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兰の夏天

感谢来访(•͈˽•͈)
这里蒂兰兰~一只坏掉的咸鱼(›´ω`‹ )
微博@蒂兰-如果我是冰淇淋
米优不拆不逆
沉迷冲田组
原耽相关cp产出全部放在小号@一只拂尘
日常发刀子玻璃渣,不定期发糖,慎入…

【冲田组】雨天

《雨天》

 

CP:冲田组

文:蒂兰の夏天

 

又名《加州清光听说你喜欢我》

现代设定,沙雕智障谈恋爱小短文,毫无逻辑可言,花式OOC请注意

一只有点怂()的清光和一只有点迟钝()的安定出没请注意

感谢长曾弥先生友情出演,您辛苦了()

前方大型OOC现场,慎入!

前方大型OOC现场,慎入!

前方大型OOC现场,慎入!

前方再次OOC预警,没问题请继续↓

 

 

正文

 

 

-01-

加州清光喜欢大和守安定。

这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与他们相熟的人都知道。从道场的师父到同龄的玩伴,但凡跟他俩混得熟一点的,都对加州清光这点小心思一清二楚。

 

-02-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从还在穿开裆裤时便玩在一起,一路摸爬滚打从幼稚园混到高中,彼此那点三岁尿床五岁揭瓦的糗事怕是没谁比他们更清楚。

加州清光打小就喜欢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与一般大的小屁孩儿们往一起一站,显得极为出挑。大和守安定对此嗤之以鼻,时常拽着加州清光上树下河掏鸟摸鱼,并热衷于将沾了泥巴的手往加州清光脸上凑。这种极具熊孩子潜质的行为很容易便挑起加州清光的怒火。于是小小的少年很快便将整天挂在嘴边的可爱抛到九霄云外,瞪着一双漂亮的红眼睛攥紧拳头朝罪魁祸首招呼过去。不成气候的扭打最后总能发展成加州清光撸起袖子卷起裤管跟着大和守安定上蹿下跳,或是比他多掏出一个鸟蛋,或是比他先抓到水中的游鱼。并最终以大和守安定被加州清光拽回去按在水里从头到脚洗干净结束。

 

-03-

时光荏苒,彼时年幼的孩童早已渐渐长大,少年懵懂时不经意埋在心底的种子悄无声息的生根发芽,并最终在青春年少的岁月里破土而出。

 

-04-

加州清光开始意识到自己喜欢那个从小一路连吵带打闹到大的家伙是在高中入学的春天。

大和守安定长着一张极具欺骗性的脸,乖巧懂事的外表在入学第一天便吸引了不少正处在青春期感情充沛的女孩子的目光,甚至有胆大的在当晚离校时便拦住他递上洋溢着少女气息的信笺。

加州清光站在不远处的街角看着大和守安定有些局促地对女孩笑着,撇了撇嘴心烦意乱地转头走进打工的店门,并在往后的三天里没搭理大和守安定,除了在剑道社和他打了一架之外。

时任剑道社社长的一期一振对于新社员招募第一天便发生这种事颇有些头疼,前来围观的学生会副会长堀川国广则本着看他二人从小打到大的良心极为淡定地制止了一期一振的阻拦。毕竟这两人真的打起来只怕除了冲田先生也没谁拦得住。

 

-05-

大和守安定十六岁生日那天少见的阴雨绵绵。

加州清光往他面前放了个精致的玻璃杯,或许应该说是酒杯。里边装着颜色鲜亮的饮料,漂亮的橙红色,浸没着透亮的冰块,像是天边的晚霞,又带着几分夏日的清凉。

大和守安定看了看一旁的加州清光,又看了看桌上的杯子,疑惑地眨眨眼,“生日礼物?”

“算是吧。”加州清光避开他的目光偏着脑袋嘟囔着。

大和守安定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伸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顿时眉毛眼睛全都皱在一起,“好酸。”

“酸?”加州清光愣了愣,“怎么会酸?”他拿过大和守安定手里的杯子,低头尝了一口,“味道没问题啊。”

“清光你喜欢喝这种东西吗?”大和守安定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根棒棒糖,撕开包装塞进嘴里,腮帮子一鼓一鼓吃着糖果,“你从哪儿弄来的这玩意儿?”

加州清光放下杯子坐回一旁,开始鼓捣自己的指甲。半晌,没头没尾地丢给大和守安定一句,“龙舌兰日出。”

“那是什么?酒吗?”

“就你喝的那玩意儿。”他头也不抬,想起自己缠着长曾弥虎彻教自己做鸡尾酒还被打趣说清光也到了恋爱的年纪了,便一阵没来由的气闷,连带着语气也不怎么好,“没准备别的,就这个。”

“龙舌兰日出,”大和守安定叼着棒棒糖躺在榻榻米上,望了望窗外连绵的阴雨,又将目光移回到桌上的酒杯,“名字长,还不好喝。”他颇为嫌弃地摇摇头,端起杯子凑到嘴边。

“喂。”加州清光被吓了一跳,劈手去夺他的杯子,却被他用拿着棒棒糖的手挡住,大半杯的鸡尾酒很快便被喝个精光。

“果然很难喝。”大和守安定吐了吐舌头,将吃了一半的糖再度塞进嘴里。

“还不如改名叫‘雨天’,”他忽然转头看向加州清光,咬着棒棒糖笑眯眯地说,“雨下完了才有太阳。”

 

-06-

“所以这回又怎么了?”

长曾弥虎彻头疼地看着面前的少年跑到吧台后捣鼓半天,端出来一杯不知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淡然回到前边坐下喝了一口。

“未成年人不能饮酒。”他屈起手指在加州清光脑袋上敲了敲。

“你叫我替你代班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加州清光白了他一眼,端着杯子又灌了一大口,“况且现在也没到晚上。”

“.…..”

这是京都的一家小店,白天是咖啡馆,晚上则经营着酒吧的生意。这家店的老板长曾弥虎彻是虎彻家的养子,也是天然理心流道场的主人近藤勇最得意的弟子,与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更是一起在道场长起来的。

而现在,年长他们几岁的长曾弥先生正对着坐在吧台前面无表情喝着手中颜色略显诡异的饮料的加州清光深感无力。

时间正值午后,窗外阴云密布。少年还穿着学校的制服,显然是逃课出来的。长曾弥虎彻长叹一声,看着眼前的少年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愈发觉得不就是比他们大了几岁,怎么就越来越搞不懂现在的孩子在想什么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他极力忍住内心想把眼前的少年拎去道场扔到冲田先生面前的冲动,耐着性子好言好语说着,“学校该放学了,不回去收拾书包?”

加州清光扭头看了看门外阴沉的天色,“不去。”

“.…..”

“要尝尝吗?”加州清光将手中的杯子递到长曾弥虎彻眼前,微眯着玛瑙般的眸子,似笑非笑地问,“味道还不错。”

“.…..”长曾弥虎彻盯着他手中那不知是什么的饮料看了好一会儿,试探着开口,“你这该不会是……”

“雨天。”加州清光打断他的话,晃了晃杯子又灌了一口。

长曾弥虎彻拿过一根吸管,尝了口他杯子里的东西,顿时忍不住将喝进嘴里的饮料尽数喷出。

“你这什么玩意儿?”他捂着嘴咳嗽半天,“你加了多少橙汁?这么酸。”

“雨天啊。”加州清光躲过他没忍住喷出口的饮料,极为嫌弃地挪了个位置。

“清光啊,”长曾弥虎彻灌了几口清水漱了漱口,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颇有几分痛心疾首的意味,“能把龙舌兰日出做成这样,你这两年也是很努力了。”

“.…..”

“说吧,这回安定又干了什么?”

“还要喝吗?”加州清光冷静地把杯子再度递过去,“两年前你教我的时候没教好。”

“.…..”

 

-07-

大和守安定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天,也是个阴雨绵绵的日子。但厚重的乌云依旧遮不住青春年少的热烈思慕,当天一早,大和守安定便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封粉嫩的画着爱心的信笺。

于是当午休铃声响起,加州清光从隔壁教室过来叫他一起吃午餐时便被他的同班同学告知大和守君拿着一封情书去了顶楼天台。

加州清光抬头看了看窗外半阴不晴的天色,深觉疑惑,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挑个风和日丽艳阳高照的好日子吗?万一告白到一半瓢泼大雨倾盆而下不是很尴尬。

想归想,加州清光还是鬼使神差地跟去了顶楼,并悄摸着躲在通往天台的门后。

 

-08-

“所以呢?安定答应跟那个女孩交往了?”

店里客人不多,长曾弥虎彻索性坐在了加州清光旁边的位置上。

“.…..”

“你不会没听完就跑了吧?”

“.…..”

加州清光的沉默像是印证了他的猜想,长曾弥虎彻深吸了一口气,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清光啊你还敢不敢再怂一点儿?听墙角都不听完就跑?好歹问清楚啊,安定要是真跟别人交往了你哭都来不及。”

加州清光闷不吭声地继续喝着饮料,半晌,憋出一句,“听人家女孩子当面告白之后十几分钟不说话,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

“因为我在想中午的便当里有什么。”

大和守安定的声音冷不丁地从背后传来,加州清光猛地浑身一激灵,立刻一本正经地坐直身子,姿态优雅地晃着手里的酒杯。

 

-09-

大和守安定万万没想到,那个外表粉嫩的信封,打开后竟然装着一张挑战状。他一眼扫过去,对方只写了一句话,“午休时间天台见”,并用很磅礴凌乱的笔迹写了“决斗”两个大字。

青春期的少年心里总会有些类似于我能拯救世界,天大地大我最大的豪情壮志,说白了就是中二。大和守安定也不例外,虽然他不会整天嚷嚷着挂在嘴边,但是对于决斗这种一听就很热血沸腾的事还是有些兴致勃勃。于是午休铃声一响,他便兴冲冲地拎着练习剑道用的木刀跑去了天台。

然而现实总是充满意外。等在那里的既不是五大三粗的壮汉,也不是高挑爽朗的少年,而是一个娇小的少女。

大和守安定顿时感觉受到了欺骗。他茫然无措地站在原地捏着所谓的“挑战状”听完了少女热烈奔放又略带羞涩的告白,以至于到后来他干脆开始神游天外,想着头天加州清光开玩笑说要在便当的饭团里放金平糖也不知放了没。

“大和守君?”

对面的少女见他迟迟不说话,有些忐忑地开了口。大和守安定这才回过神,用一种被欺骗了很不忿的眼神打量了女孩一下,然后毫不犹豫地开口拒绝,“我不喜欢你。”

“那大和守君喜欢什么样的女……”

“长头发,小辫子垂到肩上,戴耳坠,染指甲,红眼睛,嘴角有颗小痣,”大和守安定没等她说完便出口打断,“男孩子,叫加州清光的。”

 

-10-

大和守安定喜欢加州清光,从小时候起就开始喜欢。

在他们都还不懂什么叫喜欢的时候,他热衷于用各种方法惹毛加州清光,然后两人孩子气地闹作一团。

对于被加州清光按在水里洗干净这件事,大和守安定觉得并不反对。“清光陪我摸鱼抓鸟,我让他按着洗干净,很公平。”他这样对堀川国广和和泉守兼定说,成功收获来自对面两人的白眼。

大和守安定打小便觉得加州清光好看,不是打扮出来的,是生来就很漂亮。在词汇匮乏的孩童时代,他能想出的最好的形容便是加州清光像洋娃娃一样好看。但这句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话却换来了加州清光追着他在道场一顿猛打,最后冲田总司不得不出手将两个小家伙分开。大和守安定觉得很委屈,他用了大半个童年时光都没想明白为什么这句话会让加州清光那般生气,最后还是加州清光本人自己告诉他,那句话说得他听起来太像女孩子。

大和守安定其实并不太懂那些情书里写的情啊爱啊什么的,起初他还会看一眼那些信笺,后来则大都看也不看便丢进了垃圾桶。像这次这般打着挑战状的旗号将他忽悠过来的着实是头一遭。于是大和守安定成功地在少女充满爱意的告白声中将思维从被骗转移到了加州清光以及他的便当。女孩说的那些话如同耳边清风,左耳进右耳出,他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是当女孩说到想一直在一起的时候,他脑袋里蓦地就跳出了加州清光的影子,于是便像是着魔一般地说出了喜欢的人是加州清光的话。

大和守安定花了一个下午琢磨是怎么一回事,并在最后一节课即将开始时得出了结论——他确实是喜欢加州清光,从小时候起便喜欢。

 

-11-

“安定,现在还没放学吧?”

长曾弥虎彻看着出现在店里的少年只觉得更加头疼,非常想立刻就把两个一起绑起来丢给冲田先生。

“翘掉了。”大和守安定说得理所当然,几步走到加州清光另一侧的位置上坐下,一双湛蓝的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他,“清光,听说你喜欢我?”

“.…..”

长曾弥虎彻觉得接下来的事情可能用不着他插手,于是拍了拍加州清光的肩膀站起身,拿起手机准备给冲田总司通个信。临走还不忘递给加州清光一个“再怂男朋友都没了”的眼神。

加州清光:“.…..”

“不说话是默认还是不承认啊?”大和守安定看着他脸上颇有些异彩纷呈的表情,心情很好地顺手拿过他没喝完的饮料,“粟田口家的鲶尾说你下午的课没去上,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一路跑过来渴死我了。”

大和守安定仰头灌了一口进去,还没来得及咽下,便被那诡异得仿佛能让人看到走马灯的酸苦弄的将嘴里的东西悉数喷在了加州清光脸上。

“……”

“抱歉抱歉,清光我不是故意的。”大和守安定慌忙拿过一旁的抽纸帮加州清光擦拭脸上的酒水,“话说清光你这也太酸……唔……”

趁着大和守安定扯纸巾的功夫,加州清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灌了一口那酸涩异常的饮料,伸手拽过他制服的领带,二话不说亲了上去,并顺口将嘴里的酒水喂了过去。

“.…..”

“老子就是喜欢怎么样啊!”半晌,加州清光放开他,一双玛瑙石般赤红的眼眸浸了酒般的流光溢彩,“喜欢了二十多年有问题吗!”

“.…..清光,你今年十八。”

“.…..”

“我没出生就喜欢了,从上辈子就喜欢了,不行吗!”

“行,没问题,我也是。”大和守安定笑眯眯地说着,不着痕迹地舔了舔嘴角,瞬间一张脸便又纠结起来。

“不过清光,有件事我得跟你说清楚。”他吐了吐舌头,又看了看吧台上那杯诡异的饮料,“你今年要是还准备拿这玩意儿给我作生日礼物的话,我们还是去道场打一架吧。”

“.…..”

 

-12-

大和守安定十八岁生日那天是个周末。下了一夜的雨渐渐停息,雨后清新的空气带走了压抑的沉闷,连带着人的心情也无端好了起来。

安定一整天都笑得眉眼弯弯,也不知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后来听那天去道场的堀川国广说,大和守安定似乎是收到了这辈子最值得开心的礼物。

哦还有,据说那天晚上,冲田总司笑眯眯地请道场的阿步姐帮忙煮了红豆饭。

 

 

——END——

注:

1,关于叫作雨天的鸡尾酒,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玩意儿……去年去上海的时候我女神说做这个给我喝,据说寓意是雨天过后就是晴天,不过最后因为各种原因我喝的是龙舌兰日出,也不清楚他们店的雨天到底是那种,所以这里纯属私自瞎搞()

2,阿步姐是异闻录里的山崎步,虽然其他相关作品里应该也有,但由于我个人很喜欢这部作品,所有选了这里的阿步姐来友情客串一下……

3,没有了,祝食用愉快


评论 ( 4 )
热度 ( 88 )

© 蒂兰の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