弱,“呐,清光,你真的就在这里对吧……不会再突然消失……”

加州清光半垂着眼睛无声叹了口气,再度转过身,他把额头抵在安定仍带着汗意的额前,薄被下的手握上少年有些颤抖的指尖,“安定,你相信你的眼睛吗?”

“哎?什么……意思?”安定抬起头迷茫的看着他,“现在我看到的清光不是清光吗?”

“不,我就是我!”他闭上眼睛,安抚地拍了拍安定的手,“加州清光……”

“嗯,那就好……”安定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挪了挪脑袋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晚安,清光!”

“晚安……”黑暗中,加州清光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重新睡去的人,暗暗握紧了他抓着自己衣角的手。

梦……吗?那快点醒过来吧……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1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