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冲田组】醉酒

《醉酒》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大概是一个清光喝多了的故事,没什么具体内容,就随便写的,我也不知道到底写了啥…

前方ooc预警,bug有,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

那是发生在春日的一个夜晚的事。

距离池田屋被顺利攻破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加州清光百无聊赖地坐在本丸的万叶樱下,把玩着手里的白瓷酒盏。因着审神者的偏爱,再加上身为初始刀的他早已满级,这段时间别说出阵,连内番都很少会轮到他头上。有点无聊啊!他抬头看着盛放的樱花,轻叹一声,原本一起闲在本丸时不时斗个嘴或者去手合场打一架的大和守安定今天一早接到远征的任务兴冲冲地带着二队出发了,徒留他一个人待在本丸无所事事。
“真是悠闲啊……”染着鲜艳爪红的手指托起小巧的酒盏,加州清光拖长了声音感叹着,抬起头将盏中清酒一饮而尽。

大和守安定带着第二部队回到本丸的时候六人皆是一脸莫名其妙,原本接到的是前去奥州合战进行24小时远征的任务,谁知刚入夜便接到审神者的紧急联络,急匆匆地把他们叫了回来。
“啊,大和守先生!”
几人正一脸茫然不知如何是好,抬头便看到爱染国俊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拉起大和守安定的袖子就走。
“哎?等…爱染?”安定被小个子的短刀拽着,一路上踉踉跄跄跟在他身后,“这是要做什么?”
“大和守先生你可算回来了,快点快点,你再不回来主上可真是要疯了……”
“哎?发生什么事了吗?”身为本丸主力之一的打刀明显仍处在状况外,“连远征部队都叫回来是出了什么大事吗?”
“唔,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吧,”红发的短刀拉着他一路朝万叶樱的方向跑去,“就是加州先生他……”
“清光?”安定眨了眨眼睛,“清光他怎么了?”
“加州先生他……啊,主上!”老远的,爱染便朝树下的人影挥了挥手,“大和守先生回来了!”
大和守安定刚跟着机动堪称业界良心的来派短刀跑到树下,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扑上来的人抱了个满怀。下意识地匆忙伸手接住扑过来的人,安定一个没站稳,连带着怀里抱着自己的人一起倒在地上。
“痛……”后背与地面猝不及防的亲密接触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吟,低头看了看趴在自己身上的人,一身深红色的内番装束,双手缠在自己脖子上,脸则埋在自己颈窝处,细长的发辫蹭到自己嘴角有些痒痒的。
“清光…?”浓重的酒味钻入安定的鼻腔,他被呛得皱了皱眉,试探着叫了扑在自己身上的人一声。
抱着自己的少年没有回答,亲昵地蹭着自己的颈窝。大和守安定抬头看着围过来的其他人,无声地询问着眼下的情况。
“额,安定,就是清光他有点喝多了……”本丸的审神者摸了摸鼻子小声地开口,她本来是看加州清光这几天闲得着实无聊,才叫了没有任务安排的刀剑凑在一起喝喝酒赏赏月,看看夜樱放松一下,没成想一不留神她的初始刀就被灌醉了。
“这我知道。”大和守安定搂着怀里的加州清光翻了个白眼,这么重的酒味,只怕不只是有点喝多了吧。
“因为清光喝多了,所以主上就把还在远征的我们直接叫回来了?”他挑着眉看着白衣的少女,“只是喝多了的话送他回去睡一觉不就好了?”
“额……”少女面色有些尴尬,一双细眉纠在一起,好半天才继续开口,“就是啊,清光他喝多了,然后…”她顿了顿,眼神有些微妙地看了正等着她下文的大和守安定,“他抓着其他人不停问‘安定在哪儿?他是不是讨厌我了’之类的,还有……”
“还有?”安定看了趴在他颈侧的少年一眼,复又看向审神者,直觉告诉他接下来可能不是什么他想听的话。
“还有,清光,他不停地重复着你的名字和……”
“总司……”审神者的话未说完,便被一句低低的呼唤打断。待安定听清楚那个名字,顿时浑身僵硬,双眼也蓦地瞪大。他缓缓侧过头看着埋在自己颈窝的加州清光,那人并没有松手的打算,似乎也没有察觉他的异常,只蹭了蹭他的羽织,又低声重复了一遍,“总司……”
“就是这样。”审神者揉了揉额角,面上写满了无奈,“一直重复着你和冲田总司的名字,说着说着就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怎么都劝不住。要是不把你叫回来,就只能把他打晕送回去了。”
“……”大和守安定沉默着没有接话,半晌,他扯了扯环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试图将加州清光拉起来。谁知他刚一动作,加州清光便将他搂的更紧。
“总司,对不起……对不起……”
少年的嗓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大和守安定渐渐的感觉到肩头有些濡湿。他半垂着眼帘,任由加州清光抱着自己哭闹。
“对不起……什么?”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无端带着些颤抖。
“对不起……总司……对不起……”少年也不知有没有听到他的话,只一个劲儿重复着这样的语句。好半天,安定才听见他那带着哭腔的支离破碎的话,“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没能陪你到最后……对不起,留下安定一个人……”
没有什么对不起的,清光已经很努力了不是吗?大和守安定紧紧搂住加州清光的身体,如果是冲田君的话,一定会这样说的吧。他仰头望着深邃的夜空,万叶樱的花瓣随着夜风在眼前飘过,他觉得有什么冰凉的东西顺着眼角滑落,滴落在发丝之间,消失在泥土里。
“是啊,你对不起冲田君,对不起我…”他努力扯了扯嘴角,似乎想要扯出个微笑来,“可是,至少,你现在还在这里,这就够了,足够了…”
他拉开加州清光的手臂,扶着他坐起身,那人的脑袋仍旧埋在他肩头。
“主上,下次再有这种事,直接把他打晕就好了,反正他睡醒了也不会记得。”
“……”少女的嘴角抽了抽,看向安定的目光透出一丝担忧,“安定,你没事吧?”
“没事的哦。”他拍了拍加州清光的背,换来对方一句小声的嘟囔。他看着大约是哭累了睡过去的少年,一手揽着他的后背,另一只手穿过他的腿弯,就着这样的姿势将他抱起,“我先带清光回去。”
“安定……”审神者看着他们欲言又止。这个样子的加州清光她从未见过,她忽然有些后悔让他们出阵池田屋。她后来听第一部队的其他人说起过,那天在池田屋他们由于没能及时撤退撞上了前来追剿长州藩士的新撰组众人,但清光和安定回来后的状态与往常没什么不同,她便也没有特别在意。
“呐,长曾弥先生,”已经转过身的大和守安定忽然开口,“那个时候,在池田屋的时候,清光是什么样子的?”
“抱歉…”曾随近藤勇出战池田屋的打刀抓了抓头发,“那时候的情况太混乱,我和近藤先生找到冲田先生的时候,清光已经……”
“……”安定低着头,声音压得很低,“一定很难看吧,一点也不可爱什么的。”
“安定……”
“主上,”堀川国广叫住了打算追上去的审神者,“现在还是别去打扰他们比较好。”
“可是……”少女看着他们的背影,仍有些不放心。
“主上,”堀川拉住了少女的衣袖,转头看向大和守安定离开的方向,“那些话,清光大概憋在心里很久了。”他松开手,浅葱色的眼睛里藏着不明的情绪,“那时候的事情来得太突然,清光他来不及跟任何人告别。而在这里见到清光,对我们来说,是从来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可是身为人类的土方先生他们,我们却再没有机会见到了。清光大概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他只是想和冲田先生告个别,就算那是被意识模糊的他当做冲田先生的安定,他也想把那时候没来得及说的话说给他听。”他忽然笑眯眯的转向审神者,“所以不用担心的,主上,清光的想法安定比我们更清楚,毕竟他们都是冲田先生的爱刀呢。”

房间里,大和守安定小心地将加州清光放在铺好的被褥上,接着月光端详着他睡着的样子。
“明明也很想念冲田君,那天还偏偏要摆出一副冷漠至极的表情拦住我,”他伸手将加州清光挡到眼睛的发丝别在耳后,“你明知道我什么都不会做,又不是刚来的时候……”
“这些话你很久以前就想说了吧,也早就该对我说的吧。”他的手指探向赤红围巾下的禁地,轻轻地摩挲着,“那时候,很疼吧,清光明明那么怕疼。”他收回手,紧挨着加州清光躺下来,把玩着对方耷拉下来的小辫子,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亏我还特地给你留了和菓子,金平糖也没舍得吃。”
“唔…”似乎是被扯到了头发,加州清光嘴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呓语,翻了个身背朝着大和守安定,发辫也随着他的动作从安定手里滑落。
大和守安定愣了愣,盯着天花板,半晌,忽然自言自语道,“说起来清光你真的喝醉了吗?醉到把我当做冲田君的地步…我都不知道你的酒量这么差的吗?”
房间里沉默了一会儿,安定忽然起身,他换好衣服,拉过薄被盖在自己和旁边人的身上,又朝被子里缩了缩,额头抵在那人后心处。
“晚安,清光!”
月光照不到的地方,背对着他的加州清光倏然睁开双眼,玛瑙石般的眼睛里一片清明。
醉了吗?谁知道呢……
晚安!


——END——


感谢看完的宝宝们,欢迎评论留言调戏(×),给你们小心心ฅ( ̳• ·̫ • ̳) 喵

评论 ( 4 )
热度 ( 132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