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一只坏掉的咸鱼(›´ω`‹ )米优不拆不逆,沉迷冲田组,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冲田组】最后的溯行军

《最后的溯行军》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前方ooc预警,bug预警,大混乱预警(×)

原主出没请注意,搞事情的安定有,大量私设有。

前方再次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清光,准备好了吗?准备好……来杀我了吗?”

“啊——!!!”
加州清光尖叫着睁开双眼。又来了,那个梦。他大口喘着气,扯着衣袖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起身抓过一旁的羽织披在身上,拉开房门走到廊下抱膝而坐。
“安定……”他拢了拢身上的羽织,浅葱底色上交织着白色山形纹,背后绣着“诚”字纹样,数百年前他引以为傲的颜色。
夜风携着万叶樱的花瓣缓缓吹过,加州清光背靠着廊柱坐在月色下,好半天,那狂跳不止的心脏总算平静下来。他抬头望向不远处在月光下散发着柔和光芒的万叶樱,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这些时日以来,他没有一天睡得安稳过。每个寂静的夜晚,他都会被噩梦惊醒。梦里的少年有着他最熟悉的容貌,可那双总是带着柔软笑意的湛蓝眸子里却藏着满满的悲伤。少年露出悲哀又绝望的微笑,笑着问他,“你是来杀我的吗?清光…”
加州清光伸手捻下一片随风而来的花瓣,褪去了红色的指尖映衬着点点樱粉,他忽地就想起了那枚别在少年发间的樱状发卡。
“你到底打算做什么呢?安定……”他盯着手中的樱瓣,似是叹息般地自言自语。

半个月前。

“……什么……意思?”大和守安定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望着审神者。一个小时前,审神者集中了本丸的所有刀剑男士,并且把远征部队也叫了回来。几分钟前,他们接到来自时之政府的统一联络,时间溯行军已全部消灭,各位刀剑男士将在近日陆续被送回原本的历史时段……

“……就是说,我们将要被集体刀解,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他紧紧抓着旁边加州清光的手,低下头嘴角露出嘲讽的弧度,“利用完了就随便丢弃吗?人类还真是自私的生物。”

“安定……”白衣的审神者看着他欲言又止。

要回去了吗?加州清光沉默着任由思绪乱飞。他是审神者的初始刀,从第一天来到这里他就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真的到来时自己竟会如此抵触。要回到那个夏夜的池田屋了吗?曾多次去肃清时间溯行军的地方,他最终还是要回到那里去了吗?不,不是回到那里,而且回到一片黑暗之中。他恍然记起,早已折刃的自己除了那漫无边际的黑暗早已无处可去。没有人,没有光,感受不到时间的流动,甚至连意识也被封闭,什么都没有。他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回握住身边人紧抓着自己的手。良久,他缓缓抬起头,看向大和守安定。少年清秀的五官染上怒火,通透的蓝眼睛里酝酿着不详的风暴。加州清光直愣愣地看着他,如果注定要回到那一片黑暗中,那么至少,让他再多看他一会儿,即使他将连意识也消弥无踪。

“……真过分啊!”少年微微颤抖的声音打断了加州清光的思绪,“把本不可能再见的我们从各个时代召集,让我们去为了你们拼杀,然后再将沉浸在重逢和再会中的我们任性地送回原来的时代。人类,玩弄了神,还希望神能护佑你们吗……”

“安定!”加州清光急急打断他的话,“别再说了,跟我走。”他拉着那人朝部屋走去,庭院里一片静默,没有人反驳刚刚的话,就连审神者也沉默不语。加州清光管不了那么多,他只想让安定离开那里冷静一下,方才少年双眼中隐隐闪过的那一丝不详的微光令他不寒而栗。


“安定,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加州清光把大和守安定拉回房间,刚关上门转过身,便被那人紧紧抱住,“……安定?”

“……不可以……”少年伏在他肩头,双手环绕着他的脖颈,“为什么时间溯行军被消灭了我们就要被送回去?好不容易才再见到清光,我不要再回到那里去,清光不在,冲田君也不在,谁都不在了,只有我一个……”

“安定……”加州清光抬起手,抚上安定的后背,“那是我们本来就该在的地方。”

“那为什么要把我们召唤到现世?”少年抬起头,眼睛里弥漫着水雾,“我以为终于可以不用一个人了,终于可以和清光一直一直在一起了。”他眨了眨眼睛,努力忍住即将涌出的泪水,“如果早知道是这种结局,还不如不要被召唤的好!”

“安定,别哭…”染着爪红的指尖轻轻拭去他眼角的水光,“我们是从各个时代聚集到这里的,一旦任务结束就必须返回各自的时代。这是我被审神者召唤出来的第一天她告诉我的。”

“那清光想要回去吗?”大和守安定擦了擦眼睛看着面前的加州清光,不甘心地问着,“清光说过的吧,没有意识没有感知的黑暗,你要回去吗?”

“……我……”加州清光微垂着头,“谁想要回去那种鬼地方啊!”

“那……”安定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可是啊安定,我早晚都是要回去的,不管我愿不愿意。”他打断少年惊喜的声音,“加州清光折于元治元年六月五日的池田屋之战,铓子折断,不可修复。我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死了。所以,本该死去的我在这里被重新召唤,再见到你,见到大家,和你们并肩战斗,我是感激这一切的。”他握住安定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他的身体前倾,额头抵在他肩上,“所以,足够了,足够了。就算我将回归黑暗意识全无,这些,足够了!”

“……为什么呢?”大和守安定小声地嘟囔着,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如果时间溯行军没有被消灭掉就好了,我就不用再和清光分开了……”

“啊,是啊。”加州清光在他的衣服上蹭了蹭,“可惜没有如果。”


加州清光松开手,看着手中的樱瓣缓缓落地,无声地叹了口气,那天到底还是大意了。他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清晨,起身时只觉得后脑一阵钝痛,身边的被褥早已空无一人。他急匆匆地冲进审神者的房间,刚想问安定去哪儿了,就看到审神者顶着一对大大的黑眼圈带着压切长谷部和烛台切光忠正仔细搜索着每个可能的时间点。

“……主上,安定他……”加州清光在门外站了好半天,方才缓缓开口。凭借自己对安定的了解,他直觉安定一定是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比如……

“啊,清光啊…”审神者抬头看向他,又转身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位刀剑男士,示意他们解释当前的情况。

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对视了一眼,走到加州清光身侧,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位一手将他们带起来的初始刀。

“加州君,”他开口,而后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措辞,“其实,大和守君他……”

“…安定他走了是吗?”加州清光低着头,额前的发丝遮挡住漂亮的红眼睛,“他去了他不该去的地方,甚至……”

“加州君……”

“可能不止是这样。”压切长谷部接过话,略微思索了一下,“大和守是在天亮前走的,时空传送装置惊醒了离得最近的三条刀派的部屋,追出来的今剑、岩融和三日月没能拦下他。”

“怎么可能?”加州清光猛地抬起头,“三条家的几位拦不住安定?”

“……不如说是他们也许不想拦着他吧。”审神者走到加州清光面前,微垂着头,“三日月说,那时的安定,用刀鞘挡住今剑,刀尖则直指紧接着追过来的岩融。”她顿了顿,偏过头,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我问他为什么不拦住安定,你知道三日月说什么吗?”她似乎有些想笑,转过头看向清光,“他说安定在哭,安定说他要去跟清光告别,他不能让清光连个可以说再见的人都没有就一个人堕入无尽的黑暗……”

……


自那之后已经过了半个月。除了当日加州清光一路追到池田屋却只见到大和守安定的羽织一角之外,本丸的探测装置未能追寻他的一丝痕迹。

那天,加州清光不顾审神者的阻拦,连刀装都没来得及带就匆匆追去了池田屋。他在那里确实见到了大和守安定。少年安静的跪坐在他曾经陪着冲田总司战斗直至殒命的地方,静静垂着头,自己的残刃被小心放置在他的膝头。

“安定?”他看着少年沉默的身影,试探着叫了一声,“回去吧……”

“清光……”好半天,大和守安定才开口,他没有抬头,只出神地望着自己膝上残破的刀刃。

加州清光没有再出声,他站在大和守安定的身后,窗口透进来的月色给少年笼罩上一层柔和的光晕。大和守安定恍若一尊雕塑般一动不动,唯有墨蓝的发尾在夜晚的微风中轻轻摆动。加州清光瞧着他的模样,不知怎的忽然就想起了自己原来的主人。也许是因为这里是自己最后一次和那个人一起战斗的地方吧,他自嘲地笑了笑,自己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念旧啊!

“清光……”寂静的房间里,大和守安定的声音显得有些突兀。加州清光习惯性地看过去,他却仍旧保持着先前的姿态。

“再见了,清光!”他缓缓开口,随后站起身,转过头来,看向身后的加州清光,“对不起……”

“安定!”少年湛蓝的眼睛里忽然多了些加州清光看不懂的东西,他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可他的身影却在他眼前渐渐消失。他扑到那人身边时只来得及触碰到他羽织的衣角。


“半个月了……”加州清光重新拢了拢身上快要滑落的羽织,靠着廊柱望着夜空出神。那次之后他们再也没有搜寻到安定的踪迹,审神者安慰他们说安定也许真的只是想回去看看,过些日子就会回来了。他却觉得不是这样。那晚他见到的安定,眼睛里有着太多他难以理解的东西。半个月来,他一次又一次想起那双眼睛,想起安定说过的话——“如果时间溯行军没有被消灭掉就好了”…

“不会吧……”加州清光被自己忽然的想法吓了一跳,他摇摇头,眼神复杂地看着已经坠地的樱瓣,应该……不会吧……


忽然的警报声打破了本丸宁静的夜晚。加州清光站起身,长长的叹息一声,转身走进房间,“那个笨蛋!”

庭院里很快变得嘈杂起来,加州清光不慌不忙的整理好自己的着装,将本体刀别在腰间,推开房门。他站在门口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装扮,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很长时间不曾这样打扮过了,稍稍有些不习惯了呢…


“主上。”

正在确认状况的审神者闻声回过头,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清光,你这是……”

“主上,加州清光请求出阵。”加州清光看着有些被吓到的审神者笑着说,唇边小巧的痣也灵动起来。

“……清光,”审神者沉默了一会儿,“你决定好了?”

“是。”少年玛瑙石般的眼睛里没有一丝迷茫,他朗声说着,“我会为您带来最后的胜利。”

“……你可知道……”审神者看起来有些犹豫,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说出什么。

“主上,”压切长谷部忽然开口,“位置确定了。”

“哪里?”审神者看向屏幕,不由得愣住,“这里是……”

“果然是这里吗…”加州清光倒是意外的平静,“应庆四年五月三十日,千驮谷植木屋平五郎家客舍……”

“清光你……”审神者猛的回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你知道安定会去那里?”

“偶然想到的。”加州清光抬手理了理垂在身后的马尾,“安定那家伙啊,说着什么去告别之类的,实际上不过是个笨蛋罢了。”他微低着头,眼睛里蕴藏着不明的情绪,“‘如果时间溯行军没有被消灭就好了’,这是他那天自言自语的话。那个笨蛋啊,大概是觉得只要溯行军存在,本丸就不会被解散,我们就可以留下来了…”

“那……”

“所以,如果他打算把自己变成溯行军的话,必然要扰乱历史。那么他最可能在的就是有新撰组存在的,有那个人存在的历史。所以,他出现在池田屋跟我告别后,下一个会去的就是那个人逝世之地。这可是很有可能抹消掉自己存在的事,他不可能连声招呼都不去跟那个人打……”

“……”

“啊啊,这么简单的事我竟然花了这么久才想到,我还真是……”他有些嘲讽的笑着,忽而抬头看向审神者,“所以,我会去的,安定他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无论想要做什么,我都一定会去的。”

“……”素衣的审神者沉默良久,最终还是扬起了笑脸,漂亮的眼睛里隐隐闪过水光,她努力像初次送她的初始刀上战场时那样笑着说,“加州清光,祝你武运昌隆!”

“是。”加州清光眯起眼睛笑起来,他难得恭敬的朝审神者行了礼,走向庭院中央的传送装置,“主上,再见!”



应庆四年五月三十日,千驮谷植木屋


加州清光站在门前时有一瞬间的恍神。这里就是那个人最后的地方吗?

“清光?”熟悉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随即门被打开,失踪半月的少年出现在眼前,“你来了。”

“……安定。”他从门边的阴影中走出,站在大和守安定面前。

“这身装扮……”大和守安定出神地望着他,半晌忽然笑了,“真是很久没见过了呢,这副样子的清光。”他扯了扯加州清光羽织的袖子,“话说,这羽织,是我的吧?”

“是哦。”加州清光也跟着笑起来,“怎么样,果然这样更可爱一点吗?” 

“清光的话,怎么样都很可爱呢!”大和守安定笑眯眯地说着,“那要来见一见吗?冲田君……”

“……”加州清光的神色暗淡下来,“果然目的是这个吗?”他直直看着面前的少年,“我告诉审神者你来和那个人告别,所以我会出现在这里,一个人。”

“清光很聪明呢!”大和守安定斜倚着门框笑着,“如果给审神者知道这个时间点冲田君还活着的话,她绝不可能让你来的,至少不会允许你一个人来。”他的眼神骤然冷了下来,“毕竟,那位主人,可是非常喜欢身为她的初始刀的你呢。”

“那你呢?”加州清光歪着脑袋看向大和守安定,脑后的马尾随着他的动作摇晃着,“你喜欢我吗?还是说,”他有些戏谑地说着,“你对我的喜欢还没有审神者多?”

“唔…”大和守安定支着下巴作思考状,“谁知道呢!清光觉得呢?”

“……我说啊,”加州清光有点泄气,“我都如你所愿大老远地来了啊……”

“是是,我知道了,辛苦了。”大和守安定拉着他的手朝房间里走去,“冲田君也一定很想见你吧……”

“呐,安定……”加州清光忽然叫住他,“你做了什么?”他的声音透着不易察觉的颤抖,“这个时间点,那个人明明应该已经……”

“……”大和守安定停住脚步,他背对着加州清光低下头,墨蓝的碎发遮挡住如海般的眼眸,“我什么都没有做,只不过是让那带走冲田君的东西来得晚一些罢了。”

“安定!”加州清光骤然拔高了声调,“你到底知不知道……”

“咳咳咳……”屋子里突然传来的咳嗽声打断了加州清光的质问。来不及过多的思考,他下意识地跟着惊慌失措的安定跑进去,在距离屋中人不远的地方站住。

并不宽敞的房间里,被褥被安置在壁橱旁边,消瘦的青年坐卧其中。骨瘦如柴的手掩住口鼻,暗红色的液体沿着指缝流出,止不住的咳嗽声仿佛要将胸腔震碎。加州清光失神地望着那形容憔悴的青年,看着旁边大和守安定手忙脚乱地帮他擦拭溢出的血污,一边拍打着后背为他顺气,他忽然觉得眼眶酸涩不已。

好半天,青年总算止住了咳嗽。他抱歉地看了看大和守安定。少年红着眼睛跪坐在一旁,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伸出手,轻轻地抚上少年的头顶,“抱歉啊安定……”他的声音轻得不像话,却听得加州清光心头一窒。

“总司……”埋在心底数百年的名字脱口而出,加州清光方才回过神,他猛的捂住嘴,看向不远处的人。

青年显然听到了,他睁大了双眼,缓缓转过头,目光在少年身上停留。苍白的脸上渐渐浮现出微笑,早已失了血色的薄唇勾起温柔的弧度,他说,“清光,欢迎回来!”

“总司……”加州清光的防线随着这轻轻的一句话全线崩溃。他一步一步走到青年身边跪坐下来,他感觉到青年的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发顶,来自数百年前的熟悉触感,可是却没有了从前的温度。

“清光,抱歉…”冲田总司有些艰难地伸手环过加州清光的身体,“那个时候,没能好好的留下你。”他将少年搂在怀里,抚摸着他的马尾,扬起温润的笑容,“但是太好了,清光还愿意回来见我…”

“……”加州清光安静的伏在冲田总司怀里,听着那虚弱却带着欣喜的声音,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

“清光,”数百年不曾听见过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他微闭着眼睛贪恋着这一点点温暖。

“清光恨我吗?”突然的话语使得加州清光猛然抬头,他刚想开口否认,便被冲田总司打断,“没关系的,怨恨也好,责怪也罢,什么都好,趁我还听得到,全部说给我听吧!”

加州清光的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着,眼泪从那双玛瑙石般的眼睛里涌出。他抬起手胡乱抹着脸上的泪水,口中来来回回只重复着那人的名字,“总司……”

“嗯,我在这里。”枯瘦的指尖轻轻拭去他眼角的泪水,冲田总司的目光一如数百年前那般,“所以,清光,全部说给我听吧……”

加州清光抬起头,挂着泪珠的眼睛直视着青年墨玉般的眸子。良久,他缓缓开口,声音里还带着哽咽,“总司,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他顿了顿,微微抓紧面前人的衣袖,“还有,对不起……”

“……”冲田总司愣怔了一会儿,继而半垂着眼帘,轻声说着,“你这么说我很高兴。”他抚上加州清光的脸颊,手心冰冷的温度刺激得少年不由一愣,“谢谢你,清光……”

“总司……”可不可以不要走…加州清光的脑海中忽然划过这样的念头,他不禁暗自摇头,什么时候自己竟也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了。

“还有,”冲田总司显然没有在意这些,他转头看向另一边的大和守安定,自顾自说着,“真是抱歉啊安定,留下你一个人那么久……”

“什么?”加州清光像是听到了极为震惊的事,漂亮的红眼睛吃惊地看过去,却不见大和守安定有任何反应。他只是安静地跪坐着,不发一语,只有晶莹的泪水从被碎发遮挡的眼角落下。

夏夜的空气沉重黏腻,沉默在房间中蔓延,直到一声微不可闻的铃铛声响起,大和守安定忽然浑身颤抖,双手捂住眼睛,颤抖着声音呼唤着那人,“冲田君……”

加州清光猛然回过头,却见冲田总司的眼光渐渐暗淡,抚在自己脸侧的手无力的垂下。

“总……总司……?”他轻轻地叫着青年的名字,却再听不到回应。

“冲田君已经……”大和守安定站起身,将冲田总司的身体放平,小心地替他盖好被子。

“那阵铃声……”

“黑猫。”他低声说着,“之前那只在到达这里之前就被我杀了,所以……”

所以这个时间点他才会还活着。

“安定…”

“清光,我们出去吧。”他拿过一旁刀架上的打刀,率先走了出去。


“安定,总司他知道……”加州清光想起冲田总司最后那句话,忍不住问向站在院子里的人。

“嗯,冲田君他知道。”大和守安定依旧背对着他,望着沉沉夜空,“我来的第一天他就识破了,我不是这个时代的大和守安定。”

“……真是厉害啊,”他勾了勾嘴角,似乎是想笑,“该说不愧是总司吗……”

“是啊。”大和守安定转过身,注视着加州清光,手中的打刀悄然出鞘,“那么,清光,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来杀我了吗?”

“……”加州清光站起身,右手握紧刀柄,“最后果然还是要这样吗?”

“我应该已经被定义为溯行军了吧,从我斩杀那只黑猫开始。”大和守安定笑了笑,刀锋闪着寒光,“清光你不动手的话,也许还会有其他人来肃清我哦。”

“是吗?”加州清光缓缓抽出本体,红着眼眶看向对面持刀而立的少年,“那还真是不可以的事呢!”

“呐,安定,”他的双手紧握刀柄,刀锋直指对面的大和守安定,“告诉我,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你在说什么呢清光,”不远处的少年同样将刀刃指向他,“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我猜到归我猜到,我需要你亲口告诉我,”加州清光深吸了一口气,“你私自踏入历史的目的。”

“…谁知道呢!”大和守安定叹了口气,双手握刀,摆出起手式,“一开始也许是像你诓骗审神者那样,后来……大概只是想让冲田君多留一会儿,想让你来见一见他吧……”

“……谢谢!”加州清光用力忍住即将滑落的泪水,强装镇定地摆出相同的起手式,“本丸第一部队部队长,加州清光,对扰乱历史的溯行军,大和守安定,执行,肃清命令。”


刀刃相撞的瞬间,加州清光感觉到一阵不应该属于大和守安定本体的咔嚓声,他惊异地看过去,只见对方手中的刀刃上出现了细小的裂痕。

“安定?难道……”他慌忙收手,大和守安定的刀锋便顺势压了过来,“住手安定,你疯了吗!”

“呐清光,”大和守安定似是并未听到他的话,他凑在加州清光耳边喃喃着,“你说,如果我也折刃的话,是不是我就可以在那无尽的黑暗里见到你了……”

“你给我住手啊!”加州清光近乎愤怒地咆哮道,他不管不顾地撤下手中的刀刃,任由安定收不住攻势将刀锋刺向自己左肩,“你就那么想死吗!”

“……”大和守安定总算停下动作,他看向自己手中的刀,目光紧盯着不断扩大的裂纹,“有什么不好呢?总比谁都不在的好。”

“……你的本体呢?”加州清光的身体摇晃了一下,“你到底还隐瞒了什么?”

“……提前斩杀掉黑猫,总是要付出些代价的不是吗……”大和守安定看向加州清光肩上的伤口,露出一丝歉疚,“抱歉,清光。”

“就是说,碎刀了?”加州清光震惊地看着面前的人,他的身体看不出任何碎刀的痕迹,“那你……”

“不明白吗?这个,”大和守安定晃了晃手中的打刀,“这是我,大和守安定,真正的本体啊。”

“……”回过神来的加州清光忽然怒从心生,握着刀的手也因愤怒而颤抖不已,“所以,你要改写所有大和守安定的历史?大和守安定,于应庆四年五月三十日冲田总司去世后折断?”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呢?”他的手指在刀刃上摩挲着,神色晦暗不明,“这把刀,很快就会折断。”

“安定!”

“清光会杀了我吗?”他突然笑了,湛蓝的眸子看向加州清光,“如果我死了的话,也许这把刀还有救哦!”

“……前提是我能在你动手前杀了你吧!”加州清光皱着眉,手中却再一次摆出了平青眼的起手式。

“清光真是和冲田君一样聪慧呢!”大和守安定也再次摆出同样的姿势,他笑着,眼角的水光悄无声息地滑过,“来试试看吧,传承自同一位主人的三段刺,究竟谁更快一些呢?”



本丸


屏幕上标志着溯行军的光点不停地闪烁着,随后信号渐渐减弱,最终消失不见。

“主上,”一直盯着屏幕的压切长谷部转过身,面上却没有丝毫放松的表情,“任务结束,时间溯行军成功肃清。”

审神者没有回答,众人的视线正聚集在庭院中的时空传送装置上,一时间整个本丸一片寂静。

传送装置迟迟没有动静,审神者不由得焦急起来。她抓过案头的出阵名单,灵力顺着指尖探入。突然,她像是失了力气般跌坐在地,纸张从手中落下,一旁的压切长谷部慌忙过来扶住她。

“主上……”

“加州清光,碎刀。”



千驮谷植木屋


“呐,安定,我赢了吗?”加州清光靠在大和守安定身上,不远处,两把满是裂痕的打刀安静地躺在地上。

“不知道,也许吧。”大和守安定半闭着眼睛模棱两可地回答着。

“我输了的话,安定就真的会死掉了吧。”加州清光闭上眼睛,自言自语般说着,“无尽的黑暗,真的不是好去处啊!”

“没关系。”安定的唇边绽开笑意,那双蔚蓝的眼眸缓缓阖上,“就算连意识都没有的黑暗,我也能找到清光。”

“啊,那我等着你哦……”

“嗯,等着我……”



——END——


无责任小剧场↓


安定:主场不是我们吗,为什么中途你跟冲田君搂搂抱抱摸摸脸,我就只能在一边看着?exm???

清光:早半个月跑来跟总司腻在一起你也好意思说?那只能说明你没有我可爱!

安定:……想打架吗你?

清光:来啊,怕你我就跟你姓。

安定:大和守清光,好名字。

清光:加州安定,你找打!

总司:所以为什么要争论跟谁姓呢?明明都姓冲田不是吗?

评论 ( 2 )
热度 ( 64 )

© 您的蒂兰正在修复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